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论邪教对个人生活的欺骗性

龙敬儒

 

1978年11月18日,在南美洲圭亚那的一处原始森林里,美国“人民圣殿教”成员914人在教主琼斯的带领下集体服毒自杀。追随者在自杀前向教主琼斯表示:“父,你下命令吧,我们愿意随你去杀。”1997年3月26日,美国“天堂之门”的39名信徒在加州的一座豪宅中服毒自杀。死者中有许多精通电脑的专家,他们死前录下留言,以表明他们是自觉自愿去死的。这样的例子还可举出不少,这样的悲剧仍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不断上演。为什么邪教信众对教主的追随至死不渝,甚至比对宗教的信仰更狂热?当然,原因不乏产生邪教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客观原因,但归根结底加入邪教是通过对信众个人生活的欺骗来实现的。邪教既存在于我们周围的世界上,更存在于邪教信众的心中。邪教对社会、家庭、他人的危害是通过对信众个人生活的欺骗的结果。邪教号称“精神毒品”,然吸毒者明知毒品之害而为之,邪教的信众却受害而不知其害。反邪教既涉及法律问题、社会问题,更涉及个人问题。如果忽略个人问题,就无法帮助人们彻底摆脱邪教的驱使。

考查邪教信众的个人生活,我们发现,被邪教俘虏的过程为两个阶段:一是缺失与向往,二是追求与牺牲。

一、缺失与向往

在邪教信众走进邪教之前,大多数人都感到某种缺失,并渴望摆脱或改变现状。他们的缺失令人同情,或者说这种缺失在其他人身上也存在。他们的积极追求和向往似乎无可非议,只是这些人更需要一个可依赖的权威或神,更容易相信超自然力量,更容易接受“轮回转世”和“世界末日”的说教。

1.缺失

(1)普遍缺失———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人类认识能力的种种局限性,是人类共有的烦恼,也给邪教的发展留下空间。邪教使人获得认识上无限的感觉,满足人类超越自我的需要。“科学对地震、飓风、火山爆发以及水灾的本质和原因的解释比过去的解说强得多。但是科学并没有提供所有的答案。它可以一般的告诉我们火山是怎样形成的,但是它却不可能告诉我们某个特定的火山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在某个特定的地方爆发,并杀死或伤害了某个特定的人的原因。”(《宗教心理学》,四川人民出版社,玛丽·乔·梅多著,第39页,1988年)但邪教则敢于昭示这一切。当大多数人想到自己在宇宙中或者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的地位时,会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己的渺小而无能为力。而邪教却向信仰者保证,你永远站在最正确的一边,坚持下去会赢得最终胜利。尽管在人们缺少安全感时邪教不能减少任何实际的危险,但却给信徒开出了一张摆脱困境的安慰药方。当困难出现时,人们宁愿相信有一个万能的“神”,特别是中国人,特别希望有一个活的“神”来控制有害力量,保证一切平安无事。尽管一些研究结果表明,邪教对社会经济地位处于中下水平的人更具吸引力,但从人类普遍存在认识局限性的角度来说,任何社会阶层的人对邪教都没有免疫力。不论高低贵贱,每个人都有成为邪教信众的可能。

(2)社会弱势群体。个体的人,带着各自不同的需求和愿望,共同生活在一个群体之中,这个事实意味着,个人的某些冲动会受到阻碍。几乎在每个社会里,总有一些人比另外一些人受到更多的剥夺,即总有一些弱势群体。对现状不满,对周围环境提供的选择感到失望,容易导致一些人投入邪教的怀抱。看似强者的人也陷入邪教,是因为他需要超物质利益的东西,是精神生活的弱者。相信现世必将毁灭和来生更加幸福,就为这些人提供了象征性补偿,使他们得到满足。一些邪教的持续激情和如醉如狂的聚会仪式,似乎减轻了邪教信众的紧张情绪,忘却了他们个人对现状的不满。在邪教信众中不乏社会弱势群体。如,在马赛“科学神教”案件中,4名遇害青年均属体弱、吸毒或神经失常者。他们被敲诈百万法郎后,又循着教主的“指点”,走上了绝路。

(3)有个性缺陷和不幸家庭生活经历者。有下列个性缺陷者容易被邪教诱惑:难以与别人交流和建立关系,性格内向和压抑者;自卑、依赖性强、缺乏自信、对挫折的承受力差、有理想主义倾向、缺乏批评思想或追求暂时的满足者;左倾或右倾的特点不明显,缺乏坚定的和明确的价值观者;喜欢对理性事物进行神化理解,追求完美和先验者等等。特别是爱好孤僻者,易被各种秘传或非常规现象所吸引者。家庭也是形成倾向于邪教组织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如使用极端教育方式(管教过严或根本不管教)、虐待和缺乏关爱,是导致孩子追随邪教的原因。因离婚、失恋而不能自拔的成年人,也容易误入邪教的大门。

