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弟子缘何不知以谁为师

丁子

 

书法欣赏

继今年6月10日,李洪志在《什么叫助师正法》“经文”中,在严厉要求弟子们“以法为师”之后,7月16日李洪志又在华盛顿特区法会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讲法中,又再次强调弟子“学法”的重要性。明眼人一看便知,李洪志在强调“以法为师”之后不久又再次着重强调“法”的重要性,这种有意识的前后连贯其实就是在有意强调自己的“师权”。联想《助师》一文中“正法的只有师父,就是师父不在了,都得按法来行事”的话,似乎已不难看出,弟子们现在实际已经到了越来越搞不清到底要以谁为师的严重地步了。要说“以法为师”也并不难理解,可为何他那些未来“佛道神”胚子的弟子们却越来越搞不懂到底要“以谁为师”了呢?细想之下,这其实也不难理解,笔者尝试着分析一二:

一、“师”不授,不知咋师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对于法轮功这门精深“佛法”,李洪志在其《转法轮》早就有定义“‘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按此来推断,如此“精深”、“玄奥”的“佛法”“法理”,“传道”应该是在其次,最为重要的应该是要“授业解惑”,否则他那些“肉身凡胎”的弟子们能理解的了吗,可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面对弟子们在学习其漏洞百出“法理”中所产生的疑问,李洪志这位“师父”当然不会去“授业”,也不敢去“授业”。因此,李洪志首先是大搞“经文崇拜”,使弟子有疑不敢说。他说,“大法是我李洪志的,传度你们,是从我李洪志口里讲出来的……这部大法的内涵别人没动一笔,谁又能动得了呢?”(1996年5月27日《惊醒》)“传给人是叫人得度,而你改动这么大的法……?动一点已经是天大之过了”(1996年9月22日《大法不可窃》),“要使大法千古不变,……如乱其一点,其罪何等之大”(1996年5月11日《金刚》),如此动字如“动天”的“经文”,弟子们膜拜还来不及,还哪敢有惑敢提!

其次是极力强调“悟”和“向内找”,既可以让弟子们有惑不敢问,又可以把自己的“授业”责任推得个一干二净。正如李洪志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说的那样,“很多事情师父不想说的太明确、太多、太面面俱到……可是我要说出来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你们一来问我什么我就不想回答……我是让你们悟啊”。对于敢于提问题的弟子,李洪志也是毫不留情,如在《转法轮法解?郑州讲法答疑》中,有弟子要求李洪志:“如何为我们显现一下您的法轮和法身?”李洪志在张惶失措,情急之下,色厉内荏地斥责该弟子:“你还要看什么?!那是叫常人看的吗?!……像炼功人提的问题吗?……你修不了还要毁掉这么多人吗?”

如此一来,弟子们就难办了。一边是“玄奥无比”的“法理”,一边又是一些尚未“启蒙”的弟子,想“以法为师”吧,又没有“师父”的“授业解惑”,自己“悟”呢,又搞不好要悟“偏”,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这样李洪志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所说的“有些地区流于形式。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等等问题,其症结其实已经找到。那就是:你“师父”不“授业”,你那些“肉身凡胎”的弟子岂能理解的了“法理”的“精深”,“不知咋师”又哪来的“动力”?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罢,罢,罢,什么“以法为师”,干脆走走过场算了。

二、“法”太乱,实难师之

纵观李洪志的所谓“法理”,其“法理”不通、前后矛盾、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问题早已是世人皆知了。

单拿李洪志“业力说”、“圆满说”二个核心的“法理”来说,其前后矛盾就足已让弟子们搞得云里来雾里去,不知所措。李洪志明明说“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可是当弟子们遇到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坚修”弟子时,李洪志又在“法理”上用“执著心”“常人心”等去搪塞“有人长期治病的心不去……最后就真的不行了”(《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早在1996年李洪志在《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中就说“目前一大批学员即将要圆满了,修成圆满,这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后又在《走向圆满》中李洪志强调“大法已经圆满了宇宙中的一切……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可是十多年过去了,李洪志的“法理”中又蹦出来什么“十年圆满”、“众生圆满”,搞得众弟子不知是信前言还是信后语。

