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山東招遠“全能神”邪教殺人案被最高法列爲反邪教典型案例

 

2021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衆號發布平安中國建設第一批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一個反邪教案例。

涉反邪教典型案例:

張某1、張某冬、呂某春等故意殺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

一、基本案情

張某1、張某冬、呂某春、張某2、張某聯及張某3(張某1之弟,12周歲)均系“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2014年5月28日15時許,六人在山東省招遠市“麥當勞”府前廣場餐廳就餐。其間,張某冬、張某聯到金都購物中心購買了兩支拖把、手機等物品。21時許,張某1、呂某春授意張某2、張某聯、張某3向餐廳內其他顧客索要聯系方式,爲發展“全能神”組織成員做准備。當張某2兩次向被害人吳某某(女,殁年35歲)索要手機號碼遭拒絕後,張某1、呂某春指認吳某某爲“惡靈”,張某1開始咒罵“惡靈”“魔鬼”,上前搶奪吳某某手機並讓其離開餐廳。遭拒絕後,張某1遂持餐廳內座椅砸擊吳某某。吳某某反抗,在場的張某冬、呂某春、張某2上前與張某1共同將吳某某打倒在地,張某1多次叫囂“殺了她,她是惡魔”,並用手撐著餐桌反複跳起用力踩踏吳某某頭面部。後張某1將張某冬購買的拖把分別遞給張某冬和張某3,指使張某冬、張某2、張某聯、張某3上前“咒詛”、毆打吳某某。張某冬掄起拖把連續猛擊吳某某頭面部,直至將拖把打斷,又在呂某春指使下將吳某某從桌椅之間拖出,並上前用腳猛力踢、踩、跺吳某某頭面部。張某2也使用椅子、笤帚毆打吳某某背、腿部,呂某春踢踹吳某某腰、臀部,並唆使張某聯、張某3毆打吳某某。其間,呂某春用拳頭擊打餐廳工作人員並揚言“誰管誰死”,阻止餐廳工作人員和其他顧客解救吳某某,還與張某1一起將餐廳櫃台上的頭盔砸向工作人員阻止報警。公安人員接警到達現場後,張某冬、張某3仍毆打吳某某,公安人員上前制止、抓捕張某冬、張某3時,張某1、呂某春、張某2、張某聯極力阻撓,後公安人員在周圍群衆的幫助下,將6人制服並抓獲。“120”急救醫生到場後確認吳某某已死亡。經鑒定,被害人吳某某系生前頭面部遭受有較大面積質地堅硬鈍物打擊並遭受有一定面積質地較硬鈍物多次作用致顱腦損傷死亡。

呂某春于1998年加入“全能神”邪教組織。2008年始,呂某春作爲“長子”(“全能神”邪教組織頭目)糾合在招遠的“全能神”教徒進行聚會,宣揚“全能神”教義。

張某1從2007年開始接觸並信奉“全能神”,2008年與呂某春通過互聯網結識並頻繁聯系,多次跟隨呂某春到招遠參加“全能神”教徒聚會。2008年年底,張某1先後將張某冬、陳某娟(張某1之母)、張某2、張某3等家人發展爲“全能神”教徒。2009年,張某1與家人自河北省無極縣移居山東省招遠市,張某1被“二見證人”(“全能神”邪教組織頭目)範某鳳、李某旺(均另案處理)確認爲“長子”。此後,張某1與呂某春在招遠市城區及下轄的玲珑鎮、蠶莊鎮、齊山鎮等多地,秘密糾合“全能神”教徒四十余名聚會百余次。張某冬積極參加聚會活動。期間,呂某春、張某1印制、散發了《話在肉身顯現》《七雷發聲》等“全能神”宣傳資料數十冊,並利用互聯網,先後在境內外網絡空間內,制作、傳播有關“全能神”的文章97篇,空間訪問量總計17萬余次。

張某冬還積極出資,在招遠市租賃或者購買多處房屋及店面,作爲“全能神”教徒住所和活動場所,並出資購買交通工具、電腦、手機,安裝寬帶,供傳播“全能神”使用。此外,張某冬聽從被告人呂某春、張某1指使,將家庭財産1000余萬元以“奉獻”給“教會”的名義,存于呂某春、張某1名下。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1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張某冬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呂某春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張某2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被告人張某聯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一審宣判後,五名被告人均不服,提出上訴。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張某1、張某冬死刑。最高人民法院經依法複核,裁定核准被告人張某1、張某冬死刑。

二、裁判理由

張某1、張某冬、呂某春、張某2、張某聯因被害人吳某某拒絕提供自己的電話號碼,即視之爲“惡靈”,采取持椅子、拖把打砸、用力踹踏等手段,共同將吳某某殘忍殺害,其行爲均構成故意殺人罪。呂某春、張某1、張某冬明知“全能神”系已經被國家取締的邪教組織,仍然糾合教徒秘密聚會,制作、傳播邪教組織信息,發展邪教組織成員,或者爲上述行爲提供便利條件,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其行爲又構成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應當數罪並罰。在故意殺人共同犯罪中,張某1、張某冬、呂某春系主犯,應當依法嚴懲。張某2、張某聯系從犯,且能夠當庭認罪悔罪,依法對張某2從輕處罰,對張某聯減輕處罰。

三、典型意義

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國公民的基本權利,受到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如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等,有合法的宗教教義,有一脈相傳的宗教典籍,有固定的活動場所,有嚴格的宗教禮儀。但是宗教與邪教卻有本質區別,從“法L功”到“呼喊派”“靈靈教”“全能神”等邪教組織門類衆多,名稱各異,但其本質皆是反社會、反人類,欺世盜名、蠱惑人心、危害社會的惡魔。邪教組織在世界範圍內均不同程度地存在,對社會的破壞和影響在一些國家已成爲不容忽視的問題。

本案系“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實施的惡性殺人案件,因犯罪分子手段暴力、殘忍、血腥,案發過程視頻經網絡傳播後,案件迅速在全國範圍內引起廣泛關注。因被害人拒絕提供電話號碼,被告人等就群起而攻之,殘暴地將被害人毆打致死,也反映了“全能神”邪教組織反人類、反社會的邪惡本質。本案也再次警示我們,邪教是社會的毒瘤,是對人民群衆生命、財産安全的極大威脅,也是對社會發展、穩定大局的極大危害。必須始終保持對邪教的高壓態勢,予以堅決打擊,維護人民群衆生命財産安全。

對于邪教組織犯罪,不僅要依靠公正的審判來嚴懲凶手、告慰逝者、消除恐慌,更重要的是打好法治之戰,用法治精神引領反邪教鬥爭,用法治手段開展反邪教鬥爭,用法治理念指導反邪教教育。人民法院通過依法審理邪教組織犯罪案件,既體現嚴厲打擊邪教犯罪的法律威嚴,又嚴格把握邪教與正常宗教界限的法治精神,讓整個社會認清邪教的本質和危害,讓人民群衆珍愛生命,遠離邪教。

 

發布時間:2022/1/4 10:24:00,來源:薄荷茶社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67    66    6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