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科学辞藻难掩法轮功本质

巴越

 

美术作品欣赏

人们记得,在《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李洪志有59处提到了“宇宙”,俨然是一个“宇宙爱好者”,然而时隔近一年,李洪志最近在《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中,最多提到的不是“宇宙”,而是“粒子”了。统计表明,在李洪志这篇一万多字的“经文”中,有28处讲到了“粒子”。似乎“李大师”这位去年的“宇宙爱好者”摇身一变,成为了今天邪教界最权威的“粒子学家”。人们不禁要问:

一、“李大师”有多少关于“粒子”的学问?

其实,人们只要管窥一下李洪志在《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中说的一段话,就知道他的有多少关于“粒子”的学问了。他说:“宇宙中不同粒子组成的空间中还有许许多多各种类型元素组成的各种空间,粒子本身的特性与不同类型和不同大小粒子组成的各类生命,那生命大小种类无量无计不计其数”。

(一)李洪志关于“粒子组成的空间”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我们在互联网上搜索“空间”,人们可以在“维基百科”中看到经典物理对“空间”的解释与“李大师”的说法截然不同:宇宙中物质实体之外的部分称为“空间”①。也就是说,不是“粒子”“组成”“空间”,而是粒子这些物质实体之外的部分才叫“空间”。

(二)李洪志关于“各种空间”的说法也是错误的。人们也可以在互联网上的“百度百科”里找到:“空间”具有“可分性、连续性、无限性”。由于空间的本质是空无,所以对于任意给出的局部空间,都可以不受限制地任意分割为更小的局部空间。另外,对于任意给出的局部空间,如果其边缘之外是空的,则表明其外面是纯粹空间;如果其边缘之外是物质,则表明其外面是物质空间。而纯粹空间和物质空间都是空间的一部分,因此对于任意给出的局部空间,都可无限向外连续延伸。这样,局部空间的体量小可以小到无穷小,大可以大到无穷大。所以空间无论从大或小的方向来说都是无边无际的②。我国战国末期的尸佼在其著作《尸子》中提出:“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就是指空间,也是连续性、无限性的意思。因此,在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李大师”说的“宇宙中不同粒子组成的空间中还有许许多多各种类型元素组成的各种空间”、“各个空间大小不一”的现象,更不存在“李大师”在《转法轮》多次提到以及在许多场合多次说及的所谓“另外的空间”。

(三)李洪志关于“粒子组成的空间中还有元素组成的各种空间”的说法还是错误的。什么是粒子?《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为:构成物体的比原子核更简单的物质,包括电子、正电子、质子、中子、光子、介子、超子、变子、反粒子等。粒子都有一定的质量,有的带电,有的不带电,能互相转变,如电子和正电子结合成光子,光子也会转变成一个电子和一个正电子③。可见,“粒子”在质量上要比“元素”小得多。李洪志这种“粒子组成的空间中还有元素组成的各种空间”,以及“空间”中还有“空间”的说法,在无论是在科学上还是在逻辑上,都是错误的。李洪志所说就如“小盒子里还有大盒子”的说法一样荒唐。

(四)李洪志关于“还有许许多多各种类型元素”的说法又是错误的。几乎任何一本化学教科书上都可以找到:元素(element)又称化学元素,指自然界中存在的一百多种基本的金属和非金属物质,到目前为止,人们在自然中发现的物质有3000多万余种,但组成他们的元素目前(2010年)只有118种。所以说,并没有李洪志说的“许许多多各种类型元素”,而是只有118种而已。而这些元素,只能是“占据”空间,而不能像“李大师”说的那样“组成”空间。

一滴水就可以折射阳光。人们只要从李洪志这一句“经文”中就可以看出,无论是关于“粒子”,还是关于“宇宙”或者“空间”,李洪志完全都是在不懂装懂、信口胡说。

二、“李大师”大讲特讲“粒子”意欲何为?

在关于“粒子”科学方面,李洪志无知得让人佩服,却勇敢得令人惊讶。人们不禁要问,李洪志为什么要表现出张口“宇宙”、闭口“粒子”的无畏来呢,难道他就不怕因此而在世人面前有损“大法”的威德?原来,李洪志有他自己的如意算盘:

(一)借“粒子”以显示学识渊博

李洪志说:“大家知道越微观的粒子能量越大”。在常人们看来,“李大师”这位“粒子学家”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竟然对爱因斯坦的著名质能方程E=MC2提出了挑战。这不知是他的“佛家师父”呢,还是“道家师父”教给“李大师”的知识,反正足可以让全世界的人们贻笑大方了。不过,李洪志的高明之处在于,他首先在这里把“大家”不知道的事情说成是“大家知道”,以致使每一个法轮弟子都认为只有自己不“知道”“越微观的粒子能量越大”原来是“宇宙的真理”,而别人都“知道”,特别是“李大师”“知道”,而且“知道”得彻底无疑。李洪志越是用这种明显违背科学常识的语言来为弟子们“讲法”,弟子们就越听不懂;而他们越是不懂,就越能显示出“李大师”自己学识的渊博。

