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沾染“全能神” 終成殺人犯

屹東

 

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麥當勞餐廳裏發生的命案震驚了國內外。案發後,經過公安部門的偵查、檢察機關的審查起訴,最終于2015年2月2日,凶犯“全能神”信徒張帆、張立冬被依法執行了死刑。多年後,當我們再次對血案背後的來龍去脈進行分析、弄清緣由,靜心思考,不難發現“全能神”邪教組織猙獰的面目。而原本天之驕子的女大學生張帆,因參與邪教“全能神”,最終一步步淪爲了殺人犯。

不可自拔

小時候的張帆很乖巧懂事,聰明能幹,2008年從中國傳媒大學學校畢業。2007年1月,張帆在家門口撿到一本介紹“全能神”的小冊子,後逐步陷入“全能神”邪教。2009年夏,她多次參加呂迎春在山東招遠“全能神”聚會上的講課。後來,張帆又將“全能神”介紹給了父母、妹妹和弟弟。當年秋天,爲了信“全能神”方便,張帆舉家搬到了招遠定居。

“全能神”是由原“呼喊派”骨幹趙維山于1989年創立的。它打著基督教的旗號,散布歪理邪說。“全能神”組織要求信徒獻身組織,鼓吹“傳得越多,將來就可進天國”。此案中張帆大學畢業,本有大好的前途。可是,因爲偶然的機會信奉“全能神”,癡迷深陷下去,被天國的謊言混淆了正常的思維和情感,放棄了一切。在張帆的世界中,只有“全能神”,她不但自己信,還要傳給家人,結果其父母親人都紛紛陷入邪教的泥淖。

喪失人倫

隨著張帆與呂迎春的交流增加,她的精神發生著更大的變化。她通過跟呂迎春交流,回憶往事,越回憶越覺得她母親過去在中間挑撥她跟父親、弟妹之間的關系。慢慢地,母親陳秀娟成了她眼中的第一個“惡靈”。“我們發現了神的旨意,我媽是‘邪靈’,是‘惡靈之王’。”爲了讓父親遠離母親,她鼓動張立冬將其過去的情人張巧聯找來,讓他父親和張巧聯一起生活。“我覺得他們倆才是夫妻,呂迎春給他倆起了新靈名,我爸叫亞當,張巧聯叫夏娃。”

其實,“全能神”組織一方面宣揚信教能治病,鼓吹“萬教歸一”“守聖潔”;另一方面,癡迷者迷失自己,自我麻痹嚴重,並且思想頑固不計後果,以爲這樣就是所謂“神家”的生活了。如果與誰産生矛盾或者看誰不順眼,就把這個人作爲“假想敵”,作爲“惡魔”除之而後快。張帆把親生母親看作邪靈,丟掉了人性間最純真的母女情,變得麻木凶狠,滿腦子都用惡毒的詞語形容母親,失去了最基本的倫常,讓母親飽受痛苦的煎熬!

絕對控制

“全能神”具有嚴密的組織結構,分教主、祭司、教會、分會、小會等,呈金字塔式的結構模式,內部組織體系十分嚴密,所有信徒必須無條件聽神的話,不准質疑,不能分析,也不能研究神的話。每個地區根據自己的情況做出工作安排。在張帆所在的“全能神”組織裏,她和呂迎春職務最高,她們都自稱“神自己”,其父親、妹妹、弟弟、張巧聯都屬于“祭司長”。“5.28”案發當天,張帆聽到被害人吳碩豔拒絕提供聯系方式時,說了“有病”兩字,她覺得自己又遇到了“邪靈”。于是,她舉起身邊的椅子,向吳碩豔砸去,並以上級的身份,要求同伴消滅“惡靈”。行凶者張立冬後來說,“因爲‘長子’(大女兒張帆)說受害者是惡魔,讓他們把這個‘惡魔’除去,一定要打死!”因爲張帆父親張立冬視其女兒爲“神”,必須服從!所以罪惡隨時可能從某一級“神”開始産生,信徒卻成了無辜的幫凶。

殺人害命

張帆始終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她說你們世俗社會怎樣怎樣,我們靈界怎樣怎樣。”關于殺人,張帆認爲自己肩負著神的職責,她覺得,殺死“惡靈”,是她義不容辭的責任。就算獲刑後,仍然聲稱:“判死刑了,我們也不會死”。生存權,是最爲核心的人權。人權尚不能保障,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可見,招遠血案“全能神”凶徒奪人性命,踐踏人權絕非偶然,張帆只是邪教“全能神”一個可恨又可悲的犧牲品,歸根結底是邪教教義扼殺了其正常生活軌迹,讓原本有著錦繡前程的大學生,一步步走向了犯罪道路,成爲社會的公敵!

以管窺豹,像“全能神”這樣的邪教都是禍國殃民的一丘之貉。“法輪功”“華藏宗門”“門徒會”等邪教組織誘騙信徒,公開與法律對抗,謀財害命,做盡違法犯罪的惡事。我們只有高揚法律武器,嚴厲打擊邪教組織,消除邪教“惡之花”滋生的土壤,讓人們遠離邪教之害,才能過上幸福安康的生活。

 

發布時間:2021/6/4 17:1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4    53    5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