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心理暗示”效應與防範策略探究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誤入邪教的人群中,有相當高比例的人會強調自己信教後疾病好轉了,人生“心結”解開了,煩惱痛苦減輕了等,這些不同程度的良性身、心“體驗”,成爲他們相信邪教十分神奇的最初誘因和直接證據,進而愈加泥足深陷癡迷成瘾。在邪教歪理邪說的心理暗示(反複洗腦)下,最終難以自拔。本文用心理學方法探究邪教“心理暗示”效應,分析邪教心理暗示下被逐步改造,失去自我意識的過程及危害,探索用心理學方法教育轉化邪教癡迷者路徑。

一、心理學“心理暗示”及其效應

說起“心理暗示”,就不能不提心理學家伊凡·彼德羅維奇·巴甫洛夫(ИванПетровичПавлов,1849年9月26日-1936年2月27日)。蘇聯生理學家、心理學家、醫師、高級神經活動學說的創始人,高級神經活動生理學的奠基人。條件反射理論的建構者,也是傳統心理學領域之外而對心理學發展影響最大的人物之一,曾榮獲諾貝爾生理學獎。

心理學家巴甫洛夫認爲:暗示是人類最簡單、最典型的條件反射。從心理機制上講,它是一種被主觀意願肯定的假設,不一定有根據,但由于主觀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趨向于這項內容。我們在生活中無時不在接收著外界的暗示。比如,邪教所吹噓的“神迹”對人們的心理暗示(指向性誘導)並因此得到“想要的結果”的作用。

巴甫洛夫研究發現,心理暗示有積極作用、消極作用和無選擇性三大特點。如育齡婦女的假孕現象,想懷孕的強烈願望及焦慮的心理因素,破壞了人體內分泌功能的正常進行,尤其是影響下丘腦垂體對卵巢功能的調節,使體內的孕激素增高和排卵受到抑制,從而出現暫時閉經的結果,表現爲“假孕”。這是心理暗示中消極作用的典例。有的人早晨在上班前或出去辦事前習慣照照鏡子、整整衣服、理理頭。在積極心理暗示下,當在鏡子裏看到自己臉色不好,由于睡眠不好而精神有些不振,眼圈發黑時,馬上用理智控制自己的緊張情緒,並且對自己進行自我暗示:到戶外活動活動,做做操,練練太極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就會好的,于是精神振作起來,高高興興去工作了。這種積極的自我暗示,有利于身心健康(注①)。心理暗示第三個特點是其無選擇性。即暗示是潛意識對外界任何現象(包括聽到、看到的一切)以及任何顯意識行爲(也就是思考)的認同、接收和儲存。暗示不具有分辨力,無論有沒有反對的聲音存在,暗示都會産生效果。權威的暗示會出現良好的暗示效果,但沒有任何權威性的暗示(從你在街上看到的陌生的面孔到異端邪說等)仍然會産生暗示效果。權威性與暗示效果的好壞有關系,與暗示的有無無關。

科學家用這一心理學研究成果造福人類。而邪教則盜用“心理暗示”,給人們“植入”邪教意識,並使這種意識逐步“強大”到驅逐人們頭腦中的正常認知,把正常人改造成邪教的提線木偶。邪教心理暗示伎倆有:

1、對想治病不花錢的人。李洪志抛出“消業”邪說,胡謅大法弟子不會得病。感到身體不適,是其“業力”重,習練“法輪功”就是最好的“消業”。李洪志暗示“弟子”練功,身體就會朝好的方向發展,加上“師父”發功,身體就會好起來。一些人按照這個套路做,確實會出現身體好轉的迹象。其實這就是指向性(積極)心理暗示的結果,李洪志稱其爲“神迹”。“全能神”通過向人們心理暗示,“女基督”是耶稣“二次道成肉身”,是爲了來到人間“拯救人”。趙維山因此“捏造”了7個“神的化身”,自吹只有加入他的組織,就能逃避世界末日的災難。信徒都是在信神才能祛病保平安的心理暗示下,一步步陷入“全能神”魔窟。“華藏宗門”邪教如出一轍,吳澤衡自創“雙修”謬論,並不斷地通過語言和非語言的心理暗示方式,誘導女弟子“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有益女性身體”,用心理暗示誘使女性成爲其性玩偶。

