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洪志鼓吹“生命神话”为哪般?

蓝夕

 

美术作品欣赏

李洪志在所谓的“讲法”中,常常要掺进一些“生命神话”的内容,诸如:宇宙和空间,生命的起源,人体的构成,生命的层次,等等。这些话用辞神道玄虚,令人费解。尤其是近两年的“讲法”,如《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等,更可见长篇大论的神话说教。这位“李大师”为何要鼓吹“生命神话”论呢?仅仅是炫耀其“高深”的学识吗?显然不是。剥去李洪志用华丽辞藻编织的外衣,其欺世盗名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一、李洪志鼓吹“生命神话”,是为掩盖真相编造谎言

李洪志是靠欺骗起家的,他凭借“消业治病”、“圆满升天”等空头支票,把那些善良无知的弟子忽悠了进来。但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有弟子放下“执著”后依旧“业力”难消,有弟子危难之时未见“大师”“法身”相救,更有弟子潜心修炼而“圆满”遥遥无期……面对弟子们的困惑和疑问,李洪志索性就编造了一套“生命神话”为自己圆谎。

1、抛出“生命层次说”,掩盖“李洪志及弟子皆为常人”这一真相。

“大家知道,地上的人多数是天上来的……人不会象神那样表现,到了人这个境界中,层次低了,他只能用人的表现形式表现。今天师父在这传法也不能象神一样的,只能是用人的语言来讲……”(《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弟子们既然是天上来的“神”,为什么没有点滴神通呢?对此李洪志以“在人这个境界”、“层次低”为由进行遮掩,这样一来弟子们就没的抱怨,老老实实做他们“低层次的神”。

李洪志还用同样的方法表白自己不是常人:“庞大的宇宙不管多大,而师父不在其中。宇宙中的生命也不能看到我,也没有生命能知道我。其实我就是无形的,那么我又能够在任何宇宙层次中显现出我的形象来……”(《2003年元宵节讲法》)在高层次就是无形的,低层次就是有形的,因为宇宙层次低他就现出了人样,李洪志就是用这种无从证实的虚幻表述来忽悠弟子们。

2、杜撰“正负生命”概念,掩盖“法轮功本质注定弟子苦修无果”这一真相。

“人体就是由这些三界之内被神视为泥土的粒子构成的、造出来的……这么低级的人体,什么能力都没有,你的思想境界符合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人不理智、发泄脾气时,负面因素就起作用。什么都是生命,它就是恶,它就是欲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东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在它们看来,你要能救了我,你得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得了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由于“师父”给安排了一条没有终点的修炼之路,弟子们有上不完的“层次”,有去不尽的“执著”,身心也长期承受着痛苦的折磨,但到头来还是不“长功”。什么原因呢?根源就在于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它是与科学相悖的,从理论到动作均无任何科学和经验依据。弟子们费尽心机做的“三件事”根本是毫无意义,再多的苦头也是白吃了。但李洪志可不想曝出真相,他把弟子们无休止的苦痛归因于“正负生命”的干扰。虽说无中生有的事“李大师”干了不少,但他居然能杜撰出“正负生命”这样的概念,超常的想象力着实令人佩服。

3、编造“成神”故事,掩盖“练功永远无法获得圆满”这一真相。

“其实人成神我在实践中已经都做过了。我自己的肉身已经在主持法轮世界了,而且将来你们会看到很多过去的我……”(《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别看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怎么严重,那都是在神的路上,无论是先走后走都是圆满。可是作为常人来讲,他没这个机会……”(《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推出法轮功以后,始终没有一个人实现他所许诺“圆满”,甚至感觉还不如从前。眼看就要露馅,李洪志不得不千方百计遮掩,他一会编造自己的“成神”经历,一会又说弟子们正走在“神的路上”,就像是在讲述童话故事,目的无非是想安抚弟子失落、焦躁的心情,让他们继续抱着“圆满”、“成神”的幻想,继续为他所用。

李洪志就是用这些令人费解的词汇,编造成用以掩盖真相的谎言,把那些即将醒悟的弟子再次引进了迷魂阵。

二、李洪志鼓吹“生命神话”,是为愚弄弟子炮制歪理

在多次“讲法”中,李洪志不惜用“生命神话”开路,编造了一系列玄虚的歪理,来诱惑和麻痹弟子,以实现对他们的精神控制。

1、杜撰人与“神”的巨大差别,引诱弟子练功成“神”。

“我以前跟大家讲过了,神造什么一念即成,最高的神造宇宙也一念即成,因为他就有那么高的智慧、那么大的力量,他的范围就有那么大的场,场中就有那么多层的粒子……人没有什么本事了,人没有这个能力了,人得自己动手去做,在这个空间的时间中一点一点的把他要的东西干成,这就是人。”(《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李洪志简直就是信口开河,全世界一代代的科学家苦心钻研的成果,被他一句话否定了。他说神造宇宙“一念即成”,所有的“粒子”同时上阵,而人的能力就低的就没法说,就是想利用这种巨大反差,激发弟子们的成“神”欲望和决心,让他们死心塌地永远当他的奴仆。

