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依法打擊整治邪教 徹底鏟除邪教組織的危害

 

2021年12月4日召開的公安部部長辦公會議上,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強調,要依法打擊整治邪教和非法傳教活動,始終保持對邪教和非法傳教活動的嚴打高壓態勢。

邪教組織在危害社會穩定、危害國家安全、踐踏文明秩序、破壞家庭、奸淫婦女、侵害民衆身心健康、非法斂財、竊取國家機密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危害。保持對邪教組織的嚴打高壓態勢,依法打擊整治邪教,利國利民,符合民意。

20多年來,各類邪教組織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組織、策劃、煽動、脅迫、教唆、幫助其成員或者他人實施自殺、自傷,致人重傷和死亡;以斂財、漁色、觊觎政權或者散布“世界末日”危害社會穩定;與境外反華勢力、組織機構、人員相勾結,從事邪教破壞活動;跨省、跨地區建立邪教組織、發展成員,組織邪教活動;在重要公共場所、監管場所或者國家重大節日、重大活動期間聚集滋事,公開進行邪教活動;使用“僞基站”“黑廣播”等無線電台(站)或者無線電頻率宣揚邪教;以貨幣爲載體或利用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通訊信息網絡宣揚邪教;印發、張貼、投遞非法宣傳品,撥打騷擾電話,破壞法律實施等。

近年來,在黨中央的領導下,在廣大人民群衆的大力支持下,公安機關依法嚴厲打擊邪教違法犯罪活動,各有關部門共同遏制邪教發展蔓延勢頭,維護了人民群衆的生命財産安全和身心健康、家庭幸福,鞏固了社會和諧穩定,教育挽救了大批受邪教蒙蔽裹挾的群衆。但是,同邪教組織的鬥爭是長期的、艱巨的、複雜的,“法L功”“全能神”等一些邪教組織仍在暗中活動,繼續蒙騙群衆、危害社會。“法L功”“全能神”等邪教組織挑戰破壞社會穩定,危害國家安全的各種動向、苗頭、隱患依然存在。特別是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法L功”“全能神”等邪教組織借機生事,制造謠言,拉人入教,汙名化中國,再露漢奸嘴臉,犯下滔天罪行。對此,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居安思危、警鍾長鳴,保持嚴打高壓態勢,持續提升打擊能力水平,露頭就打,打早打小,決不給邪教組織以任何生存罅隙。

邪教組織之所以敢于蔑視法律權威,挑戰法律尊嚴,未將法律放入眼中,對違法犯罪之事毫無顧忌,其根本原因在于,邪教組織總是將其邪惡教義教規置于法律之上。

“法L功”邪教教主李洪志將他的“法L大法”視爲“宇宙大法”,將國家法律視爲“人間小法”是“常人”最低一層的法,是機械地制約“常人”的“鳥籠子”。“全能神”邪教制定了一套所謂“國度時代的憲法”“行政及誡命”來穩固、管理他們的邪教組織,要求教徒只遵從“全能神”的各種“誡命”,無視人間法律規定。“門徒會”邪教在個別地方操縱農村基層組織選舉,任命骨幹,采取,妄圖奪取基層政權。“中功”邪教組織在境外勾結“民運”等反華勢力,結成反華同盟,企圖建立“影子政府”。

邪教組織采用種種手段攫取錢財,散布人類災難,誘導信徒交出財物,危害人民群衆財産安全。一些邪教組織蠱惑信徒離家出走,放棄工作,抛妻棄子,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經濟發展。一些邪教組織從事經濟違法犯罪活動,擾亂經濟秩序從而對國家經濟安全造成威脅。

更有一些邪教殘害信徒,殺人、自殺,制造恐怖事件,與社會水火不容,嚴重危害社會公共安全。

邪教作爲危害社會的“毒瘤”,已經對國家整體安全構成很大威脅。

任何一類邪教組織違法犯罪行爲都有其法律後果,都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理應受到法律制裁。

多年來,中國在涉邪教問題上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規、規章解釋。如全國人大的《決定》、“兩高”司法解釋、解答,還有《刑法》《刑法修正案(九)》《集會遊行示威法》《治安管理處罰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等法律法規。這些法律規定的制定對治理邪教發揮了重大作用。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對全面依法治國進行了戰略部署,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治理邪教,全面提升防範處理邪教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應有之義,爲我們依法治理邪教提供了基本遵循。

在2021年全國“兩會”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向大會作報告時強調,深化反邪教鬥爭,依法嚴懲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犯罪。

在2021年5月7日公安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主持人明確表示,公安部堅持把防範政治安全風險放在首位,以防範抵禦“顔色革命”爲重點……深入開展打擊整治邪教專項行動,最大限度壓縮其活動空間。

無論是公安部開展的打擊整治邪教專項行動還是最高人民檢察院把深化反邪教鬥爭,依法嚴懲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犯罪,都表明邪教組織的危害極大,破壞極強,對邪教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堅決打擊整治、依法嚴懲,符合時代要求,適應鬥爭形勢的需要,順應民意,體現全民意志。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的召開,爲我們深入打擊整治邪教,保持對邪教組織活動的嚴打高壓態勢指明方向,更加堅定我們防範和懲治邪教組織違法犯罪的信心和決心。

從近年來,中國反邪教網登載的懲治邪教組織違法犯罪判案例來看,邪教組織活動囂張;有的被邪教組織訓練成殺手潛逃多年終落法網、有的被判緩刑後仍宣揚邪教被收監執行、有的以貨幣形式宣揚邪教、有的向未成年人宣揚邪教被宣判。

在境外,“法L功”邪教更是充當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在對華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上搖旗呐喊,尤其是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更是不遺余力,肆意炮制謠言,多次在新冠病毒起源問題上抹黑中國,反複炒作所謂的新冠病毒武漢“實驗室泄漏論”,圖謀借疫情搞汙名化和栽贓、抹黑中國,彰顯其還有利用價值。

在境內,“全能神”邪教密謀在國內制造一場聲勢浩大的“大幫轟”事件,擾亂社會秩序,企圖達到其不可告人的邪惡目的。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對邪教組織的依法懲治是正義之舉,有力有效捍衛了法律的尊嚴,彰顯了法律的權威,充分展示中國依法治邪的堅定決心。

嚴打整治邪教,要吸取過去打擊活動的經驗,總結成敗得失,絕不讓其死灰複燃。嚴打雖取得成效,卻未能斬草除根,一些邪教組織轉入地下發展,一方面,其非法聚集、非法拘禁、故意傷害、詐騙錢財等犯罪活動時有所聞,另一方面,邪教組織通過建立嚴密的內部組織體系加強反偵查能力,給打擊整治帶來不小的難度。

嚴打整治邪教,要嚴格區分組織者與被其欺騙、裹挾的一般參與者,嚴格區分實施過各種犯罪活動的首惡分子與一般成員,對前者嚴懲不貸,對後者著重感化教育,幫助他們回歸正常社會生活。

邪教活動必受法律追究,邪教犯罪必受法律懲治。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法律是打擊邪教最好的武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必須全力清除邪教組織這一擋路石。打好一場整治邪教組織專項鬥爭,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應對邪教問題,用法治手段開展反邪教鬥爭,出重拳、用重典、擴防範,用法律築起一道防惡祛邪的銅牆鐵壁,使邪教組織不敢爲,不能爲,達到自行瓦解,全面覆滅,取得打擊整治邪教組織鬥爭的全面勝利。

 

發布時間:2022/1/14 9:26:00,來源:薄荷茶社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67    66    6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