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心回歸 愛回家 樂享“夕陽紅”

正清和

 

邬阿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人,1947年生人,曾是一名企業員工。退休後,邬阿姨原本可以樂享晚年,卻被“法輪功”蠱惑24年,一度癡迷不悟。

2021年夏天,74歲的邬阿姨終于醒悟,看清了“法輪功”的邪教本質。那一刻,她老淚縱橫,無比悔恨,痛斥“法輪功”頭目“李洪志”就是騙子。如今,邬阿姨終于回歸了“夕陽紅”的好日子。

退休那年,家庭變故,被人撺掇一起練功

1997年,50歲的邬阿姨從企業退休了。丈夫還在國企上班,兒子已經參加工作,邬阿姨期待著兒子娶媳婦、抱孫子,日子很有奔頭。

天有不測風雲,那年秋天,丈夫在家中突發心梗去世,一道晴天霹雳,給邬阿姨剛剛開始的退休生活蒙上痛苦。兒子跑運輸,經常出差,很少在家。邬阿姨一個人經常以淚洗面,無法名狀、無法承受的精神之痛充斥著全身。

就在這個時候,邬阿姨的一位多年同事李阿姨經常到家裏噓寒問暖,對邬阿姨異常關心。她鼓動邬阿姨一起練習“法輪功”,聲稱練功不僅能強身健體,還能治病消災,而且一人練功全家平安。原本對這些不感興趣的邬阿姨,在李阿姨的撺掇下,以爲練一練打發時間,也沒什麽壞處,于是練了起來。

慢慢地,邬阿姨逐漸入迷,陷入“法輪功”的泥潭不能自拔。她把“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視爲珍寶,家中牆上貼著多張李洪志畫像,仿照李洪志的動作“打坐”,天天讀“經”,日日練功。邬阿姨不僅在家裏練功學法,還和一群“同修”外出練功,把“法輪功”當成退休生活的全部。

癡迷不悟,追求“圓滿”,渾渾噩噩兩度違法

在“法輪功”的精神控制下,邬阿姨很快脫離了正常生活。她瘋狂地崇拜李洪志,把“法輪功”的歪理邪說視爲真理,錯誤地認爲“法輪功”所謂的“真善忍”“做好人”才是生活真谛,對李洪志所謂的“消業”“長功”“上層次”,最後進入“天國世界”等邪說深信不疑。

1999年,“法輪功”邪教組織被國家依法取締。邬阿姨身邊很多人在政府的教育下,紛紛與“法輪功”決裂,回歸了正常生活。而邬阿姨內心對此無法接受,依然躲在家裏癡迷“法輪功”,還時不時與幾個同樣深陷其中的“同修”一起偷偷摸摸交流練功。

2001年,“同修”鼓動邬阿姨一起去北京“正法”,因爲師父李洪志說進京“講真相”能成爲“大法弟子”中的精英。爲了所謂的“長功力”,爲了所謂的“圓滿”,邬阿姨沒有絲毫猶豫,義無反顧地到北京參加所謂的“正法”修煉。這一次“正法”,邬阿姨觸犯了國家法律。

受到法律懲處後,邬阿姨對“法輪功”依然抱有幻想,認爲這一年是師父李洪志對她的考驗,是給她“長功”的好機會。她仍然把追求“圓滿”視爲自己的人生目標。

2010年,爲了可以到達那個所謂的全是金子的天國世界,邬阿姨帶著大量“法輪功”反宣品出門“講真相”,在多個小區張貼反宣品,向多人宣揚“法輪大法好”,被群衆舉報。再次被公安機關抓獲的時候,她還在癡信李洪志所謂的“我的法身無處不在,定會保護每一位練功人”,錯誤地認爲李洪志可以讓自己逃脫法律的懲罰。

深受其害,影響家庭,兒子離家親情不在

2014年,兒子把邬阿姨接回家,懇求母親不要再相信“法輪功”。邬阿姨非但沒有回應兒子的請示,爲了追求“法輪功”所謂的“放下一切,方能圓滿”,她居然提出斷絕母子關系,讓兒子不要耽誤自己升入“天國”。她仍然固執地認爲這一切都是“法輪功”對她的考驗,而自己距離“天國”又進了一步。

備受打擊的兒子遠赴他鄉務工,不再過問母親。

這麽多年來,兒子一直都特別反對邬阿姨練習“法輪功”。女孩子都不願意嫁給有“法輪功”信徒的家庭,兒子多次戀愛都是因爲母親相信“法輪功”邪教而未能繼續。早在2000年,前女友就因爲得知邬阿姨相信“法輪功”,斷然提出分手,不願意再交往。現如今,兒子已經四十多歲,仍然單身未婚。

兒子離開後,多年來,各級政府沒有放棄邬阿姨,想方設法地幫助她。爲了解決邬阿姨的吃飯問題,社區把邬阿姨納入居家養老,每天安排專人把熱乎乎的飯菜送到家裏。邬阿姨只要有個頭疼腦熱,衛生院的醫生就會上門看診,跟蹤治療。

可是,邬阿姨不理解大家的苦心,她就像是被“法輪功”勾了魂,聽不進任何人苦口婆心的勸說,偏執地認爲只有修煉“法輪功”的人才是“好人”,卻把這些真正關心她的人都當成敵人。

幡然醒悟,徹底回歸,樂享“夕陽紅”好生活

2021年3月,邬阿姨在家中暈倒了,被社區送進醫院治療。原來,邬阿姨患有高血壓,卻堅信“大法弟子”都不用吃藥,從來不吃藥。

社區反邪教志願者隊伍承擔起照顧邬阿姨的任務,把邬阿姨照顧得細致入微。漸漸地,邬阿姨不再排斥大家的溫暖和關心,與反邪教志願者們慢慢熟絡起來。

邬阿姨終于坦言爲什麽這麽多年堅持相信“法輪功”不離開。原來,邬阿姨並非沒有對“法輪功”産生過質疑,但她卻不敢不信“法輪功”。因爲“法輪功”習慣使用“報應論”要挾信徒,恐嚇信徒,編造“背叛‘法輪功’,必將受到懲罰、遭到報應”等歪理邪說,以此達到精神控制的目的,邬阿姨害怕自己脫離“法輪功”後會遭受“報應”,不得不違背自己的內心。

經過多方努力,政府和派出所找到了邬阿姨的兒子,反複的耐心調解,慢慢地緩和了他們母子倆的關系。兒子回到合肥工作,一邊悉心照料邬阿姨,一邊主動加入反邪教志願者隊伍,與大家一起幫助邬阿姨看清“法輪功”的真面目。大家的努力沒有白費,邬阿姨逐漸開朗起來,不再相信“法輪功”的鬼話。

2021年7月1日上午,邬阿姨與大家一起觀看建黨百年大慶電視直播。望著那些見證中華民族百年滄桑巨變的瞬間,邬阿姨由衷地感慨說道:“沒有共産黨就沒有新中國!”就在這一天,邬阿姨徹底醒悟了!

爲了減輕兒子的負擔,邬阿姨主動要求住進了養老院,與老夥伴們共同安享晚年,生活很是安逸。她現在唯一著急的就是兒子的婚事了,催促著兒子裝修房子,趕緊結婚,渴望抱孫子。

“夕陽紅”的日子有了新奔頭。

 

發布時間:2022/6/6 10:03: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歸社會
首页    62    61    6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