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篡改利用佛教“心性”概念浅析

大弓 清忠

 

李洪志新近发表的“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对于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守不住“心性”,因而出现许多“不信法的事”十分恼火。再度要求弟子们要加强“正念”,固守“心性”。其实“心性”源自佛教,被法轮功窃取并加以篡改,由佛教心灵从烦恼中得以解脱的根据沦为邪教精神控制的工具,本文欲溯本探源,还原佛教“心性”的本来面目,曝光法轮功邪教所谓“心性”的欺骗本质。

(一)“心性”源自佛教,被认为是心灵从烦恼中获得解脱的根据。

印度佛教在原始阶段即有“心性明净”一说,又译作“心性本净”,[1]作为解决人生问题的实践依据,认为人心的“自性”(本质)不与烦恼同类,可以摆脱烦恼的束缚回归清净本性。经过部派佛教、小乘佛教、大乘佛教等阶段,“自性清净”的人心就被视为凡人成佛的质地,也被称作“佛姓”、“如来藏”、“藏识”。因为印度佛教将“心性明净”形容为寂灭、寂静的,因此被称为“性寂说”。

中国佛典中对于“心性”之在当前是否纯净及与一切对象的关系如何,立说分歧。不过中国佛学有关“心性”的基本思想是:人心为万有之本源,此即所谓“真心”。它的“自性”之“智慧光明”遍照一切,而又“真实识知”,得称“本觉”。此心在凡夫的地位虽然为“妄念”(烦恼)所蔽障,但“觉性”自存,“妄念”一息,就会恢复其本来面目。[2]由于中国佛教对“心性明净”用“本觉”的意义来理解,因此被称为“性觉说”。

中国佛教尽管在“性觉说”上趋向一致,但在“心性”的意义理解上有差别。“空宗”之说“心性”只是空寂,“以诸法无性为性”,显然只将“心性”看成和一般“法性”同样,未能表示其特点,可谓“同一说”。“性宗”则认为“心性”之“不但空寂,而乃自然常知”,“以灵明常住不空之体为性”,显然区别了“心性”与“法性”的不同,即“心性”是有知的、本觉的,而“法性”则无知、不觉。[3]可谓“区别说”。

中国佛教“性觉说”后来的发展意见纷呈。“楞严宗”的意见将“本覚”之心夸大为圆满妙明的“圆觉”。[4]“贤首宗”的意见将“性觉”之说和有关“如来藏”的经论联系在一起,建立了“如来藏缘起”的理论。[5]“天台宗”的意见从“心性”的“本觉”推论到与心相关的一切法也都带有“觉性”,大谈“无情有性”主张,沦为泛神论思想。[6]“禅宗”的意见是围绕“性觉”发挥机用,提出了“即心成佛”、“本来是佛”、“平常心是道”诸说。[7]

(二)法轮功窃取佛教“心性”并加以篡改,使之沦为其邪教精神控制的手段。

理论空洞之“心性”。与佛教“心性”所具有的厚实理论功底不同,法轮功的“心性”缺乏相应理论基础,只是说:“功力是靠心性修出来的”,“心性不好,是不会具备这些功能的。”[8]之于“心性”是什么,也只简单说:“心性包括如何对待‘得’与‘弃’两个方面的问题。”要求做到“放弃一切执著之心”,同化所谓“真、善、忍”[9]。并没有再做进一步的理论说明。法轮功的“心性”只一般性地抽象地区分好坏,相当于道德判断。这与佛教视“心性”为心灵从烦恼中获得解脱的根据完全不同。

缺乏标准之“心性”。佛教“心性”有确定标准,即要达到客观的“明净”、“清净”、“无染”、“不着色相”。法轮功判断“心性”好坏抽象随意,仅仅着眼于所谓“做好事”或“做坏事”的表象,并没有具体可操作的客观标准。尽管法轮功的“心性”与所谓“功能”、“德”、“层次”、“功柱”、“圆满”等相关联,[10]然而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虚拟的,不现实的,仍然不能从客观方面定位“心性”的标准。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心性”的判断完全由李洪志个人确定,也就是说法轮功修炼者“去执著”是否彻底,是否同化“真善忍”,是否“做好事”,都由他口含天宪、一言九鼎说了算,这便为其施实邪教精神控制大开了方便之门。

