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國諱與家諱

趙耀雙

 

陸遊《老學庵筆記》卷五記:“田登作郡,自諱其名,觸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于是舉州皆謂燈爲火。上元放燈,許人入州治遊觀。吏人遂書榜揭于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由此便有了“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之說。這是個典型的避諱例子。避諱是我國古代特有的一種風俗和曆史現象,史學家陳垣先生說“民國以前,凡文字上不得直書當代君主或所尊之名,必須用其他方法以避之,是之謂避諱”。(《史諱舉例·序》)

避諱主要分兩類,一類稱爲國諱,一類稱爲家諱。國諱,主要是避皇帝本人及其父祖的名字。因爲皇帝的至高無上,所以國諱在封建社會也是人人必須遵奉的。地名犯諱要改地名,人名犯諱要改人名。如漢文帝名恒,于是把恒山改爲“常山”。奔月的“姮娥”改名“嫦娥”。還有避諱改姓氏的,北宋政治家文彥博,其祖本姓“敬”。五代時,曾祖父爲避後晉高祖石敬瑭諱,改姓“文”,後漢時恢複姓“敬”。北宋時,由于趙匡胤的祖父叫趙敬,于是再改爲“文”姓。此外還有改物名的。我們常吃的山藥,本來叫薯蓣,因唐代宗叫李豫,避諱改爲薯藥。北宋時又因宋英宗諱曙,于是改爲山藥。

封建時代,這種國諱具有法的性質。有的人還由于犯諱丟掉性命。朱元璋出身貧苦,少時做過和尚,又參加過農民起義,因此諱光、諱僧、諱賊。據《閑中古今錄》,杭州教授徐一夔寫賀表裏有“光天之下”“天生聖人”“爲世作則”等語,朱元璋看罷大怒,說“生者僧也,以我嘗爲僧也,光則剃發也,則字音近賊也”,遂斬之。由此可見統治者對國諱的掌握,到了非常殘酷的地步。

除國諱外,還有一種家諱。家諱就是在日常言談或行文用字時,要回避本人的父祖以及長輩的名字。如司馬遷父親名談,在他寫《史記》時,就把漢文帝時的趙談寫爲趙同。蘇東坡的祖父名序,故而蘇洵稱序爲引,蘇東坡改序爲敘。由于家諱沒有國諱那樣“神聖”,因此人們避家諱一般只是在言談行文中,臨時避開與父祖名相同的字,而不會也不可能去改地名、物名、姓氏等。

比較嚴格的避家諱可以做到某種食物、器物的名稱如與父祖名字相同,即不去吃它、用它。據《宋人轶事彙編》,北宋名臣劉溫叟的父親名嶽,他便終身不聽音樂。徐積因父親名石則“終身不用石器,行遇石則避而不踐”(《宋史·徐積傳》)。這些都是本人在規避,如有外人不經心提到諱字,一般不會計較。但也有個別反應強烈的,《世說新語·任誕》記王忱一次到桓玄家做客,桓設酒款待,王因剛剛服用過五石散,不能吃冷東西,就命左右溫酒。“桓乃流涕嗚咽……因謂王曰‘犯我家諱,何預卿事!’”原來,桓玄的父親叫桓溫,王忱的溫酒犯了桓溫的名諱,于是桓玄給王忱來個下不來台。

 

發布時間:2022/6/23 12:27: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46    45    4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