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類傳銷危害不可小觑 系列文章四

“課程”導向 病態心理 虛假的人際關系

南 劍

 

7、“課程”導致“積極的改變”還是病態心理

有精神病學家對“生命泉源”培訓進行研究後發現,學員常常體驗到幸福感提升,其實是一種病態;培訓會系統地降低自我功能,鼓勵學員退化到原始狀態,導致現實判斷能力顯著受損。另一個研究則發現,少部分“生命泉源”的學員出現了應激反應,例如暫時的神經症發作,臨床證據顯示這與培訓有直接關系。

鄭建生的著作還引用了心理學家J.Haaken及社會學家R.Adams參加完“生命源泉”的課程之後于1983年在《精神科醫學期刊》(Psychiatry)發表的論文:

“很多學員對課程賦予極高評價,如‘它改變了我的生命’‘它極有價值’等,令主辦者振振有辭--課程是極具成效的。不過,這種評價通常沒有具體內容,不能清楚地指出好處所在……這個課程受人歡迎,是由于它挑起人在暗裏的‘自我主宰’的心理結構,學員會慢慢地接受一套自我中心的世界觀,大量采用‘非黑即白’的分類,絕對化的邏輯,鼓吹神奇的想法”……

還有人撰文:很多學員參加覺醒培訓之後覺得收獲很大,覺得人生有了“積極的改變”。其實這很可能只是“打雞血”,是培訓過程中煽動情緒、宣泄心情、灌注希望等心理技術的結果。有越來越多的人長年沈迷于參加這類培訓,花了幾十萬元後覺得“很值”的大有人在。

本人的一位學生,在參加了兩天的類似“公益課程”之後,興奮地表示“解決了長期解決不了的問題,能量迅速提升,充滿了希望和力量”,並表示今後准備長期跟下去。我當即表示,人的成長和心理問題的解決,只能是逐步的,甚至是痛苦的,沒有捷徑。並告誡其一定要提高警惕,

在《打著培訓幌子實施精神控制 精神傳銷千萬別上當》(2019年12月16日)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案件細節公布 “教練技術培訓”實爲精神控制》披露:從“覺醒”到“蛻變”,這門教練技術的課程讓學員從自我懷疑到自我否定。可怕的是,除了少數學員敢于提出異議外,更多的學員深陷其中,深信課程塑造了一個全新的自我。

其中受害人家屬 柴先生:(改變的速度)非正常,太非正常了,我相信任何一個人不可能昨天還懶得要死,今天突然就勤快的完全變一個人。

在李亞玲文中,提到的教練愛德華說:人都是多面的,課程可能讓另一面被表達出來。這一面會和平時表現出的不同,身邊的人對這些改變可能會緊張,擔心這種不同的表現是否有問題,這都是可以理解的。

這很像當年,一位FLG癡迷者所說,FLG經曆使我發生了巨大變化。我本來內向自卑,自從擔任“站長”以來,感到我掌握了別人不懂的奧秘,與身邊過去看不起我的那些人已經不在一個層次了,這是我人生的頂點。

馬斯洛說每個人都有對“控制感”的最簡單需求。而控制感是基于安全感的。在特定的“課程環境”中,在特定的人際關系中,原本複雜、無解的問題,突然簡單化了,在簡單的問題面前,自己一下子變得強大了。一方面,“控制感”讓個體覺得自己可以掌控命運,人生發展是可以改變、完善的;另一方面,控制感會讓人感受到這個世界是可控而安全的。

這就像一個小嬰兒初生時對父母的狀態,是控制和服從的關系。爲什麽有的人特別想要重新進入這樣一種關系?就是想讓你爲我的一切負責,爲我的生命負責,像抓住稻草的溺水之人。(期望把自己交出去)有多少人是以種狀態進入這個關系的?在這種關系中,上師、導師、教練是絕對的控制者,你只有服從的份。

這類課程對于一些心理年齡滯後,或者存在特定問題的人影響和危害尤其明顯。在邊緣性人格障礙者身上可以看得很明顯,比如,在對一個關系的認同中,會非黑即白地把人分爲好人和壞人。而好人和壞人是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的,他是根據自己意志來判定對方,對待壞人用壞人的方式,對待好人用好人的方式。對待壞人就是攻擊,或者斬斷關系;對待好人馬上就進入一種依賴的狀態,像嬰兒和照顧者之間的關系。偏執分裂的人,對一個關系的理解和感受可能幾秒鍾之間就會到了兩個極端。(邪教機制)分裂,就是分成一個好的自己,和一個壞的自己;一個好的媽媽,和一個壞的媽媽。偏執,就是我認爲這就是真相,就是缺乏現實檢驗能力。

這就導致了,一旦課程環境被阻斷,人們回到現實生活中,在課堂上的認識和現實生活會形成一個強烈的沖突,有人可能承受能力強,調整過來了,還能走一個正常的狀態。有的人調整不過來,就混淆了,對自己的認同發生了改變,到底我是對還是不對,很有可能誘發精神方面的疾病,這對人的心靈是一種難以修複的創傷。

李亞玲文中提到,上完課的第二天,我身上的激情突然如潮水般退去。我一下子病倒了,連說話都困難,不得不住進了空軍醫院。這時我很奇怪地發現,我在課程上“拿到的能量”已經消失無蹤了。我感覺自己像做了一場夢,夢裏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我的心情很複雜,充滿迷惘。大家互相發著短信,內容都是“我感覺能量正在慢慢消失……我又變得和以前一樣了……” 有一個同學則發短信說:“我好像已經不能適應這個社會了,我的情緒很低落……”