道德诱惑之“心性”。与佛教将“心性”作为心灵从烦恼中获得解脱的根据不同,法轮功将“心性”等同于日常的伦理道德,提出所谓“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11]“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12]“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人的佛性是善”[13]等。法轮功还自吹自擂说:“目前广播、电视、报纸等宣传工具中被宣传的好人好事,很多都是我们大法学员由于修炼了大法,心性得到提高后做的。”[14]邪教问题研究者郭安认为:“道德危机成为当代邪教蔓延的帮凶。”[15]显然法轮功与众多邪教同样,利用社会转型期的社会道德问题大做文章,将“心性”提高等同于由李洪志判别是非的“好人好事”类道德提升,使其沦为邪教行骗的道具和精神控制的手段。

精神恐吓之“心性”。佛教“心性”作为心灵从烦恼获得解脱之根据绝无恐吓成份,而法轮功却将“心性”作为邪教精神控制方法而赋予恐吓的元素。法轮功认为“难”、“矛盾”的出现,是为了“考验人的心性”,“看能不能守住心性”。“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会出现“炼邪法”、“魔附体”等问题。[16]“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容易了”。“你们知道吗?这些年有的学员突然死亡了,其中有一些就是因为这样干了造成的。”[17]在最近法轮功骨干韩振国因病死亡后,明慧网负责人叶映红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认为韩振国修得不好,问题出在“心性守不住”上面。[18]在李洪志新近发表的“经文”中,他认为“很多弟子掉下去”,“没跟上来”,原因就在于没有守住“心性”,总是“用人心去衡量师父”,“不能在修炼中去掉在常人中养成的恶习”。他再次强烈要求弟子们要坚决“按照师父说的怎样去圆融好”。[19]如此以来“心性”演变为法轮功邪教任意挥舞的大棒,恐吓法轮功修炼者严格恪守李洪志的训导,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即便如此还要出问题,那也只能自认倒楣,从而沦为法轮功邪教的精神奴隶。

恶意操纵之“心性”。佛教“心性”作为从烦恼获得解脱之根据绝无恶意操纵的成份,而法轮功却将“心性”作为邪教恶意操纵的精神控制手段。李洪志作为法轮功邪教主,言出法随,法轮功修炼者的“心性”能否守住,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执著”是否能去,能否经受得住“难”和“矛盾”的考验,全部听凭他裁决。他说:“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都是在考验大法弟子的心性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20]对于不敢进京滋事的“大法弟子”,他说他们“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21]对于那些不能做到“放下生死”与中国政府和法律对抗的“大法弟子”,他说他们“人心在执著。”[22]对于不敢请“神韵”演出的“大法弟子”,他说他们“心性不够。”[23]对于不愿意做“讲真相”、“三退”事情的“大法弟子”,不愿意进行所谓“助师正法”的弟子们,称他们“在无明中、在迷中”,“修炼状态中的执著表现都等于对神在犯罪。”[24]并且威胁说:“修炼人要严酷考验,大法弟子修不好就淘汰。”[25]由于法轮功的“心性”缺乏客观标准,结果便成李洪志掌中玩物,法轮功修炼者“心性”是否提高完全取决于是否符合李洪志个人利益及法轮功邪教利益,这样的“心性”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其恶意操纵的邪教精神控制手段。

总之,“心性”源自佛教,是佛教“修行”过程中心灵从烦恼获得解脱之根据,被法轮功窃取并篡改成邪教精神控制的工具,既无理论依据,又无客观标准,彻底沦为李洪志的掌中玩物,被恶意用来引诱人、恐吓人、控制人、役使人,成其法轮功邪教实施精神控制的阴险毒辣的手段。

附注:

[1]《增—尼尼柯耶,一法品》第六经

[2]《大乘起信论》

[3]《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下之一

[4]《圆觉经》

[5]《起信论疏》卷一

[6]《金刚碑》

[7]《中国佛教基础知识》

[8]《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9]《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10]《转法轮》

[11]《何为忍》

[12]《无漏》

[13]《浅说善》

[14]《法正人心》

[15]《当代世界邪教与反邪教》

[16]《转法轮》

[17]《大法不可窃》

[18]《叶映红PK李洪志》

[19]《什么叫助师正法》

[20]《大曝光》

[21]《严肃的教诲》

[22]《理性》

[23]《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讲法》

[24]《2006年洛杉矶法会讲法》

[25]《2010年纽约法会讲法》

 

发布时间:2011/7/2 21:35: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