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畫之忌諱

曲振明

 

人本網藝術鑒賞

人們喜歡在寫字台椅子後面挂一幅字,但有些人以“背字”爲忌諱。類似的忌諱,舊已有之,津門畫家劉芷清就遇到過:

有一個富商請劉芷清作菊花中堂一幅,由于其畫債較多,擱置多日,後屢次催促,于是用一天時間將畫繪就,沒想到這個富商竟將畫束之高閣。劉詢問其子,其子稱:“您所繪菊花甚妙,但家嚴以其數爲雙,不肯懸挂。”劉不解,其子解釋:“您畫了十朵菊花,是雙數,犯了‘孀居’之諧音。有時間,請您再補一朵或三朵,再爲裝裱。”劉聽之不禁自笑,繪畫多年,竟不懂有此忌諱。

有一次,劉芷清爲人畫富貴圖,作五色盛開的牡丹。友人提議,再作幾朵含苞未放之花。劉稱章法已密,無法再添。友人說此畫讓人不樂也,因爲富貴不能完全盛開,“須尚存未開者,作繼續不斷之意”。劉不禁慨歎:書畫本文人韻事,無所謂禁忌。而今世俗多有忌諱,讓畫家束手無策。

 

發布時間:2021/12/15 16:19: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6    45    4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