简体  繁体
打印

 

清明節 “他們”怎麽過

霜刃

 

人本網藝術鑒賞

“清明掃墓寄哀情,生者掬淚向墳茔”。時至清明,不能不想到,那些邪教受害者的親人會怎麽度過這個特殊的傳統節日。

無辜的常人受害者,他們的親人怎麽過清明?

2001年,廣西融安縣韋少明死于“法輪功”練習者劈柴斧下;2002年3月1日,兩名來自新疆的“法輪功”人員林春梅、溫玉平爲清理所謂迫害大法的“邪魔”“度人升天”,在陝西省鹹陽市一家小旅店裏將一名女服務員殘忍勒死;2003年,浙江蒼南縣龍港鎮17位拾荒者被“法輪功”練習者投毒而死;200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麥當勞餐廳內,發生了全能神暴徒毆斃常人吳碩豔的驚世慘案……

上述血案的受害人,都是與邪教無涉的“外人”。他們與邪教前世無仇,今世無怨,且毫無瓜葛,竟無辜殒命于邪教之毒手,何其冤哉!時逢清明,他們的清人站在墳前,又是多麽的痛心!

吳碩豔的丈夫金中慶帶著年幼的兒子祭掃亡妻時,看到兒子永遠失去了生母之愛,是何等的傷心欲絕?吳碩豔死于非命,她幼年的兒子失去了親生母親,丈夫金中慶失去了摯愛的妻子,吳的父母失去了女兒,吳的公婆失去了媳婦。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殘缺了。

邪教讓許多家庭殘缺不全,讓他們的親人年年墳前悲灑冤淚,不是罪該萬死麽?

可憐的邪教信徒受害者,他們的親人怎麽過清明?

“法輪功”害人無數,癡迷信徒首當其沖。想那佐藤貢、肖辛力,這對“法輪鴛鴦”分別只活了49歲和43歲,就喪了性命。試想,清明之際,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父母怎樣度過這淒涼悲傷的清明節?如果這對“法輪鴛鴦”有兒女,他們又怎樣面對父母雙亡的傷痛?清明掃墓之時,他們會想到是李洪志和“法輪功”奪去了他們的至親麽?

想那李大勇,身爲“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執行主任,創造出上億人退出中國共産黨的“紙上業績”“線上數據”,結果被肝壞死奪去了性命。他死後,李洪志下令封鎖消息,李大勇在紐約草草下葬時,師父沒派人前往料理後事,甚至連個電話也沒有。爲此,李大勇的遺孀劉鳴鳴“蝸居在狹小的出租屋內,整日以淚洗面,後悔不已”。再後來,李洪志居然在講法中,暗示李大勇死于“行爲不檢點”,業力太重,“有求之心”太強烈,真是比窦娥還冤啊!值此清明之際,一直以淚洗面的劉鳴鳴站在丈夫墳前,是否悲痛欲絕,淚已哭幹呢?

此外,還有一大批病亡禍死的輪界“精英”,他們的親人在清明時節,是否深爲死者惋惜,悔恨萬分,直欲斷魂呢?

被處死的邪教凶手,他們的親人怎麽過清明?

邪教對生命的戕害是雙重的。以“招遠血案”爲例,一方面,邪教信徒殘忍凶暴,明火執仗地剝奪了吳碩豔的生命;另一方面莊嚴的法律讓殺人者償命,主犯張帆、張立冬被判死刑。雖然他們聲稱“我們信神,不怕法律”,狂言“判了死刑也不會死”,但一旦執行死刑,他們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盡頭。邪教凶手的家庭也從此破碎。張立冬、張帆父女被判死刑,張立冬的二女兒張航被判10年有期徒刑。張立冬的妻子和小兒子張某在同時失去兩個親人的同時,還有一個親人(張航)面臨牢獄之災,這個家算是徹底完了。

值此清明之際,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張立冬的妻子會懷著怎樣複雜的心情來祭掃丈夫和大女兒?當年參與此事的未成年小弟又會懷著怎樣的酸楚來悼他的父親和大姐?他們在祭掃自己罪有應得的親人時,會不會對受害人的親人懷有深深的歉疚?會不會到受害人吳碩豔墳頭上增一抔新土,以此向死者致歉?

然而,最該道歉和忏悔,不,最該認罪的是“全能神”頭目趙維山等人!他們應該對加害方和受害方這雙方家庭的悲劇負全責!

正可謂:清明時節雨紛紛,邪教之下生冤魂。多少親人墳前哭,無盡悔悟無盡恨。

 

發布時間:2021/4/1 10:2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5    54    5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