这还在其次,李洪志的“法无定法”更让弟子们不知所措。李洪志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人在修炼过程中,用某一层次的法作为衡量标准是不对的。‘法无定法’就是这个道理。法无定法,在某一层次的法只在某一层次起作用。”既然“法无定法”,那么让弟子到底遵循那个“法”呢。如以前李洪志就说常人都是“魔性大发”的“垃圾”,后来又接连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以及《在大纪元会议上的讲法》等讲法中,要“历史上都曾经当过王”的弟子们,在“管理上就要按照人类社会正常办法做”、“最大限度地符合社会上的经营方式”、“多借鉴一些常人公司的经验”,可到了这次又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把常人说的狗屁不是“在神的眼里看都是肮脏的,都是泥土……那么这么低级的人体,什么能力都没有”,“现在的人哪,演好人得去琢磨、得去装,还不像”这么翻起来是云,覆下去是雨做法,任是谁也要被绕“迷糊”。

这种混乱状况,不光普通大法弟子混乱了不说,而且就连李洪志的身边的那些“精進”弟子们都显然也混乱了。2010年,法轮功总部龙泉寺行政主管同时兼任李洪志后勤服务总负责人的韩振国死后,“精進弟子”叶映红显然也“迷糊”了,竟然公开宣扬“什么时候圆满,只有天知道”、“法轮功弟子生命没有保证”、“到目前没有一个修炼好的”等等大逆不道之言。归根结底,“法”太乱,实难师之啊!

三、“师”太多,不知师谁

继在《什么叫助师正法》“经文”中曝出一些弟子以“邪恶网站”为师后,这次又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提及同样的问题“就像前一段的邪恶网站一样,带动的有些人简直就神魂颠倒、理智不清,简直就好像都不是自己了,还传播那个邪恶网站……通过这件事情叫你摔跟头……也叫那些真的不行的淘汰出去吗?”,这也是继《淘沙》、《清理》、《警醒》、《什么叫助师正法》之后,李洪志第五次在其“经文”中断喝那些以“邪恶网站”为师的弟子了。但这仅是个个例吗?否也,随着“宇宙主佛”李洪志的日益老态,“转世”之日渐近。他那把能号令“上亿”弟子的“师父”位置,早已让很多人开始垂涎欲滴,这里面有法轮功的高层,有李洪志自己的家人,也有普通的大法弟子……

最激进的当属李洪志的左膀右臂叶浩,这位毕业于名牌大学,曾在公安系统任职多年的法轮功骨干,经过多年的“轮场”经营,现在已经成为法轮功的实际掌门人。叶浩凭借其深谙网络技术,知道网络的强大威力,牢牢掌握住了法轮功最为重要的媒体明慧网,搞得李洪志要给弟子发个什么“指示”都很难,“讲法”的“经文”也是想删就删。同时,叶浩处心积虑地凭借“重大问题看明慧网”这块金字招牌,处处突出自己,淡化李洪志的“师父”地位。如明慧十方第一集就是叶浩的谈访,夺位之心昭然若揭。搞得众弟子现在不知道是以明慧网为师呢,还是要以李洪志为师。当然除了叶浩,包括李洪志家人在内的郭军、张尔平等等“法轮家族”,谁又不想当“师父”,哪一个又是盏省油的灯!

法轮功高层“夺师之争”如火如荼,基层的那些曾经的“精進”弟子们也不甘落后,从法轮功衍生的那些变异派别,如香港“真身师父”彭珊珊、“大乘华严佛法”、“法轮圣王”、“长春新立佛”、以及“全法”等等派别,其创始人都不约而同地以另外的“师父”的身份开宗立派。如“全法”创始人杜岩山,他以宣讲法轮功的《转法轮》为蓝本,创编出新的歪理邪说(《转法轮》第十讲),并自称为“全法”,以吹嘘自己开功开悟、与李洪志合体同修为手段,以原法轮功人员为对象,不断发展信徒,通过组织法会等形式开展活动,对参加成员实施精神控制。再如法轮功另一变异组织“皇族”,其创始人黄宁波就宣称:“现在的法轮功修炼者就像是在李洪志给他们铺好的轨道上运行的火车……觉得自己将一切都交给了师父。这是愚昧的,这也是我揪心的地方,是我为什么还留在这个世界上迟迟不走的原因……他们只知道李洪志是他们师父,不知道我才是他们师父。”

如此多的大小“师父”,能不搞得普通的大法弟子像无头苍蝇一样,信“法”吧,“法”又太乱;信李洪志吧,李洪志连露个面都难;信明慧网吧,又有人说明慧网被叶浩控制;信变异派别吧,又怕被引入歧途,耽误“圆满”大业……搞得信谁都不敢信。如此万难之下,还不如听听笔者这位旁观者一语,既然不知“以谁为师”,那就说明法轮功本来就是个无师可师的劳什子,还助什么师,正什么法,还不如踏踏实实、痛痛快快地做一个家和亲慈的常人来得更实在!

 

发布时间:2011/7/29 9:50:00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