2.向往

面对缺失,每个人都向往改变现状,但加入邪教并不是这种改变的必然结果。从邪教信众的个人生活观察,加入邪教是把“毒草”视若“香花”。

(1)寻求人生的意义。一位资深观察家写到:做为信徒,“人民圣殿教”参加者的初衷无疑是为了寻求人生的意义和方向,加入“人民圣殿教”是从追求善而开始的,“人民圣殿教”一段时间帮助穷人、追求生活的秩序感和亲情感,吸引了一些人。

(2)渴望治疗心灵的创伤。心理学分析表明,邪教中的大部分人在入教前都有情感上的问题,其中l/3的人有心理抑郁症,另外一些人虽然相对正常,但也都至少有一段绝望、灰暗的情感经历。生活的挫折使他们没有了价值感,他们需要寻求一个心心相印、有共同感情的能够经常聚会的组织。

(3)追求超常的体验。一些人对世俗生活厌倦,追求超常的心理体验,渴望拥有超自然能力,对有神秘色彩的东西着迷。邪教正是看准了这些问题,适时宣传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蛊惑人心。“奥姆真理教”信徒平均年龄为27.6岁,如果说上了年纪的信徒或许是受瑜珈等因素影响的话,那么年轻信徒则多是冲着神秘教团本身来的。对于追求超常体验的人来说,邪教的神秘色彩使其比正统宗教更具诱惑力。

(4)向往未知的领域。由于科学还不能解释人生所有的问题和解决所有的困难,人类认知能力以外的知识又是不可探求、不可言表的,如何令井底之蛙领略海浪的壮观呢?邪教惯用的手段就是要让蛙们相信地球上有一口巨井,竟然比蛙之井大上亿倍。邪教教主往往文化偏低,但信众却不乏高级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往往把邪教教主描绘的图景与其科学探索的终级目标结合在一起,甚至有人力图通过科学研究证实教主论断的真实性。

(5)追求个人崇拜。一方面,人们容易有个人崇拜的心理倾向,愿意将自己的一切身心托付给最崇拜的人。另一方面,教主往往有许多办法来神化自己。二者容易一拍即合。

(6)追求个人政治理想。有人认为自己怀才不遇,应当得到社会的承认而没有得到。在邪教组织超凡脱俗、高于一切的氛围中,这些人感到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

二、追求与牺牲

玛丽·乔·梅多在《宗教心理学》中讲到,面对人的局限性,人会有三种选择:一是无神论者,选择无私地奉献给国家或其他的超个人的力量或团体(在西方,被看作是广义上的宗教);二是有神论者,选择无私地奉献给自己的神;三是不具有任何意义的绝望,靠坚忍和决心面对现实。

(1)邪教的追随者为什么未选择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无私地奉献给国家或其他团体?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归根结底是有神论者。

