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消业”害我一年内失去两位亲人

口述:李启宝 整理:赵建标

 

美术作品欣赏

我叫李启宝,是江苏省金湖县的一个农村教师,我们村离城区较远,附近几个村的小孩都在我们村小学读书,可以说村里都离不开我,我身兼语文、数学老师,那时候,我每天起早摸黑的备课讲解,凭自己的努力,深受远近村民的称赞,1991年,在好新人的介绍下,我与邻村一个姑娘喜结良缘,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1992年的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女儿出生了,我抱着女儿的脸亲个不停,父母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为了能让家里的亲人们过上好日子,我更是不辞辛苦,日夜劳作,一边备课传授知识,一边帮忙照顾家里。

天有不测风云,1996年的一个夏天,才4岁的女儿在屋外玩耍,突然摔倒在地,脸上和手脚刮破了皮,当时就血流不止,我赶紧把女儿送到镇医院,医生给女儿的伤口做了处理,可是血还是往外流,衣服都被血染红了。医生说真是奇怪,只是破点皮就流这么多血,而且很难止住,建议我们到县城医院看看。我们夫妻两当时没在意,心想只是摔伤,没那么严重。后来有一次,女儿在床下打滚玩耍,突然手碰到了钉子,鲜红的血立刻渗出来了,我赶紧送他到镇医院止血,为了弄清病情,我们做了简单处理后,就赶到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女儿患的是一种罕见的“血友病”,只要身上一破皮就会血流不止。

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为了给女儿治病,我们四处求医,不惜一切代价,但总不能根治,唯一的办法,就是照顾好孩子,不能让他摔倒或碰到坚硬的物品。我和妻子每天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痛苦之余,我就在想:我做了什么错事,老天要这样惩罚我?我百思不得其解,人也消沉很多,尽管如此,只要有一点点希望,我就会全力以赴。

为了给女儿治病,我们花光了所有积蓄,没有办法,只好向亲戚朋友们伸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表爷万立明家想借点钱,到他家正准备开口,看到他邻居家门口坐了四、五个人,个个正襟危坐,像在祷告什么,表爷看我来,便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明了来意,表爷说已经借了几千元给你了,我家里也不富裕,没那么多闲钱。我听后很失望,便问表爷邻居坐的人是干什么的,表爷对我说:他们在练功,有好多天了。我觉得好奇,就到那人家门口看看,旁人看我好奇,就对我说:他们在练‘法轮功’,可以‘消业’治病,强身健体。我当时精神为之一振,像溺水的人突然抓到根救命稻草一样,我就问那人,我要练这个,可以替女儿治病吗?那人对我说:只要你诚心修炼,家里人都可以受益的。我立刻就请求加入学习,那人叫我先跟着他们打坐,之后给了我本书《转法轮》,叫我回家也要勤加修炼。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晚上很少备课了,每天上课也极不认真,能让学生们自己读书写作业的,我全让他们自习,我每天都在幻想能修炼成功,希望自己的虔诚能感动李洪志,幻想借助师傅的力量也拯救自己的孩子,一开始,家里人也劝止我,但一想到孩子无可奈何的病,也只好作罢。我无心教书,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我的虔诚并没产生神奇的力量,女儿的病依然不见好转,鲜红的血像一个烙印,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1998年3月27日,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早晨,父母去田里忙农活,妻子去集市买东西,临走时,妻子嘱咐我看好女儿。我带着女儿一起吃过早饭,看着活泼可爱的女儿,心里难受的像刀铰,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我女儿身上,想着想着,我又回到房里开始打坐,修炼起了“法轮功”,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女儿在屋外哭闹,我以为只是孩子耍小脾气,根本没多想,不一会,女儿满脸是血的哭着跑进来,我吓坏了,仔细一看,女儿头上有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我赶紧出门,发现厨房门旁边的镰刀周围全是血,应该是女儿玩耍不小心碰到了镰刀,划破了头,我赶紧带着女儿往镇医院去,在途中女儿已经休克了,到了镇医院,医生做了抢救,又联系了县医院的急救车,送到县医院时,女儿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们已无回天之力。当时我就觉得天旋地转,我们可爱的女儿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年,女儿才6岁啊,再过一年,女儿就可以上小学,我就可以带着她一起读书学习了。

女儿的死,对我打击很大,为什么我这么虔诚的修炼“法轮功”,李洪志还不来拯救我可怜的孩子呢?我开始反思这几年的修炼行为,家里人也劝我改邪归正。就在此时,当年教我修炼“法轮功”的那个人找到我,对我说:“人得病是有罪,要不断修炼‘消业’,严格按照师傅说的去做,要听师傅的话,以此来修的成正果,才能让自己以及家人一生健康平安,你之前修炼,目的性太强了,以至于没有产生效果。”

我对此信以为真,认为女儿的死跟我没有虔诚的修炼“法轮功”有直接关系,在这种错误理念支持下,我比以前更加积极从事“法轮功”各种活动,我向学校请了长假,专门修炼起“法轮功”,在村里到处宣扬练功治病的歪理邪说,四处拉拢人练功,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这一切,家里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家里到处欠债,我又执迷不悟,每天都修炼。1998年底一天,我正在练功,发现脑袋里有师傅的影象,师傅离我很近,甚至感觉到师傅给我直接传功,年事已高的父亲苦口婆心的对我说:“儿啊,不是爸说你,我们这个家已经快垮了,孙女走了快大半年了,一家人吃饭不能总靠借钱过日子啊,眼看要过年了,家里什么东西都没买,你要担当起责任啊,我听别人说,你们练的这个功,国家是不允许的,电视上已经放出来了,你赶紧停止吧。”当时我闭目打坐,觉得父亲打断了我与师傅的对话,是阻止我与师傅对话的魔,顿时大发雷霆:“你个老东西懂什么,我天天这样不就是为了祈求家人平安吗,你以为我很容易吗,你要再管我,我把你个老东西先杀了。”说完,我不在理他,继续修炼,我那句话深深刺痛了父亲的心,从那以后,父亲一直卧床不起,过年前的一天深夜,老父亲含恨而去,听母亲说,走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念我的名字。

一年内,我失去了两位亲人,两位都是我的至亲。镇里干部知道我家的事,对我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找来许多书籍,要我认真读,认真理解,还把李洪志反政府、反人类,欺骗人民群众的事实用电视放给我看,我亲眼看见,有的学员受李洪志鼓惑居然自焚,看着一幕幕悲惨的场景,原来受李洪志蒙骗的群众,居然这么多,全国有这么多人受到李洪志的毒害。我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正是因为自己对“法轮功”的痴迷,才导致女儿和父亲相继离去,让家人饱受痛苦,这一切都无法挽回,而这所有的罪恶,都是李洪志害人的“法轮功”。

 

发布时间:2011/8/21 20:43: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