2、“假病”現象。如一位婦女因丈夫突然在車禍中死亡,精神上受到強烈的刺激,悲痛得雙目失明。但經醫生檢查,眼睛的結構沒有病變,診斷爲心理性失明。用許多方法都沒治好。後來進行催眠治療,催眠師暗示她視力已經恢複,對她說:“我數五個數,數到第五個時,你醒來就能看見東西了。”催眠師很慢地數一二三四五,果真數到五的時候,病人醒來,發現自己的視力已完全恢複。再如魯迅筆下的祥林嫂,經人指點一切厄運皆源于晦氣重,捐了門檻經千人踏萬人跨,就會厄運全消,好運來臨。果然捐了門檻,就自感身、心好了許多,精神狀態好轉了。這實際上也是心理暗示的結果。心理暗示下的假病,讓那些不懷好意的邪教分子,有了神化自已的機會。如“全能神”“門徒會”的“奉獻”、“納祭”得“福報”獲拯救謊言,往往就因爲“奉獻”“納祭”後自感身體“好多了”——心理暗示下的良性意識反應。

3、選擇性解釋心理現象。選擇性解釋是指我們往往只接受對自己觀點有利的證據,並故意將有利證據誇大,以堅定自己的看法;對不利的證據則采取視而不見的方法,故意回避。人們之所以經常應用這種方法,是因爲這樣可以避免承認自己的錯誤,不必進行自我批評。這是典型的心理暗示效應,當人們一旦認定某些認識的正確性後,就再也聽不進不同意見了。他們只接受與自已認知相同的意見,並使之不斷強化,而對于不同意見,則視而不見。選擇性解釋則可以幫助逃避痛苦。當別人指出錯誤時,要面子、好強等心理也是一部分人不願認錯的重要原因。

中國曆史上太多的邪教神醫,帶出了更多的徒子徒孫們,尤其是諸如劉逢軍三根冰棍治癌症、張悟本綠豆一喝百病消,張宏堡坐聽功法治百病等,其奇葩處都是懂得選擇性解釋心理暗示並能將其發揮到極致的人。

可見,心理暗示用于邪教神醫,用來蒙騙大衆,騙取巨額錢財,對心懷不軌的人來說是水到渠成。

二、“心理暗示”探秘

對于心理暗示,《心理學大詞典》上是這樣描述的:“用含蓄、間接的方式,對別人的心理和行爲産生影響。心理暗示作用往往會使別人不自覺地按照一定的方式行動,或者不加批判地接受一定的意見或信念。”可見,心理暗示在本質上,是人的情感和觀念,會不同程度地受到別人下意識的影響。

1、心理學認識

人類是群居動物,在群居生活中,對實踐感知上升爲意識。其中被實踐證明是正確的那部分,成爲人類的共同財富。但人們的認識和實踐由于天賦和實踐的差異,就出現了群體的領袖與服從者的差別。多數人在群體中是從衆角色,即跟著領頭人做同樣的事。這種從衆心理,對群體與個體有著正向能量。使得群體中少數人善于思考而多數人只是依令而行。久而久之,就成了群體心理暗示的社會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心理暗示是心理學的中性詞,並沒有善惡之分。分辯其善惡的標准,在于應用者的目的性。

這裏先給出一個假設:人的判斷和決策過程,是由人格中的“自我”部分,在綜合個人需要和環境限制之後做出的。這樣的決定和判斷,我們稱其爲“主見”。一個“自我”比較發達、健康的人,通常就是我們所說的“有主見”“有自我”的人。實踐證明,這個假設是存在的,並對相關研究具有指導意義。當人們面對厄逆,或涉險境,或處于負面心理狀態,處于一種無力自救中時,總是渴盼奇迹,有時盡管這種奇迹是荒誕不經的,虛幻的,當事人也願意得到精神麻醉,得到暫時心理自慰。從心理學講,這就是一種心理暗示,更多情況下當事人甯願爲處在這種心理暗示中而付出代價(如爲了得拯救而奉獻自已的財富、明知從事“法輪功”活動會受到法律制裁而偷偷爲之)。

