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看LI洪志侵犯人权的鼓噪

吴戈

 

摄影欣赏

标榜“ZHEN、善、忍”、“做好人”的LI洪志,却教出了一批残害生命、破坏家庭的FA轮功习练者,这是为什么呢?本人通过对LI洪志的代表作《转法轮》以及“经文”和有关资料的分析,发现“做好人”只是LI洪志打的一个幌子而已,而其言论真正的内涵却是侵权的鼓噪。

一、LI洪志的“垃圾说”,侵犯了人的生存权

为了引诱人们练上FA轮功,LI洪志制造出一个“垃圾说”。他说:“地球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宇宙中不好的人往下掉,掉到宇宙的最中心——地球”;“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得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掉到这一步上来,站在功能角度上看,或者站在大觉者角度上看,本来这些生命体是应该销毁的”;“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样。”(《北美首届法会讲法》);“那作为人来说,修炼结束了,这个环境就不需要了,那么剩下的人就是人渣,人不行了就会被淘汰。”(《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为此,在LI洪志“地球垃圾说”的欺骗下,有些人为了脱离地球垃圾,听信LI洪志修炼FA轮功才能“圆满”才能修成“佛、道、神”的蛊惑,放弃了作为“人”的资格,走上FA轮功邪教之道,成为FA轮功弟子,作了LI洪志奴才,不惜一切追求“升天圆满”,使他们的生存权受到严重的侵犯。河北唐山新星针织总厂退休职工王秀云,练上FA轮功后,总是念叨“不要活了,要升天了”,“看见了莲花宝座在天上飘呀飘,上去就可以成仙”。1998年1月24日,王秀云趁家人不备跳楼身亡,时年50岁。辽宁东港市人刘品清,是个高级家艺师,练上FA轮功后,时常感到LI洪志让他“圆满”,1999年4月27日,投井身亡,时年58岁。常浩驰,原是山西煤炭干部管理学院学生,1997年7月4日,自以为修炼FA轮功“功成圆满”,可以“升天”了,与功友李进忠(50岁)以练功打坐姿势相对而坐,自焚身亡,时年27岁,青春年华,付之一焚。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01年3月1日前,全国有209人因练习FA轮功“放下生死”、“追求圆满”上“天国”而自杀身亡。

二、LI洪志的“消业论”,侵犯了习练者的健康权、生命权

LI洪志从佛教中盗窃德业之说而变化出自己的德业论,称业是黑色物质,是“人做了坏事,做了不好的事,欺负了人”而得到。有了“业”就要修炼就要“还业债”,否则不能“圆满”,而遭罪就是还“业债”,其中生病就是还“业债”的方式之一。LI洪志如此忽悠:“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随便任意去做,否员,就等于在做坏事。”对于医生治病,LI洪志称:“都没有真正地把病治好,都是把病推移了,或者转化了,并没有给他拿下去”,“你不得病就丢钱、遭灾”。(《转法轮》)在1997年《纽约法会讲法》中,LI洪志又讲:“你现在吃药就是把这个病、表面的病毒杀死……它却积赞在那里了。人生生世世都在积赞这个东西,积赞到一定成度这个人就是不可救要。”

那么怎样才能治好病呢?LI洪志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

在LI洪志的这种忽悠下,FA轮功弟子们得了病也不医,有许多人因此而死去。上海市退休工人胡广英,染上普通皮肤病,因相信“消业”,坚决不去就医,结果患处化脓感染,导致死亡。黑龙江哈尔滨市香坊区FA轮功练习者刘淑华肝炎复发,家人劝她上医院,他说看病吃药就会掉“层次”,功就白练了,“大师”也不保护了。1999年4月11日,病重不治离世,时年52岁。北京齿轮厂退休职工王者兴,1999年6月初患病发烧,他说这是在“消业”,坚持练功不就医。后来儿女强行将他送医院,他却拔掉针头,拒绝治疗。同年6月14日因病情恶化而去世。据统计,像他们这样因拒医拒药而死的FA轮功弟子达1000多人。普通弟子如此,LI洪志的骨干弟子也不例外,李国栋因肝癌而死,封丽丽因胰腺癌而死,朱根妹因糖尿病而死。他们的生命在LI洪志“消业”论中摧残,在LI洪志的“消业”论中失去。

三、LI洪志的“去情”论,吞噬了习练者的家庭幸福权

LI洪志为了达到“舍弃其它,唯我独尊”的目的,抛出一个割舍的论调,在《转法轮》中讲:“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他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你欠下的业照样还”。在这种蛊惑下,众多弟子是六亲不认,抛父母不孝,弃子女不养,把LI洪志放在心中,一切听从LI洪志的安排从事,把家庭弄得支离破碎,没有了温暧,没有了亲情,没有了幸福。

