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司马南就“法轮功”攻击卫星指出:

邪教和恐怖分子是一丘之貉

【正清网】2002年09月29日

 

主持人林白:晚上好,今天的嘉宾是以反邪教、反伪科学而著称的司马南先生,您对这次法轮功攻击卫星事件有何看法?

司马南:法轮功要通过扰乱人心达到目的,而以往的做法都没有奏效,现在他们试图使用杀伤性的做法,用违背人类游戏规则的方法进行破坏,说白了就是狗急跳墙。

LOVE7195:您认为法轮功会不会逐渐成为恐怖主义?

司马南:有这种可能,法轮功刚开始时只是集会、散发传单、打电话宣传他们的主张。后来利用IP技术进行骚扰,然后是攻击卫星。他们还在东北阴谋对对铁路动手而没有成功,他们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现代社会非常脆弱,如果法轮功分子模拟恐怖分子的行为实施破坏行动,会造成巨大的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的损害。所以我提醒有关部门提高警惕。

就鑫诺卫星遭受法轮功分子袭击的事情来说,如果没有人制止,如果其他的组织仿而效之,全球会出现什么局面可想而知。法轮功的行为和恐怖分子的行为其实是一样的,从思想动因来分析,恐怖分子也有自己的逻辑,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于是就不顾平民的生命安全,这跟法轮功有什么区别,本质上是就是邪教。邪教和恐怖分子是一丘之貉,日本的真理教已经给我们做了最好的注释。

林白:我国有关部门已经测定法轮功攻击卫星的发射源在台北地区,您怎么看?

司马南:虽然我们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台湾当局直接介入此事,但如果同样的事情连续发生,那么台湾当局对此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知道,1999年2月台湾当局颁发了台湾卫星电视法,依据这个法案,台湾的卫星电视装置包括卫星信号都是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破坏的。人同此理,人同此心。台湾的电视信号有法规保护,难道能够允许从台湾地区破坏大陆的电视信号吗?

本来两岸关系现在就处在僵局,现在有人又利用台湾地区的设施,在台湾特别是台北地区发射信号,攻击大陆的商业卫星,这种做法无疑使两岸关系雪上加霜。2000年台独分子吕秀莲曾公然参加法轮功活动,两个月前法轮功分子在台湾地区搞了一个烛光晚会,一些的台湾头目到场祝贺。也许台湾有个别人以为这样可以对大陆构成伤害,而对他们自己没有伤害,我劝他们从长远看问题,不要短视。

林白:不要养虎成患。

金粉世家: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反伪科学的事业的?

司马南:我真正下定决心,公开跟这些伪科学做斗争是1990年的8月10号。那一次在北京科学会堂,有科普研究所组织的理论研讨会,我在那次会上扮作一个气功大师,表演了一些特异功能,然后拆穿这些把戏。这件事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关注。我不允许有人打着高科技或者民族传统的旗号来诈骗百姓。说实话,当年没想到会长时间卷入江湖恶斗,更没有想到12年之后取缔法轮功,媒体把我封为反邪教斗士。

DSSTONE:据说您曾经受到过一些恐吓?

司马南:恐吓是太斯文的事情了,皮肉之苦也不在少数。在中国,伪科学、邪教、黑社会往往是一伙人,他们以不同的面目出现。我做的工作砸了人家的饭碗,他们的仇恨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所以他们绝对不会仅仅停留在恐吓上。我曾在陕西被非法拘禁40多个小时,全身都是血,以为回不来了。我得罪的不仅是法轮功,所有装神弄鬼的人都会把司马南视为共同的敌人。

太离谱:我想知道科学与伪科学的界限在哪里?如果我们碰到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怎么办?

司马南:伪科学的本质是操着科学的语言,打着科学的旗号,做着科学的、不科学的事,而且往往和诈骗钱财的卑劣行为联系在一起.正像真理是具体的一样,伪科学也是具体的。在生活当中遇到不能解释的现象,我的建议是,不必急于解释,首先确证事实,可以向专家请教。有些问题过一段时间答案可能就会浮现出来。

QQ:我母亲念佛50年了,她身上能闻到一种奇异的香味。

司马南:这是一个陈述,而不是一个客观事实。人的感官除了对感觉现实外,还会对幻觉产生真实的体验。你母亲的身体没有什么香味,但你接受了某种暗示。如果确实有一种物质在你母亲体内散发香味,那么无论谁都应该可以闻到同样的味道。而实际上,张三闻到茉莉香,李四闻到面包香,说明这个香味是源于人的心理。

月光客人:法轮功练习者里有很多都是硕士、博士等较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司马南:我们通常以为博士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之所不知,事实则不然。博士是在非常窄的领域有深入和独到的研究,未必有广泛的社会知识,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博士其实是窄视,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他完全有可能陷入愚昧。博士、硕士并没有获得伪科学的免疫通行证。

过客:您是否认为许多所谓大师的表演其实都是用魔术的手段?

司马南:正是,你的见解非常正确。

张宝123:民间传说在中央养了一批有特异功能的人,而且坐专车,有特别通行证。真有这回事吗?

司马南:在伪科学猖獗的前些年,确实有一些高官纵容而那些声称有特异功能而又善于钻营的人。

诺耶夕夕:在一些伪科学以及邪教膨胀的过程当中,媒体是否也起到了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

司马南:毫无疑问,伪科学的猖獗与媒体的一些不负责的宣传有关。而媒体的一些领导更难推卸自己的责任。

IAMME20001:听说您专门设立了一个特异功能奖项?

司马南:我在1998年悬赏100万人民币,悬赏有特异功能人,后来追加到2000万元人民币。悬赏的前提十分简单,只要申请人的特异功能得到科学的确证和公认,他将一次性得到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的奖励。这项悬赏有具体的规则,是非常严肃的承诺。我的捐助人是烟台的一家民办高科技制药企业。

张灯结彩:您有没有可以公开的联系方式?

司马南:大家可以打我对外公布的电话:13901385522

法轮功的天敌:司马先生,我跟您刚才公布的电话联系了,我代表北京大学医学部的所有师生欢迎您到我们学校作讲座!

司马南:联合国有一个著名的公约,即《公民权利及正确权利公约》,这个公约规定公民有言论和行为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必须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其一不能妨碍损害别人的利益。其二必须考虑到国家利益、公共规则。依据这一精神,我们每个人都应当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法轮功邪教组织和那些神功大师们当然也懂得这些规则,但他们故意公然违反之,因此他们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取缔邪教组织,制止他们的非法活动,符合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和国家人民的利益。在这个意义上,反邪教、反伪科学、反伪气功是世界性的任务。谢谢大家!

主持人林白:感谢司马南先生的精采论述,也感谢各位网友的积极参与,国庆期间我们的节目将暂时休息一段时间,10月8日的19:35分再会!(来源:深圳热线)

 

发布时间:2004/7/21 8:08:24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