(二)借“粒子”以稳固“主佛”地位

李洪志说:“在天国世界里看,地上的所有分子,包括原子,三界内的粒子,所有构成世上的那些个粒子,在神的眼里看都是肮脏的,都是泥土,神界的物质粒子更微观、更纯净、能量更大。在他们来看,人这真的就是土、都是泥”。

有谁去过“天国世界”呢?显然,弟子们没有去过,如果弟子们去过“天国世界”,不早就“圆满”了吗?不就不用在这里听他“李大师”唠唠叨叨了吗?那么,“李大师”肯定是去过的了。因为“李大师”不仅知道从“天国世界”往地上看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他还与“天国世界”的神仙们用神仙之间特有的语言做过充分的思想交流,亲耳听到并听懂了神仙们对地上“所有构成世上的那些个粒子,在神的眼里看都是肮脏的,都是泥土”的评价。“李大师”就是用这种语言告诉弟子们,只有我李洪志才是能经常往来于“天国世界”、能听懂“天国世界”里神仙谈话并与神仙交流思想、而且能看到“神界的物质粒子更微观、更纯净、能量更大”的法轮“主佛”。

(三)借“粒子”以宣扬歪理邪说

李洪志说:“我们讲的分子、原子、夸克、中微子、质子,其实都是三界之内的粒子”。

人们从这种丢三落四、乱七八糟的“粒子”排序中可以知道,在“李大师”看来,重要的不是“粒子”们的科学排序,而是把这些“粒子”都纳入法轮世界的“三界之内”。这样他的歪理邪说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就是人类再发展永远也发现不了人体的最终构成粒子是什么,也就是三界最高一层粒子,可是那在宇宙中是最低最低的粒子中的一层而已”。你看,“李大师”说得多好,“人类再发展永远也发现不了人体的最终构成粒子是什么”,而只有“李大师”能够发现和已经发现并提出“三界之内的粒子”这一科学概念:“也就是三界最高一层粒子,可是那在宇宙中是最低最低的粒子中的一层而已。”“李大师”就这样从“粒子”层面为“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宇宙再大也没有我大”等歪理邪说,找到了科学的依据。

(四)借“粒子”以笼络弟子人心

李洪志说:“如果层层层层从大到小的粒子都是生命的话,大家想一想,那他思想一想要干啥的时候,所有的分子、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粒子都是生命,不管多大多微观都同时在起作用,都在按照指令做,而且是超越任何空间、时间的,是不是一瞬间就成啊?这就是神奇,这就是神造东西,一念即成。神佛没动,而真正行动的是那些所有的粒子,一瞬间就组成、就造成,他造这层、他造那层,他造这个,他造那个,那密度大去了。人没有什么本事了,人没有这个能力了,人得自己动手去做”。

首先,“李大师”为笼络弟子不惜在逻辑上犯错误。“李大师”用“如果”这种逻辑假设来赋予“层层层层从大到小的粒子”以“生命”,来制造“如果”的“神奇”的说法,对那些还会独立思考的法轮弟子到底有多大吸引力,笔者不敢妄言。然而,在正常人看来,这种“如果”“所有的粒子都是生命”的说法,来吸引法轮弟子们“学法”、“上层次”,修成“神造东西,一念即成”的“正果”的伎俩,实在是低级,连画饼充饥、白日做梦的水平都没达到。

其次,“李大师”为笼络弟子不惜否定前不久说的话。“李大师”不久前不是曾经说过“就是师父不在了,都得按法来行事”吗?显然,“李大师”心里明白,“粒子”是没有生命的。他心里明白,在“就是师父不在了”的时候,那组成“李大师”的“层层层层从大到小的粒子”虽然还堆在那里,但是已经不再“都是生命”了,所以才要弟子们“按法来行事”。如果按照“李大师”说的“层层层层从大到小的粒子都是生命的话”,当初“李大师”何必要弟子“都得按法来行事”,直接按那堆组成“李大师”尸体的“层层层层从大到小的粒子”的话“来行事”,岂不是更直截了当?

第三,“李大师”为笼络弟子需要借“粒子”来忽悠。“李大师”用“神佛没动,而真正行动的是那些所有的粒子”来忽悠弟子:你成了“神佛”就可以颐指气使;用“神造什么,一念即成”来忽悠弟子:你成了“神佛”就能够万事无忧;用“人没有什么本事了,人没有这个能力了,人得自己动手去做”来忽悠弟子:你要放弃人的正常生活。

总之,无知的“李大师”用“宇宙”呀、“粒子”呀等等的目的,就是维护他法轮功“主佛”的地位,忽悠弟子们继续在“修炼”、“学法”中去“助师正法”、去“救度众生”。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李洪志用“宇宙”也好,用“粒子”也罢,借几个科学的辞藻来做幌子,都不过是“李大师”的“黔驴之技”罢了。科学的辞藻终究遮不住李洪志的无知,也遮不住法轮功反科学的邪教本质。

附注:

①互联网>维基百科>空间

②互联网>百度百科>空间

③《现代汉语词典》:基本粒子

 

发布时间:2011/8/19 11:41: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