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庭教育中不可忽視的心理暗示

 

爸爸:“喝中藥苦不苦啊!”

兒子:“嗯…味道還可以,不苦。”

爸爸:“真勇敢!”

兒子:“我要是不勇敢,(藥)就苦了。”

過去三個多月的時間裏,一到吃藥的時間,孩子總是嬉皮笑臉地跟我藏貓貓,或者故意答非所問,本能地去逃避喝藥,但最後還是會欣然喝下。

在大人眼裏那個“愛”喝藥的孩子,其實在用自己的方式說服自己喝下那杯苦苦的中藥,自我暗示自己是勇敢的人,再苦的藥也能喝下,因爲勇敢的孩子不怕苦。

01暗示,就像一把“雙刃劍”

生活中的暗示,最廣爲人知的非廣告莫屬。

從耳熟能詳的農夫山泉的“有點甜”,到雀巢咖啡的“味道好極了”、紅牛的“困了累了喝紅牛”,都成功地利用心理暗示爲自家的産品贏得缽滿盆滿。

暗示是指,人或環境以非常自然的方式向個體發出信息,個體無意中接受了這種信息,從而做出相應的反應的一種心理現象。

巴甫洛夫認爲,暗示是人類最簡化、最典型的條件反射。

然而隨著研究的深入,人們發現暗示就像一把“雙刃劍”,它可以救治一個人,也可以毀掉一個人,關鍵在于接受心理暗示的個體自身如何運用並把握暗示的意義。

02信息錯位的暗示

暗示除了被人們刻意用在商業活動外,更是不動聲色地存在于我們的生活,在我們的周圍發揮著作用。尤其是比成人更容易被暗示的兒童群體中。

剛學會走路的小豆,踉踉跄跄地興奮地在小區門口平地上橫沖直撞,媽媽緊跟後面一秒都不敢移開視線。這時小豆被地上的一顆小小的石子絆倒了。小豆轉頭找媽媽,而媽媽早已伸手抱起他,用一種緊張裏帶著責備的語氣說:“我讓慢點慢點你就不聽,摔倒了吧,還是讓我抱著吧。”

小豆本來興奮地探索著這個世界,而媽媽的反應告訴(暗示)他,我讓媽媽生氣了。

小奇馬上要上小學了,爸爸帶著做口算,可是10以內加減題總是算不明白。開始還算有耐心的爸爸,已經忍不住了,在書桌旁走來走去,語氣也越來越高,氣氛開始凝重,孩子更是緊張地一道題也算不出來,爸爸終于忍不住脫口而罵:“你笨啊,這麽簡單的題都算不出來。”

小奇是真的算不出來,可從爸爸的反應中感受(被暗示)到,這麽簡單的題都不會,我是真的很笨。

哥哥喝水時灑了一點水,小土豆看見了本想跳過水漬,沒成想剛好踩上去摔了個屁墩,膝蓋還碰到餐桌。小土豆強忍著疼站起來,卻聽到姥姥咯咯地笑,頓時哇的哭了起來。

小土豆在姥姥的“嘲笑”中獲得的暗示是,我連水漬都跨不過去,我太沒用了。

從此,勇敢的嘗試,被孩子誤解爲是不應該去做的事情;遇到的難題,成爲了孩子貶低自己的“事實”依據;無心的失誤,讓孩子感到擡不起頭的恥辱。

而這些感受(暗示)是孩子們用自己仍未發展成熟的認知水平水平給大人的言行賦予意義而獲得的。

有時候,信號發送者的本意不重要,信號接收者的解讀才重要。孩子們所接收到的信息,肯定不是大人想要表達的內容,但卻符合孩子們當前所處階段的認知水平。

這種錯位的暗示,如生活中偶爾發生,倒也不會影響孩子的心智發展,但若成爲生活中的常態,那麽就像溫水煮青蛙,對孩子的心智和人格發展産生影響巨大。

03暗示的力量

孩子與家長之間的互動中充滿了各種暗示,大部分非家長本意的錯位的暗示,影響著孩子的人格發展。

家庭教育的靈魂是人格教育。人格健全的人,能處理好與人之間的關系,也能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還能認識和接納自己。

人格(personality)是指個體在對人、對事、對己等方面的社會適應中行爲上的內部傾向性和心理特征。表現爲能力、氣質、性格、需要、動機、興趣、理想、價值觀和體質等方面的整合,是具有動力一致性和連續性的自我,是個體在社會化過程中形成的獨特的心身組織。

在當前普遍的家庭教育中,對能力培養的重視程度遠超過其他的人格表現,還抑制孩子的需要,抹殺孩子的興趣,幹涉孩子的理想,傳遞歪曲的價值觀,等孩子長大後也許能做好事情,卻做不好自己。

從小沒有體驗過被理解的感受、被鼓勵做自己過的人,成年後依然會感受不到被理解是怎樣的感覺,也不會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麽。

家庭環境是人格發展的主要影響因素,除了家庭的經濟背景,成員數量等相對客觀因素外,最主要的還是與主要撫養人之間的互動方式,以及主要撫養人的人格發展水平,對孩子的人格發展起著決定性作用。

然而,成年人在與孩子的互動過程中,始終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做什麽嗎?

04暗示的傳承

“成人非常難以認識自己,認識其情緒産生的原因,認識自己的喜怒哀樂。”——阿德勒

造成成人在認識自己方面無知的原因,恰是他們在成長期間所獲得的無數個信息錯位的暗示。卻又因這樣的無知,在與孩子的互動過程中,繼續傳遞錯位的信息,使孩子宿命般的傳承對自己認識的無知。

我們的交流和互動,背後傳遞著情緒,而成人無法意識到自己的情緒狀態,就無法准確傳遞信息,也就與孩子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

當處于關系中弱勢群體的孩子在與父母的互動中被無法消受的情緒所淹沒時,爲了不那麽難受,讓自己專注在怎樣才能讓父母滿意的事情上,逐漸放棄自己的需求和想法。

但父母自身對真實自己的認識不足,外顯的言行常常矛盾和混亂,作爲孩子又怎能真正了解他們呢?結果是孩子繼續傳承矛盾和混亂長大成人。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但凡事都不是絕對的,自我的覺察何時都不晚。

記得小時候,我因內火重也長期喝中藥,而記憶中每次喝藥都是一種痛苦的體驗。媽媽或者姥姥端來一碗湯藥,我就得立馬喝下去,更不能提要求加糖。因爲,我認爲(被暗示)自己若不聽她們的話,就是不乖的孩子,她們就不愛我了。

再看兒子,他可以在喝藥前逃避一小會兒,還可以提要求加糖,最後想象著自己是勇敢的勇士喝下藥。他並沒有在吃藥這件事上認爲自己不聽話大人就不愛他了。

不好好吃藥就不會被愛的暗示已消失,繼而産生我很勇敢的自我暗示,從而心甘情願喝藥治病。將喝藥的需要、動機回歸到孩子自身的治病需要,並沒有跟父母的愛混淆在一起。

這種變化主要依賴于這麽多年我在自我覺察方面的努力,克服思維、認知、行爲上的慣性,抽絲剝繭般梳理自己的思維模式、言行模式,看哪些是從過去原生家庭中傳承下來的,哪些是對自我認識的基礎上建立的。

唯有了解真實的自我,才能看到真實的孩子,從而陪伴和見證孩子的成長,看他破繭而出,終將也成爲真實的自己。

 

發布時間:2021/11/8 13:12:00,來源:科普天津云

我有話說

book 生活窍门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