這種情況下,心理暗示的效應則與被施加者個體差異有關。心理暗示的成功,還需要一個必要的條件,那就是接受心理暗示者,必須存在著針對外來的心理暗示者的自卑。覺得自己不如暗示者、覺得暗示者比自己高明、自己應該向其討教、自己必須接受他的判斷、自己必須接受暗示者的影響,等等同向心理感受。其實,這樣的心理暗示作用,在本質上,就是用自認爲比自己強的別人的智慧、代替或者幹脆取代自己的思維和判斷。當然,這樣的自卑、自貶,以及對于暗示者的崇拜和能力的誇大,很少能被受暗示者意識到,這些心理過程通常都存在于潛意識。所以,心理暗示作用通常都發生在不知不覺中。而且,我們會發現,人們會不自覺地接受自己喜歡、欽佩、信任和崇拜的人的影響和暗示。

接受心理暗示,在某種程度上講,就是對個體意識和判斷的放棄。這可以使人們能夠接受智者的指導,作爲不完善的“自我”的補充。這是暗示作用的積極面,這種積極作用的前提,就是一個人必須有充足的自我和一定的主見,暗示作用應該只是作爲“自我”和“主見”的補充和輔助。積極暗示對于被暗示者的作用,就像是“畫龍點睛”。相反,消極的心理暗示,會葬送一個人的成長機會,使平庸者更加平庸,頹廢者更加不自信,“痛苦體驗”者加深“痛苦”,唯神論者更加相信不信神就會遭報應等等,進而産生恐懼、悲觀、棄生的念頭。這就是“法輪功”信徒自殺、自殘、“除魔”殺人的心理學解釋,其毒性可以用2900多具白骨來诠釋。心理暗示也是利用潛意識的作用原理,各種各樣的暗示,會被潛意識接收、影像、複制,然後選擇性放大、強化(注③)。而邪教瞎貓逮住死耗子,匪其知之,歪打正著而已,邪教本性使然。

2、現實佐證

心理暗示會激發潛意識,並不斷強化,對被心理暗示者産生決定性影響力。如“全能神”抛出的世界末日邪說、“法輪功”的地球爆炸邪說,對稍有點天體物理學知識的人來說,就是癡人呓語。而對于本身處于逆境挫敗感心理強烈的人,會使這種負面感知強化爲現實的恐懼,並做出尋求“全能神”等邪教庇佑的心理取向,使“全能神”等邪教拉人頭的圖謀得逞。

心理學認爲,人們都有一種傾向,即自覺或不自覺地維護“自主的”地位,不願意受別人的幹涉或控制。只是這種意識不夠強大,反抗不良心理暗示的能力弱小,難以抵擋不良心理暗示的得寸進尺。這就是人們心理的“自主”意識的一面。從這個觀點看,心理暗示的作用往往比直接勸說或指示或命令的作用大。還是以“全能神”爲例,爲了把人們的意識篡改成“全能神”意識形態,通過“吃喝神話”,占去人們幾乎是全部時間;信徒們在一起唱“全能神”歌曲,逐步加深對“神”的好感;信徒們之間不斷地“見證”所謂“神迹”,漸漸地頭腦中就全是“全能神”了。這種反複的“心理暗示”,腐蝕掉的是人們的自我意識,灌輸給信徒的是“全能神”邪說。如此反複、不斷強化、強加于人的做法,即使是正常認知的人都會被麻醉,變成沒有個人意志的行屍走肉;何況“全能神”拉人頭對象的精心挑選呢(注④⑤)?

三、邪教“心理暗示”危害

1、強化邪教消極指向心理暗示。心理學研究證實,心理暗示發揮作用的前提是自我的不完善和缺陷。那麽如果一個人的自我非常虛弱、幼稚的話,這個人的自我很容易被別人的“暗示”占領和統治。這種人的人格本身,就存在著嚴重的依賴傾向,甚至可以說,在這些人的潛意識中,就存在著接受暗示、接受控制、接受操縱的渴望和需要。

