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远离“法轮功” 让我劫后重生

渝钤正气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赵安(化名),年近五旬,出生于江西省新余市的工人家庭,是家中独子。我原本在一家大型企业上班,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自1998年我迷恋上“法轮功”邪教,原本幸福平静的生活全被打乱。

刚开始,我同许多练功者一样,抱着强身健体的朴素愿望,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起床练功,晚上熬夜看书“学法”。随着时间推移,就渐渐迷恋进去了,以至于经常旷工,跟女朋友约会也三心二意。父母多说我几句,我就不耐烦,后来干脆搬到外面去和功友住在一起,按照师父的要求,一心要修得“上层次”和“功成圆满”,达到“真善忍”最高境界。

我越来越坚信“法轮大法”好,痴迷到每天醉心于练功。单位领导反复做我的思想工作,问我要工作还是要练功,我也不理睬,不再去单位上班,最终丢失了这份大家眼中的好工作。

看到我练习“法轮功”练得每天像中了邪一样,行动诡秘、胡言乱语,不听劝阻,甚至连工作都没了,父母双双被我气病。想到“师父”教导的“修炼人要放下名、利、情”,我就认为“亲情必须割舍掉,情去不掉,修炼层次就上不去”,因此我对父母的劝说不管不顾。女朋友见我不可理喻,便提出分手,我无动于衷。就这样,我自认为修到了“法轮大法”的至高境界,不要亲、不要情、不要工作、不要家庭,做到了“真善忍”,还坚信自己只要再“精进”修炼就会得到福报。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我反而觉得这是在考验我的意志,仍然一意孤行。为了向“师父”证明我的诚心,我还积极参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各种非法活动,最终因触犯国家法律被判刑入狱。

直到进了监狱,我才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在民警的耐心帮助教育下,慢慢地我的思想有所转变。回想起自从练习“法轮功”以后的自己种种变化和种种经历,回想起父母的绝望、女友的泪水、领导的无奈,家庭散了、爱情没了、事业没了,我悔不当初。作为一个男人,非但没有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却给家人带来无限的痛苦,这是“法轮功”带给我的“福报”吗?

于是,我慢慢地看清了“法轮功”的狰狞面目,它绝不是教人“真善忍”,更不能帮人“求圆满”“上层次”,而是把人引向反政府、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罪恶深渊!

清醒过来的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在监狱积极主动参加文化科学知识学习,清除头脑里残留的邪教“遗毒”,彻底与“法轮功”邪教决裂。帮教民警也如亲人一般帮助我,鼓励我好好改造,还帮我重拾了大学课本知识。父母得知我表现良好,都非常高兴,到监狱看望安慰我,要我好好接受教育。女朋友也愿意与我和好,并说会等我,希望见到一个和原来一样思想健康、有理想、有抱负的我。我真庆幸自己能有醒悟的这一天,庆幸美好的生活渐渐回来,让我重拾了自信!

通过积极努力的表现,我获得减刑一年提前刑满释放。回归社会的我不等不靠,利用自己所学知识,在广东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还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得到了老板的认可,提拔我当上了部门经理,还派我到国外学习深造。女朋友也和我结了婚,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劫后重生,我倍加珍惜。

虽然20年过去了,回想过往那段荒唐的经历,我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党和政府关心关怀,不是广大热心的志愿者悉心教导,我现在可能仍被“法轮功”邪教所蛊惑,人生永无出头之日。我要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关心帮助我回归社会的所有人!在此,我还要诚心奉劝那些仍在痴迷邪教的人,“法轮功”邪教绝非栖身之所,希望你们跟我一样迷途知返、改邪归正,勿自陷其身。

 

发布时间:2021/12/24 10:04: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2    61    6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