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凝瞩芸芳里那扇小窗

阎晓明

 

人本网艺术鉴赏

建设路芸芳里2号,新生社旧址。百年之前,这里是英租界的达文波道。最近两次去芸芳里,均在2020年。一次是陪天津电视台《曙光》摄制组拍《觅渡》那集;另一次是陪祖光导演的摄制组,也是拍与纪念建党百年相关的纪录片。走近那幢饱经沧桑的小楼,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旧窗已换成了铝合金的新窗。于是,一种怅然若失感竟浮上心头——我曾久久伫立于前的那扇百叶窗呢?我曾久久凝瞩的那扇漆皮皆脱、白木尽裸的原装小窗呢?

  关于新生社与天津地方党组织建立的关系,邓颖超1959年接受天津市革命资料编纂委员会采访时曾讲:“于方舟是新生社中心领导人之一,他经过五四新思潮的影响,便成为我们那批人当中入党最早的一个,是天津党组织最早的成员之一。”李大钊之孙李建生曾于2016年撰文《铁肩道义 矢志不渝》其中称:“我爷爷对天津党团组织建设十分关注,在他的亲自指导下,1919年9月建立了天津革命团体组织新生社(今和平区建设路芸芳里2号)。1920年,在他的安排和支持下,以新生社为基础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这个研究会后来成为天津早期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组织基础。”1924年9月中共天津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后,芸芳里那扇百叶窗后的许多面孔都担起了重要工作。其中,于方舟担任委员长(中共四大后改称书记),李培良、卢绍亭担任农工部正、副主任,安幸生担任总工会主席,辛璞田担任学联主席。

  小时候,我家距芸芳里其实不远,但我15岁便远赴河西走廊西端屯垦戍边,故未曾得以瞻仰新生社旧址。40岁调回天津后,因母亲系于方舟独女,她嘱我多收集先烈资料,我便多次来此。常常,凝望小窗,会想象窗内的外祖父和那一张张青春洋溢的面孔,曾怎样秘密习读马克思的书。罗章龙在《椿园载记》谈及李大钊创建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时,曾列出计有153人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发起人及部分会员名录》,其中便有于方舟、安幸生等4名新生社成员。他们从北京将恩师李大钊的教诲带回天津,不就是在芸芳里的那扇小窗后向如饥似渴的社员们传导的么?曾任天津第一个党小组组长的于树德,是李大钊在北洋法政学堂读书时的同学。他1979年接受党史专家肖甡采访时说:“天津一开始就有两派马克思主义组织,一派是我和于方舟、邓颖超等人,受李大钊的影响很大。我们这一派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后来很多人加入了共产党。”

  抚今追昔,芸芳里小窗的旧貌虽已不在,但百年前小窗内那群年轻人所追求的初心却依然未泯,且正在化为我们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壮志雄心……

 

发布时间:2021/6/28 10:33:00,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