8、“課程”形成積極的還是虛假的人際關系

有學者說過,人際關系是重要的,人際關系是最重要的,人際關系是唯一的。使人感受到的心理壓力往往與人際關系密切相關。參加“課程”的學員中,許多在曾經的生活中,感受到人際關系的不和睦。有的就是因爲希望解決人際關系的困境,才來參加“課程”。而課程並非在正規的心理輔導中,提升人的自主意識與反思能力,學習人際交往的方法。

無論最初參加“課程”的動機、途徑和渠道、無論什麽樣的社會身份、接受過什麽樣的教育,“課程”在把人引誘過來之後,首先要剝奪你獨立的感覺和思維能力。一群過去認識或不認識,聚集在一起的人,說著相同的語言,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課程”中盛大的場面、充滿感染力的老師、踴躍分享的學員、真誠投入的天使、觸及內心的課程、活潑有趣又發人深省的活動、井然有序的安排、溫馨體貼的細節……創造出一種全新的人際關系體驗,無不令人感動和回味。

類邪教、類傳銷精神控制從你開始接觸的那一刻,就試圖發揮作用。“課程”把不同的人融入共同的精神和情感之中,把每個人的智力水平降低到亞群體的最低狀態,模糊個體差異,取消個體意識。亞群體氛圍形成的互動、暗示,使得每個人都設法跟隨著周圍的人,緊跟在“導師、教練”的身後,形成了亞群體的社會標准化模式。

李亞玲文中提到,在第5天下午,課程安排的最後一項是一個很莊嚴的儀式“LP行”:所有的新學員手拉著手貼近牆壁站成一個圈,激動人心的音樂聲中,此前各個班的老LP們手拉著手一個個走進教室,從我們每一個新學員面前緩慢走過,與我們每個人目光對視,再手拉著手一個個走出教室。期間導師會一直手持話筒引導我們去“體驗”。教室裏再次傳出了哭聲。我也不受控制地鼻子泛酸。當導師讓我們打開雙眼時,我意外地發現我的朋友Z先生和那位在茶樓裏與我爭論過的老LP都手捧鮮花站在我的面前。驚喜之余,我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

不僅是我,每個新學員一睜開眼睛,看到的都是一束美麗的鮮花和鮮花後面感召人那熟悉的笑容。于是,尖叫,擁抱,哭泣……整個人群都在瞬間陷入了激情的海洋,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在相互擁抱。

我終于明白這個課程爲什麽會讓那麽多人著迷了,它采用的心理技巧力度很強,你根本無法抗拒。

做3c課程中,“感召者”被稱爲“小女孩”,被感召者被稱爲“海星”。這來自一則寓言:烈日下,大批被風暴抛上沙灘的海星即將悲慘地死去。一個來海邊遊覽的小女孩不停地撿起海星抛回大海。母親勸她說,這麽多海星,你永遠也撿不完。但小女孩說:“能救一個是一個!”

導師名叫溫迪,來自香港地區。她也是這家公司的老板。她告訴我們,你就是那個“小女孩”,你的親朋好友就是“海星”。他們正在現實生活中“擱淺”,亟需你的“挽救”。惟一的挽救方式就是——“感召”他們也來讀這個課程!

溫迪說:“做3C其實是件利人利已、功德無量的事,甚至可以說關乎我們整個國家民族的興亡。”她要求我們每個學員每周都必須宣言自己下周要做到多少個3C,否則就只能“下車”。

隨著課程地深入,班上部分學員對做3C的認同度越來越高,甚至從中體驗到了“崇高”和“滿足”。再到後來,部分同學已經完全是“課程至上”。

到“畢業”時,我所在班共做成了20多個“3C”——“海星”們均是學員們的配偶、親人、同事、同學和下屬。有些“小女孩”爲了完成任務,甚至不惜自己掏錢來發展“海星”。

感召:尋求價值認同

培訓的最後階段,導師給學員們灌輸一種“救世主情節”,讓他們把周圍的沒有參加培訓的親朋好友都當“海星”去拯救,而拯救的唯一方式就是讓他們來參加培訓。導師其實是暗示學員,你們的個人價值、能力是在最後的感召階段才能得到體現。

還有很多老學員在培訓結束後還爭相回去義務幫忙,這是因爲他們原有的認知系統在培訓中被打破了,回到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社會支持。培訓中所灌輸的價值觀和行爲方法在現實生活中行不通,他們得不到周圍人的理解和認同,這樣會讓人産生焦慮和困惑,他只有回到培訓中那個虛擬的環境裏面,從而解除焦慮。

對教主的崇拜和信仰一經形成,外界的不同觀點和壓力,就必然引來邪教強烈的對抗反應。邪教信仰的基本特征就是偏執性和不妥協性,因此,對任何事物是非對錯的判斷標准已經不再是個人的標准,只能是群體的、多數人的意見。

在觀察研究邪教癡迷者時,可以看到因爲處于癡迷狀態而自我陶醉的個體。這種情況與催眠狀態下的人不同于正常清醒狀態下的情況是非常接近的。教主的絕對權威、精神控制所形成的高度社會標准化,群體內部強大的暗示、模仿作用就如同催眠術的影響一樣。“個體失去了意識及其意志。

而這一點,前述所涉及的類邪教、類傳銷、類有害氣功與邪教的精神控制機制是完全一樣的。

 

發布時間:2021/12/17 8:47:00,來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