原辽宁省丹东市一小学教师刘长红,其弟患上白血病。在没练功之前,其愿为弟弟捐骨髓。但练上FA轮功后变成另一个人,不仅不为弟弟捐献骨髓,反而说要“上层次”,就要按“师父”说的,去掉“执著心”,去掉“名、利、情”。2000年国庆节,本人在天安门广场,亲眼看到一FA轮功人员把怀中吃奶的孩子扔给别人,自已跑出来大喊“法轮大法好”。她明明知道自己一出来就会被抓起来,孩子就会无人管,但她还是在LI洪志的“走出来”、“头掉了不过是碗大的疤,身子还在打坐”的鼓动下走出来,这是因为她心中没有亲情,只有师父!河南省南阳市粮业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田建国和他的妻子王朋1997年开始练习FA轮功,非常痴迷。他们认为儿子练FA轮功比在课堂学习知识更重要,儿子跟着“师父”比跟着老师学习更有出息,让15岁的儿子辍学练习FA轮功。田建国夫妇因都认为对方“层次”不够,是影响自己“上层次”的障碍,竟为此离了婚。田建国的父亲有严重的胃溃疡,儿子离婚、孙子辍学、儿媳带着孩子离家出走的悲剧给年迈的他带来巨大的精神刺激,病情迅速加重,不久离开了人世,一个合美的家庭因此断送。

四、LI洪志的“除魔、度人”说,残害了无辜人的生命权

LI洪志十分清楚地认识到FA轮功是什么货,也清楚地认识到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得到社会怎样的对待。为了应对被动挨打的局面,LI洪志抛出一个“魔”,在弟子心中提前树起一块屏障:“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转法轮(卷二)》),“佛门净地难清静,魔道邪心乱世行;越是名胜魔越多,人杂叫卖鞭炮声”(《哄吟》),“我们传正法要是没有人来反对,那才是怪事呢!……,人到了这一步了,要得法,那魔才不干呢,他要阻碍着你”。(《法轮大法义解》)

“魔”什么样?LI洪志讲道:“大家可能知道那些魔(指FA轮功在长春汽车城传播时受阻——编者注)吧,他们干扰得很厉害,那也就是魔了。……这个魔确实很大,他起到了一种相当大的破坏作用,毁了一大批人,起到了作用已超出了一般魔的作用了。”(《法轮大法义解》)说白了,只要是有损于FA轮功的就是魔!

有了“魔”怎么办?LI洪志如是说:“如果有高层败坏的生命在干坏事,那么法本身就会用我们护法神或其他高级生命把他销毁掉。如果是我们的弟子在干坏事,这个神来了,把人都杀掉了,每个人都会承认这法的威力真大,都不敢再给法制造麻烦了,他们也就无从修炼了。……,我们在修炼中,社会上和不同的人给我们制造方方面面的麻烦,我们都能针对不同的情况维护好大法。”(《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说到底,就是把这些“魔”除掉。

在LI洪志这种说教下,一段时间以来,FA轮功组织开展了除“魔”行动。承德市FA轮功练习者李亮将父母杀死,李说:我觉得我父母是魔,我是佛,我要将这两个魔除掉。广东省番禺市大生村FA轮功练习者袁润甜砍伤五保户黄带胜,原因是袁常常梦见大师LI洪志及多名男性要与她发生性关系,还要杀她。这些人中有黄带胜。袁认定黄在另外的空间侵犯伤害了她,是魔,一定要除掉。黑龙江练习者关淑云掐死女儿戴楠,发出“不再做LI洪志弟子”呼喊的原FA轮功练习者魏志华被其丈夫及其“功友”害死案,都是LI洪志除“魔”鼓动下使然。

与之并行的还有“度人”。广西融安县FA轮功练习者兰云长杀死孤寡老人韦少明,称:我是带他到“法轮”世界去过好日子,如果我不带他去,我自己也上不了天。他先去,我很快也会升天“圆满”的。山东威海FA轮功练习者董宁先后刺杀同事小刘、其父及邻居老人,董说:当时脑子里产生的一个念头就是好像有人叫他把人带走,带走亲人,带走朋友,只要带走一个人就能圆满,就能“度人”。像北京FA轮功练习者傅怡彬弑父杀妻案、浙江FA轮功练习者陈福兆用毒鼠强杀死十七人案,都是在LI洪志的“度人”引诱下造成的恶果。

事实说明,LI洪志的歪理邪说实际是侵权的鼓噪。

参考书目:《FA轮功“圆满”欺骗性研究》(张涛、杨泽堂等编著的)

 

发布时间:2010/7/23 20:25: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