無孔不入的邪教,就利用了人們的這一心理缺陷。當一個人處在非常虛弱、幼稚的心理環境中時,會因此産生自卑和不安全感。他們的內心往往會通過幻想作用,制造各種神話,幻想著有法力無邊的神,可以接管他們、主宰他們的命運、爲他們帶來好運。邪教乘“需”而入,不斷地給人們見證“神迹”,歌唱神的“偉大”,如此反複,就把自個包裝“成”了“救世主”。而當面對這樣“強大”的“神”,自身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神”的需要就可以無限地得到滿足了。所以,那些沒有主見的人,那些人雲亦雲的人、那些依賴性比較強的人、那些比較幼稚的人、那些患了病或者遭受了精神打擊的人,往往容易成爲接受不良心理暗示群體中的一員。這些人更願意相信各種災難或神奇力量、神奇效果的迷信傳言。而造神者或者制造各種迷信傳奇者本人,要麽就是深谙人性弱點的超級騙子,要麽就是騙人、騙己的精神變態者,具有因爲變態而畸形發展的自我心理暗示和他人心理暗示的藝術。造神者和需要“神”來接管和奴役的群體,是一對相互需要的病態心理互補綜合體。兩種需要彙合到一起,就形成各種封建迷信、邪教現象滋生、肆虐的土壤和環境。此時,不良的消極心理暗示,就能大行其道了(注⑥)。

2、邪教心理暗示的虛幻性。心理暗示的基礎是脆弱心理特征,心理暗示作用的理論基礎是建立在虛假的幻想之上的。那些尋求心理暗示來支撐自己的人,實際上秉持對心理暗示的先入爲主的接受態度,這與施加心理暗示影響的人不謀而合。從這個意義上說,是被施加心理暗示者自身的懦弱表現“出賣”了自已,成爲邪教攫取“奉獻”的羔羊。在邪教心理暗示下,被施心理暗示者順從地不斷強化心理上的頂禮膜拜圖騰行爲,雙向産生加強的合力。事實上,容易接受暗示的人,從來就不是某種真正的信仰或宗教的虔誠的信仰者,因爲他們沒有自己的真正主見、他們不是自己的主人,什麽神奇、什麽能滿足他們的依賴需要、什麽流行,他們就會信仰什麽。因爲他們的心理感受受心理暗示的作用,處在變化中。這就是大多數邪教盡可能占滿被心理暗示者的思想空間,使之無暇他顧的真正用意(注⑦)。

3、邪教心理暗示不僅對人們的心理或行爲産生影響,還會引起人們的生理變化。許多生機勃勃的人,一旦知道自己患了某種疾病後(特別是“不治之症”如癌症等),精神立刻萎靡不振、臥床不起、不思飲食,病情迅速加重,甚至在短時期內死去,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就是由于心理暗示的緣故。瑞典一位老婦人只是患了感冒,但由于教堂牧師在一天內探望了她三次,因而懷疑自己是患了絕症。幾天以後,她便因精神崩潰而去世。這種心理暗示效應,給了邪教可乘之機。千裏之堤,潰于蟻穴。邪教對人們的心理暗示進攻,蓋出于此。太多的”法輪功”弟子得了病拒醫拒藥,聽從李洪志的“練功消業”說,認爲練“法輪功”會得到“主佛”的法身保護,師父爲其清理身體,自感身體好轉而耽誤了科學治療,往往因小病而喪命。因“法輪功”心理暗示奪命的案例多達1500多例!

4、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緒周期”,有時人們難免會陷入莫名的情緒低迷階段。邪教則是要抓住並放大這種“莫名的情緒低迷”。通過這一措施,可以強化被施心理暗示者的“痛苦體驗”。從而凸現邪教對人們的救贖作用,證明邪教的悲天憫人形象。邪教此時實際上就是一個趁火打劫者,一方面增加其痛苦感;另一方面又表現其安撫人們心靈的救世主形象,兩面討好。邪教給被施心理暗示者貼上失敗的“商標”,不斷強化其“我的能力實在不行”“我缺乏變通的技巧”“大家都不喜歡我”等等的負面認知,從心理上打倒自已。這時候邪教不失時機地表現其助人爲樂的“菩薩”、救世主神迹,就會俘虜很多人。這是邪教“們”秘而不宣的毒招,實踐中往往屢試不爽,一些人因此被蠱惑進邪教。

5、這就如一個被拐賣的人替人販子數錢一樣讓人驚歎。被不斷強化的心理暗示“洗腦”後的人們,實際上已經成爲沒有個人意識、腦子裏只有邪教唯此唯大。看來人們一旦被邪教心理暗示控制後,是非常可怕的。

