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淺析不同群體邪教信徒的心理成因

鄧珺

 

“邪”,顧名思義不正當、邪惡、怪異。跟“邪”扯上關系的都不是什麽好詞,例如“邪魔”“邪說”“邪教”等。那麽,邪教的成因是什麽?是什麽讓信徒如此依賴一個不被世俗大衆所承認的非法組織?是依戀、崇拜,還是歸屬感?

讓我們走進不同群體的邪教信徒,簡要探究他們成爲邪教組織追隨者的心理成因。

一、被“對症下藥”的老年人

我國于2000年進入到老齡化社會,此後,人口老齡化速度不斷加快,程度持續加深。據統計,2021年,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達2.6億人,占全國人口的18.9%。

老年人一直是邪教組織的目標群體,邪教組織利用老年人受教育程度低、情感空虛、社會“邊緣化”、經濟能力較差的弱點,以感同身受的姿態出現,到老年人家中“講經布道”,並且通過“噓寒問暖”、送禮等小恩小惠讓老年人覺得被關心關懷。邪教組織利用一些“空巢”或“類空巢”老年人的情感需求,讓已加入的老人繼續招徕其他人入教,形成傘狀發展勢態。隨著年紀的增長,老人難免會有一些基礎疾病,而邪教針對老年人的死亡恐懼和迷信心理,宣稱“信教能長壽”“不用去醫院也能治病”“練功打坐就能無病無痛”。通過強烈的心理暗示,有些老人覺得自己的病情得到控制,身體也越來越有勁。其實,這些都是邪教組織的心理騙局。現代醫學分析認爲,老年人易得的冠心病、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其實跟生理遺傳、個性特點、社會心理等因素密切相關,邪教通過誇大功法的神奇效果影響老年人的心理判斷,強化對教主頭目的個人崇拜,宣揚教義,從而身心均産生對邪教的渴求和依賴。

俗話說:“心病還要心藥醫”,被蒙蔽的老年人認爲自己的“心藥”要靠“信教”(邪教)才能治病,其實這只不過是邪教組織對他們“對症下藥”的一種方式罷了。

二、“想要被關注”的青少年

隨著人們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邪教的欲望也越來越強,開始將青少年當成的主要“獵物”之一。很多人覺得自己接受了高等教育,不會被邪教的歪理邪說所蒙騙,並且很難相信現代社會還會有人相信邪教。其實不然,家庭教育缺失、同輩壓力等使得一些青少年們的世界觀相對較爲脆弱,情感的長期壓抑導致他們承受挫折的能力較差。邪教組織利用青少年想要被關注、被愛護的心理特征,采取“糖衣炮彈”、蠱惑誘騙等各種手段進行精神控制,使他們遠離朋友或家人,抑制他們的個性發展,降低個人判斷力,成爲他們的情感支撐,使他們潛移默化接受邪教的歪理邪說,進而誘導他們進入邪教,從而對邪教形成依賴心理,對離開邪教組織産生恐懼。

與此同時,互聯網已成爲青年人接收新鮮資訊、交流思想、休閑娛樂的重要平台,也是與外界溝通、交流和自我發展的重要渠道。邪教利用互聯網宣揚宿命論,招募信徒。例如,邪教組織把自己的歪理邪說和青少年喜好的星座運勢、占星術結合起來,在互聯網上傳播,吸引意志力不堅定、沒有辨識能力的青少年,甚至教唆他們違法犯罪。

三、“邪教家庭”中的“邪二代”

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組成單位,也是孩子的第一個“學校”,家庭環境對孩子的性格成長、“三觀”定型都有著重要的影響。一個從小生活在涉邪家庭裏的“邪二代”,面對癡迷邪教的家人們,身心必然會受到影響和傷害。最爲可怕的是,涉邪家庭成員往往會通過宣揚“教育無用”“讀書無用”等歪理邪說來影響孩子,甚至唆使他們辍學。隨著孩子的正常思維能力漸漸被邪教歪理邪說擠占消失,社會交往能力缺失,人格日益扭曲,他們也會漸漸地走上家庭化犯罪道路。愛利克·埃裏克森(ErikHErikson)是美國精神病學家,也是著名的發展心理學家和精神分析學家。他表示6至11歲的兒童在性格發展中最容易導致孤僻偏執的缺陷。

不管是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的女童劉思影,還是山東招遠邪教殺人案裏的張航,都是涉邪家庭長期荼毒扭曲下的犧牲品。邪教組織把家庭變成地獄,把家人變成“惡魔”,把兒童變成“魔童”,大多數涉邪家庭成員因此“走火入魔”,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飛升得道”,于是不再努力工作學習,從而造成自身生活的悲劇。

對不同群體的邪教人員心理成因的分析,只是找尋破解邪教侵害有效途徑的第一步,只有科學把脈、找准症結才能真正做到對症下藥,才能使反邪教工作達到理想效果,讓被邪教蒙蔽裹挾的人們早日清醒,脫離邪教,回歸正常生活。

 

發布時間:2022/6/24 9:5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溫床
首页    35    34    3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