(2)邪教的追随者为什么未选择信仰宗教而选择了邪教?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种偶然,但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种必然。对于偶然者来说,更是一种悲哀。这些人缺少宗教知识,没有能力辨别正、邪,没有接触过宗教就直接步入了邪教的大门。在我国全民信教的少数民族地区,邪教的市场就相对较少。也有些人受邪教的蛊惑,对宗教产生偏见,而最终投靠邪教。正教是邪教的天敌。邪教往往贬低宗教,使犹豫不决者没有退路。我们经常听害怕上医院的人说:死在那儿的人真多!当然,正是害了病的人才需要治疗。我们也同样听到有人说:“教堂不是我去的地方,它里面伪君子太多了。”在现实生活中,宗教信仰所标榜的理想和不少信徒在精神上的贫乏,这两者之间难免有鸿沟。而服从一种绝对的、毫无疑问的教义和准则会给人以极大的安全感。正是这一原因,使一些平庸者神化自己的图谋得逞。“更为常见的是一个未受特殊训练的工人,能够成为教会的会长、长老或者在教会中任其他的执事,并因此获得一种权力感。……他能使各种计划实现、大手大脚地花钱、主持人事调动以及提高自己的显赫地位等。”(《宗教心理学》,四川人民出版社,玛丽·乔·梅多著,第33页,1988年)另外,邪教的纵欲、追求超常体验、反现世性等特点,迎合了一些人的需要。邪教与正统宗教的诸多不同,使邪教更受一些人的青睐:宗教解决的是人的终极关怀问题,而邪教反社会、反传统;宗教是对异己力量的崇拜和敬畏,邪教是对异己力量的驾驭和玩弄(另有目的);宗教有一套完整的宗教学说、宗教仪轨和宗教崇拜,并且力求与社会相适应,而邪教只是拼凑歪理邪说、推崇教主崇拜和实施精神控制,且所拼凑的歪理邪说更具利己性,不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就试图满足自己的生理(健康、性)和心理(超越人类)需要;邪教的封闭性、家庭式聚会方式能够提供比宗教更多的激情、刺激,特别是一些邪教强调性的功能,满足了一些人最原始的需要。(3)邪教的追随者为什么选择了邪教?最主要的原因是邪教教主根据少数人的缺失和向往配制了药方,以达到教主控制、驱使和支配的个人目的。从被诱骗者的个人体验看,不承认是被动受骗,而是主动追求,直至成为被完全控制的僵尸,成为邪教教主的牺牲品。人不同于世间万物,往往追求一种比仅仅作为人更伟大的东西,它们的伟大和重要,足以使人们甘愿奉献一生并为之鞠躬尽瘁。邪教教主正是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邪教总是强调人的局限性和缺陷,一方面使信众的自我藐视加深,另一方面又把信众的良好素质投射到神灵或某个权威的人———教主身上,增强对教主的神化和依赖。

1.信众的追求与教主的诱惑

西班牙《时代》周刊2000年5月14日刊登《如何摆脱邪教》一文,谈到“面对暗淡和不确定的前景,邪教宣称可以提供和平、安全及对所有疑问和问题的解决办法,可以控制思想和肉体,可以使精神战胜物质,获得超能力以及最终目标———人的完善。总之,它们宣称,它们的组织和教派在全世界胜利之日,就是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黄金时代到来之时。”一些邪教还在报刊上宣称,它们的团体可以减轻痛苦和意志消沉,可以与外星人进行交流,进入更高境界,逃避世界末日的来临,还有的把性作为网罗信徒的手段。这的确堪称诱惑。邪教诱你上钩都有一个不知不觉的过程。一般以提供旅游、培训、讲座、食品等为幌子,吸引一大批各种各样的人。它们往往提供免费的性格测试和廉价的短训班来医治一些人的精神创伤。网罗信徒的最佳地点通常是那些孤独感更强烈的地方:机场、医院、寓所、公园……而一些人对免费的餐会、激动人心的周末晚会和陌生人提供的免费交谈,并未拒绝。由于事先被套出了话,被招徕者往往会听到他们想听到的东西,他们的情绪问题、感情问题以及社会空想等问题都得到关心。它们向受害者许诺给予人情温暖、保护、希望和安全,即受害者所需要的一切,使受害者能想象到一种“蜜月”般的兴奋和幸福。结果就是———加入邪教。那么,邪教教主是否专门诱惑弱者?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只是在初始阶段用最低纲领来迎合民众,当他们诱惑成功,就会物色高层次的人加入组织,以谋求政治、经济方面的发展。

2.信众的牺牲与教主的控制

(1)神化教主。教主被看成是由上帝、历史以及某些超自然力的选派,只有他的教派才能拯救世界。领袖与神保持联系,其权威毋庸置疑。追求特别的行为与情感流露方式,执行神秘的指令,强迫遵守以教主为中心的唯一的、排他的“准则”。

(2)神圣教义。邪教的理论通过对世界上的问题提出一些神化解释和解决办法,使人丧失个性,服从性更强,并产生一种持续的负罪感,把恐惧和暴力作为凝聚力。邪教一般认为其教义极大地简化了世界,是人类生存有序化的最终道德目标。信众对教义必须尊敬,不能有丝毫的怀疑或疑问。邪教成员必须接受条件,如果胆敢质疑邪教教义,就要有罪恶感。寻求解脱,却需要无道理的服从,这是一对无法解释的矛盾。

(3)神秘见证。邪教组织往往利用电视、电台、互联网、报刊杂志、集会等方式,蛊惑人心,诱骗不明真相者。如,有的佯装“得道”,采用催眠、发功、预感等伎俩,精心制造一种神秘感,使人为之顶礼膜拜。也有的利用科学技术手段或科学成果,向未见过世面的人灌输旧瓶装新酒的邪教理念,一味夸大邪教的魔力。中国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张志坚医生认为,心理诱导与暗示的某些奇特效果,使一些人对邪教笃信不疑。要完成一次成功的心理诱导(或催眠),施术者在接受者心目中要有毋庸置疑的地位。邪教教主名气大,地位高,容易被信赖,诱导容易成功。教主所描绘的境界是不存在的,在信众得不到效果时都认为是自己不够虔诚,不断检讨和折磨自己,从不会怀疑教主,由此越陷越深。