壟斷、束縛信徒的思想,使之被限定在“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中,且癡迷到唯此唯上,唯此唯一,唯此唯大。把“法輪功”當作唯一“聖途”;據有關權威機構不完全統計,1999年前後被李洪志心理暗示精神控制的信徒達數百萬之多。他們在李洪志心理暗示下,幹出了很多違法亂紀之事。如“4·25”圍攻中南海事件、“1·23”自焚事件等針對政府公務人員的打、砸、掄、燒事件;1998年6月初,山東《齊魯晚報》被“法輪功”組織圍攻;1999年4月,天津師大教育學院和天津電視台被圍攻。“法輪功”組織在全國10多個省市制造了300余起“圍攻事件”,其中的黨政機關、報社媒體等部門成爲“法輪功”刻意圍攻的地方。攻擊我鑫諾衛星,插播其“法輪功”歪理邪說……其違法犯罪事件罄竹難書,令人發指。

李洪志就是爲了把弟子們的財統統變成自個的財,據爲已有。爲達此目的,李洪志還利用佛教的“因果輪回”,略加篡改,杜撰了“奉獻”得“福報”的邪說。信徒們越是“奉獻”,就越能得到李洪志的“法身保護”;“奉獻”越多,在輪界的待遇就越“升級”;“奉獻”越多,在地球爆炸時就越能得到“師父”的優先拯救?

受此蠱惑,從北京人張光政身上斂財47萬元,遼甯人楊麗紅、蔡美玲各被斂財47.65萬元……;香港林逸明甯願向李洪志“奉獻”百萬巨資,卻不願有病就醫,結果一命嗚呼。證明李洪志的“法身保護”、“地獄除名”全是謊言!李洪志通過心理暗示對弟子實施精神控制之惡毒,對普通人的障眼法,到此可窺斑見豹矣。

李洪志要信徒作行屍走肉,若不明其真實意圖,發表不同看法,就會被視爲“惡魔”“異類”,必殺之而後快。李洪志說:“大逆之魔就是該殺”!而李洪志“除魔“殺人的理由更是奇葩無比。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2日我國政府依法取締邪教“法輪功”組織以前,受李洪志“消業”、“上層次”、“圓滿”等歪理邪說的蠱惑,全國有1400多人因練“法輪功”死亡,其中136人自殺身亡;到2000年4月12日,因癡迷“法輪功”自殺、拒醫拒藥致死者達1559人,産生精神障礙者651人,殺人害命者11人,致殘者144人。近些年來,簡鴻章等60多名“法輪功”骨幹殒命;就連其妹夫李繼光也成了冤魂野鬼,癡迷“法輪功“致死案60多例。2900多弟子成了孤魂野鬼(注⑧)……

各種邪教,通過心理暗示的手段蠱財害命劫色圖鼎如出一轍;爲達目的不擇手段,什麽惡招、毒招、狠招,都無使用禁忌。此例在抛磚引玉,不再一一贅述。

四、防範邪教心理暗示毒害的對策

心理學研究證實,人百分之百是情緒化的。即使有人說某人很理性,其實當這個人很有"理性"地思考問題的時候,也是受到他當時情緒狀態的影響,“理性地思考”本身也是一種情緒狀態。所以人百分之百是情緒化的動物,而且任何時候的決定都是情緒化的決定。邪教正是看准人們的這一心理學特征,對其施加心理暗示手段實施控制,實現其罪惡目的。反邪教社會工作者就要以其人之矛而治其盾,同樣用心理科學成果來防範和應對邪教心理暗示對人們的毒害。

1、百年樹人——用唯物主義世界觀抵制邪教心理暗示

邪教說到底,是一種有毒的意識形,或者說邪教是意識形態裏的海洛因毒品。對于那些同樣有著嚴重的封建迷信色彩的人來說,邪教的歪理邪說與其有異曲同工的“知音感”,因此也容易接受其說教。從這個意義上說,對涉邪教民衆的教育轉化,還是要從給其意識形態“大掃除”著手,讓其建立馬克思主義“三觀”,當前就是從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上給力,使其擺脫邪教控制,重新融入社會。

