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画之忌讳

曲振明

 

人本网艺术鉴赏

人们喜欢在写字台椅子后面挂一幅字,但有些人以“背字”为忌讳。类似的忌讳,旧已有之,津门画家刘芷清就遇到过:

有一个富商请刘芷清作菊花中堂一幅,由于其画债较多,搁置多日,后屡次催促,于是用一天时间将画绘就,没想到这个富商竟将画束之高阁。刘询问其子,其子称:“您所绘菊花甚妙,但家严以其数为双,不肯悬挂。”刘不解,其子解释:“您画了十朵菊花,是双数,犯了‘孀居’之谐音。有时间,请您再补一朵或三朵,再为装裱。”刘听之不禁自笑,绘画多年,竟不懂有此忌讳。

有一次,刘芷清为人画富贵图,作五色盛开的牡丹。友人提议,再作几朵含苞未放之花。刘称章法已密,无法再添。友人说此画让人不乐也,因为富贵不能完全盛开,“须尚存未开者,作继续不断之意”。刘不禁慨叹:书画本文人韵事,无所谓禁忌。而今世俗多有忌讳,让画家束手无策。

 

发布时间:2021/12/15 16:19:00,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6    45    4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