2、编造“肉体—真身”荒唐逻辑,麻痹弟子正常情感。

“到底这思维从哪里来?我们修炼人都知道,其实人的思想与许多空间的因素都有关系,在重大事情上人类是被另外的生命控制所干出来的,在人类这表演而已。人的肉身的表面──后天形成的身体,其实什么都不是。”(《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人类社会的人的生命已经被神代替了,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人,实质上已经是不同空间不同层次来的生命了。”(《美国首都讲法》)“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都有一个真正的自己……那个真正的你是被保护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李洪志的意图是通过为弟子们捏造“真身”,让他们放弃对“肉体”的精神依赖,在做违背做人原则的事情时,不再进行猜测和思辨,不折不扣地按照他的指令行事。

3、吹捧“大法”地位“神圣”,拉拢世人拜师入伙。

李洪志说:“那么作为人本身来讲,人在低层次上有庞大的生命群……人虽然是低层次的,如果对宇宙的法犯了罪,或者是你不认同造就宇宙与无量众生的这部法,你反对他你上哪去啊?人说死了也有个去处,宇宙中的一切都是这部法造就的,反对他你去哪?这宇宙中的绝对死亡物质都是这部法造就的,反对他你去哪?”(《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李洪志用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把人的存在和他杜撰的法轮功建立了必然联系。按照他说的,法轮功是任何人的不二选择,反对它就无处去了,死了都没地方去,这种愚弄人的恶毒手段可谓空前绝后。

4、吹嘘“救人”重大意义,激发弟子“弘法”热情。

“可是人虽低下,他背后却引申到高层生命……代表着无量无计的高层众生……如果一个人是巨大天体派来的代表,他代表的是一个世界或者是一层宇宙、一个天体……众生越无量无计,神也越大,生命多的更是无量无计……大法弟子救一个人,可不是一个人的概念,会使巨大的生命群得救。”(《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李大师”这一番话,把“讲真相”这“三件事之一”表述得如此神圣,弟子不是在“救”一个人,而是在“救”一个“巨大的生命群”,可谓“责任重于泰山”。作为不明真相的弟子,肩负如此“光荣”使命,无论如何艰难如何碰壁,恐怕也不敢稍有懈怠。

对那些思辨能力不高的弟子们来说,李洪志这些话无疑具有超强的诱惑力。经过他一次又一次的灌输,弟子们逐渐接受了他的这套“生命神话”说教,死心塌地追随着他,长期过着成不了神、又做不了正常人的日子。

三、李洪志鼓吹“生命神话”,是在变相进行自我神话

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时常在弟子面前吹嘘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他鼓吹的“生命神话”论里,也处处可见他进行自我神话的影子:

吹嘘自己是“基本粒子”。“说我来了呢,我和三界众生不知隔了多少层粒子。我有宇宙存在的最本源的因素,但我不在其中。我是构成一切宇宙智慧的源泉,但我什么都不要。而众生是由不同层次宇宙内的物质构成的……”(《1996年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吹嘘自己“法身”的神奇。“我要做什么事情,比如给真正修炼的弟子调整身体,都由我的法身去做。因为法身不带有常人的那个身体,是在另外空间体现的。那个生命体也不是不定不变的,他可以变大和缩小的。有时候他变得很大,大到看不见法身的那个头;有时候会变得很小,小到比细胞还小。”(《转法轮》)

吹嘘自己能还原生命。“我能使生命在完全被销毁得无影无踪、甚至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转化成其它的生物、植物,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转化,我都能把它找回来,因为我能够超越一切生命的最微观,所以就能找到它。甚至于我可以把已经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的生命原有物质与因素找回来,把它原有构成生命的因素找回来,把构成其一切的因素按照其原样的把它找回来,我也可以消去一个生命的一部分与那个过程,与那一段历史,我可以让一个生命就像没走过那段历史一样的再生出来。”(《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吹嘘自己替弟子受罪。“宇宙巨大无比,这么大的体系无计其数。谁知道最大的宇宙最后是什么哪……就连师父替弟子消业的时候都在难受,我的身体都会被搞的很糟,层次有限的、看不到真实情况的人那时候看到我,是不是也觉的师父很不行哪?可是我在替众生承受罪业,包括能看又看不到真相的人。”(《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2003年元宵节讲法》)

吹嘘自己是生命主宰。“我告诉大家,真正的你自己在把握着。但是力量不够,甚至无能为力……所以就得师父看着你、帮助你,把握着这一切。不止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包括从无到有,那都是不能用人的语言来举例子来说明的了,是用什么方式也无法说清楚的了,那力量最大,衬托着一切生命,衬托着从微观到宏观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里。宇宙的形式、世间的形势,从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现什么状态就出现什么状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按照李洪志的说法,纵然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生命都是神造的,他李洪志还是控制着一切,更加衬托出他的“神通”,这不是变相的自我神话吗?

综上所述,李洪志在“讲法”中鼓吹“生命神话”,是在用那些玄虚词汇粉饰自己的语言,是在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以达到愚弄弟子、神话自己的丑恶目的。

 

发布时间:2011/8/12 19:20: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