在人類思想史中,馬克思第一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無神論建立了先進的世界觀,拿到了正確認識世界的金鑰匙——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第一次用政治學方法研究社會經濟問題,建立了剩余價值學說,奠定了無産階級價值觀;馬克思用哲學思維和勞動價值學說,第一次揭示了無産階級及其政黨的曆史使命,把爲全人類謀福祉作爲屹今爲止人類最崇高的人生觀。中國共産黨用建黨近百年的曆史告訴世界:馬克思主義不但是爲人類謀福祉最偉大、正確的思想,而且是帶領中華民族共圓強國夢的強大思想武器,更是世界前進的不竭引擎。

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以馬克思主義爲理論基礎,以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社會與自然的和諧發展爲目標,它既是和諧社會的重要特征,又是實現社會和諧的精神動力。從這個意義上說,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如一面照妖鏡,使邪教無處遁形。在現實生活中,當人們逐步看清了邪教看似溫柔實則血醒,包藏禍心企圖以邪圖鼎的嘴臉後,整個中華民族同仇敵忾。黨和國家從維護人民的福祉著想,以雷霆萬鈞之力,出重拳反邪教。取得了反邪教的初步勝利,維護了廣大人民群衆的根本利益。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場聲勢浩大的反邪教人民戰爭中,全國各族人民逐步認識到構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性,並以此思想武器爲利劍,指導反邪教取得一個又一個偉大勝利。

所以,反邪教要拿出百年樹人的信心和勇氣,不能指望一蹴而就。而應有打持久戰的思想准備。從重塑人們的正確“三觀”著力,將反邪教進行到底。一是反邪教應堅持正面教育爲主的原則。采取積極有效措施,使廣大人民群衆學習、理解和運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正確認識和分析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的新問題,化解矛盾,凝聚一切力量,克難奮進,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二是我們要從關愛弱勢群體的角度切入,潤物無聲,使其回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正確道路上來。要教育邪教癡迷者放棄不勞而獲的沒落思想,樹立講社會責任、講公平競爭、講誠信守約的新風尚,形成有利于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良好政策導向、利益機制和社會環境。三是在反邪教實踐中,要理直氣壯,高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偉大旗幟。用唯物辯證法和無神論,揭批邪教歪理邪說,使其反科學、反人類、反政府的本質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有利于人們認識和反對邪教。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辨別是非,用是否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爲這個時代人們的榮辱觀……(注⑨⑩)。

2、矢志不渝,不忘初心——用科學思維和方法抵制邪教心理暗示

邪教用心理暗示手段,不斷強化塞入人們頭腦中的邪教意識;進而反客爲主,占領被入侵者的意識形態。而實施心理暗示,則借助于大量的現代科技與信息技術手段。因此,面對邪教心理暗示對人們的荼毒,一是針對邪教“黑客”對我網站、服務器進行攻擊的現實,應建立一支高水平科技網警隊伍,網警、網監、平台運營商各司其職,通力合作,主動出擊,對境外邪教組織的網絡宣傳陣地如網站、電子雜志、論壇、服務器等進行強有力的攻擊,癱瘓其運轉基礎,對其進行反制。對其傳入國內的涉邪信息予以屏蔽,防範其對國內民衆之荼毒。二是加強網站、微博、微信公衆號等正能量宣傳,普及反邪教知識,抓好反邪教的主陣地建設。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占領思想文化陣地,使邪教無處遁形。三是反邪教工作要大力通過新聞媒體、視頻、報刊、網絡進行反複宣傳,要有專題電視欄目進行講座,讓人們通過電視、報紙提高對邪教的認識,特別要通過學校、研究所、校園、社區、企業、農村等大力宣傳邪教的危害性,讓大家像戒毒、戒賭、掃黃打惡一樣的提高警惕性。

開展形式多樣的宣傳,如利用科普畫廊、牆報宣傳欄、宣傳畫、宣傳案例、演出等形式;在社區街鎮舉辦的大型活動中,不時發放反邪教內容的扇子、紙杯、筆筒、撲克、鼠標墊、便利照明燈等等;把反邪教宣傳融入繪畫、標語、挂曆、民謠以及各類益智遊戲中,讓邪教無處進入,無處紮根,在群衆中“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讓信邪教人員“慕然回首,幡然醒悟”(注⑾)。

從賓館、汽車站、火車站、飛機場、旅遊勝地等公共活動場所切入,大力宣傳反邪教知識。要通過人民政府、社會團體等大力支持與協助創新反邪教宣傳形式。通過創新的形式使受衆在潛移默化中接受“遠離邪教,熱愛生活,崇尚科學,關愛生命”理念的教育(注⑾)。