(4)环境控制、欺骗、隐瞒。控制成员的周围环境及与外界的通信联系,即在空间上或社会关系上与世隔绝。隐藏教主真正的目的,阻碍信众对其整体理论或对其逐步暴露的运作机制的了解,不说明该团体中各分支间的关系。

(5)纯洁要求。把世界截然分为纯洁与肮脏、绝对的善(邪教团体及其意识形态)与绝对的恶(邪教团体之外的一切)。成员必须不断改变自己,以使自己符合组织内的规范。成员必须树立只有邪教组织成员才是最纯洁、最善的信条。成员时刻怀有有罪和耻辱的心态,使邪教组织很容易控制、操纵和影响其情感。既然邪教是真理的绝对和集权的化身,邪教组织之外的人就是邪恶的、无法启蒙的、也是无法救药的,根本没有生存的权利;妨碍邪教合法性的障碍必须被消除;邪教组织之外的人只有加入这个组织才有生存的权利;如果谁试图离开这个组织,就是要离开上帝,失去了灵魂的拯救(转变),厄运就要降临;精英存在于邪教之内。

(6)坦白反省。为使自身达到更高的境界,邪教组织内部经常进行集体反省并自我批评。邪教的反省已经超出正常的、法律可容忍的、医学规定的限度。当邪教组织的压力过大时,有可能会患上神经机能病。信徒有幻觉是很平常的事。(7)紧张的活动安排,使人达到意识破坏的状态。

上述这些控制的方式,经常被已经觉悟了的前邪教组织成员的证词所证实。美国反邪教运动的许多人认为,通过这些苛严的心理控制已经使其成员处于“僵尸”般状态(zombic-likestatus)。邪教信众在这种状态下的所作所为,已经失去了自我和判断对错的能力。

由于邪教对个人生活的欺骗性,必然有一部分人无法挽回地已经或将要成为邪教的牺牲品。各国依法惩治邪教团体的犯罪分子,加强社会综合治理,已取得积极社会效果,但无法彻底杜绝邪教的滋生。“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我们不但要重视研究邪教对个人生活的欺骗性,更要切实关注大众的个人生活。

 

发布时间:2006/9/13 23:25:34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zjong spx]所有的答案。它可以一般的告诉我们火山是怎样形成的,但是它却不可能告诉我们某个特定的火山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在某个特定的地方爆发,并杀死或伤害了某个特定的人的原因。”(《宗教心理学》,四川人民出版社,玛丽·乔·梅多著,第39页,1988年)但邪教则敢于昭示这一切。当大多数人想到自己在宇宙中或者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的地位时,会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己的渺小而无能为力。而邪教却向信仰者保证,你永远站在最正确的一边,坚持下去会赢得最终胜利。尽管在人们缺少安全感时邪教不能减少任何实际的危险,但却给信徒开出了一张摆脱困境的安慰药方。当困难出现时,人们宁愿相信有一个万能的“神”,特别是中国人,特别希望有一个活的“神”来控制有害力量,保证一切平安无事。尽管一些研究结果表明,邪教对社会经济地位处于中下水平的人更具吸引力,但从人类普遍存在认识局限性的角度来说,任何社会阶层的人对邪教都没有免疫力。不论高低贵贱,每个人都有成为邪教信众的可能。

社会弱势群体。个体的人,带着各自不同的需求和愿望,共同生活在一个群体之中,这个事实意味着,个人的某些冲动会受到阻碍。几乎在每个社会里,总有一些人比另外一些人受到更多的剥夺,即总有一些弱势群体。对现状不满,对周围环境提供的选择感到失望,容易导致一些人投入邪教的怀抱。看似强者的人也陷入邪教,是因为他需要超物质利益的东西,是精神生活的弱者。相信现世必将毁灭和来生更加幸福,就为这些人提供了象征性补偿,使他们得到满足。一些邪教的持续激情和如醉如狂的聚会仪式,似乎减轻了邪教信众的紧张情绪,忘却了他们个人对现状的不满。在邪教信众中不乏社会弱势群体。

(依赖。

1.信众的追求与教主的诱惑 (提交时间:2006/9/19 21:33:37)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