3、普及心理科學知識,防範邪教心理暗示毒害

一是結合全國科普日、科普周宣傳活動,組織心理學專家和在校心理學研究生,走上街頭開展心理健康宣傳,接受過往群衆的科技咨詢。在社區、村組、集市等公共活動場所,設立反邪教知識和心理知識課程,如“個性與人格”“人的生理需要與滿足層次”“從衆心理的現象剖析”等,讓群衆在學習中認識自我,滿足群衆消除心理困惑的不同需求,在生活中確立起健康的心理意識。自編反邪教文藝節目,組織文藝小分隊進社區,舉辦專場反邪教文藝宣傳演出,讓群衆在健康娛樂活動中接受教育,用樂觀向上的生活方式調整心理空間。編發心理科普叢書,專題收集心理方面的科普知識,發送群衆學習。發揮各級反邪教協會作用,制作、播放反邪教知識專題電視片,揭露邪教的邪惡面目,增強群衆抵禦邪教異端邪說的意識。發揮各級反邪教協會來自民間,比較接地氣的優勢,以反邪教協會志願者隊伍爲骨幹,深入社區、機關、學校、集鎮、工廠等民衆聚集地,進行邪教科普活動。

二是對邪教心理暗示毒害進行廣泛宣傳。爲群衆傳授心理調適方法,解析心理異常現象,並以互動方式,現場解答聽衆的提問,讓群衆了解心理問題産生的原因及表現,消除群衆心理困惑,提高群衆承受和應對挫折的能力。強化心理教育載體,增強群衆心理防範能力。加強預警系統建設,構建社會心理支撐體系。建立基層科普隊伍。結合科協系統的"一站一欄一員"基層組織建設,重點抓好基層科普員的業務培訓。建立以心理學專家爲主力、多學科專家組成的科普宣講團,深入基層舉辦心理科普和反邪教知識專題講座,以系統的理論知識教育人、引導人。

三是開展共建無邪教社區、村鎮、學校、機關、家庭等豐富多彩的推進活動。由政法委牽頭,公、檢、法、司大力推進,各級反邪教協會、反邪教志願者組織等社會廣泛參與,簽訂共建無邪教單位(團體)協約,明確提出共建無邪教示範單位(團體)的形式、內容和要求。幫助相關單位(團體)建立以學術團體、社區組織、科普志願者爲主體的反邪教宣傳教育隊伍,尤其注重與宗教界的宣傳合作,宣傳宗教與邪教、迷信與信仰的本質區別,發揮宗教在反對邪教鬥爭中的釜底抽薪作用。做到反邪教全覆蓋,無“死角”,使邪教沒有生存空間。(作者系研究員、高級工程師)。

參考文獻:

注①:360百科:巴甫洛夫

https://baike.so.com/doc/5397667-5635007.html

注②:最具誘導性的心理學效應,每個正常人都是精神病?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67256482644349

注③:360百科:心理暗示

https://baike.so.com/doc/5432153-5670448.html

注④:郝濱:催眠與心理壓力釋放(M)安徽人民出版社

http://book.nlp.cn/show/cmyxlylsf/index.html

注⑤:柳隨風:邪教的得寸進尺效應中國反邪教網

http://www.chinafxj.cn/xlzs/201712/14/t20171214_5585.shtml

注⑥:嚴防邪教利用消極潛效應語言的暗示

http://hs.hebei.com.cn/system/2019/04/08/019565423.shtml

注⑦:迷信行爲的心理安慰效應解析

http://www.chinafxj.cn/xsyj/201906/18/t20190618_21739.shtml

注⑧:秦如劍:邪教破壞高考意欲何爲中國反邪教網

http://www.chinafxj.cn/qmst/201906/06/t20190606_21528.shtm

注⑨:秦如劍:簡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反邪教中的理論指導地位

http://www.baotaqu.gov.cn/info/1534/31378.htm

注⑩秦如劍:試論馬克思主義哲學在反邪教中的理論核心地位中國反邪教網

http://www.chinafxj.cn/xsyj/201901/02/t20190102_15828.shtml

注?秦如劍:簡論發揮現代科技反邪教利劍作用

 

發布時間:2020/5/8 15:08: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