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把我母亲转成了疯子

杨司元(口述)韩红伟(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杨司元,现年35岁,是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接龙乡胡家村三组村民,现购房居住在怀化市鹤城区斜水塘111号,母亲周满秀,现年58岁,因练习“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

小时候家里虽然贫穷,但我和姐姐享尽了父母的疼爱和关怀,一家子生活在农村其乐融融。1997年的5月父母为了改善家里贫困的现状就举家搬来了怀化,承包了市一建公司食堂,经营餐馆,由于我父母做人公道、待人热情、经营有方,所以食堂生意渐渐红火起来。

由于母亲长期的操劳,患有腰椎间盘突出、慢性胃炎等疾病,加之生意忙,又比较心疼钱就没有去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整天饱受病痛的折磨。1998年6月的一天,我母亲听别人说练“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又不要钱,于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美好愿望,在市一建公司刘某某、蒲某某的劝说下就练起了“法轮功”。没练两个月母亲就出现精神不正常的苗头,老是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说自己的“天目”开了,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东西,还说肚子里有“法轮”在转,这时我们才发现母亲有些异常,。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母亲以前的功友都放弃了修练“法轮功”,但她认为她们修练法轮功的没做错什么,是政府弄错了,在冤枉好人。整天东跑西窜,替法轮功鸣冤叫屈,到处“弘法”、散发“法轮功”反动传单。没过多久父母开餐馆积攒下来的辛苦钱就被母亲“弘法”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挥霍一空,自家承包的食堂也因母亲无心经营而倒闭。母亲也由一个正常人变成了一个固执、行为异常和极为自私的人,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一门心事钻到“法轮功”里面去了,家里的大事小情一概不管不问。

母亲为了达到“消业”、“上层次”、“度人”、“求圆满”目地,想方设法劝我们家里人修练“法轮功”,先动员我和姐姐、父亲练习“法轮功”,后又动员外婆家里的人修练,由于我们大家都不相信“法轮功”,母亲就对我们怀恨在心,认为家里人都和她作对。每当我和姐姐劝她放弃修练法轮功时,她都大发雷霆,说我们是破坏大法的“魔”,并威胁说“要把破坏大法的‘魔’除掉”。此后,我们家人之间的感情变得越来越紧张,家里不是冷战、就是吵架,再无宁日。久而久之母亲变得疑神疑鬼,并怀疑我们在饮用水里、饭里、菜里下毒,只要不是自己做的饭菜通通倒掉,自己重新打水、煮饭、炒菜,这时候母亲就有了暴力倾向,变成了一个见人就打骂,人见人怕的疯子!搞的家人不得安生。

可怕的事情终于来临,那是2005年8月20日晚上三点多钟,父亲在三角坪花鸟市场巡逻(父亲职业是保安),母亲一觉醒来,发现父亲没在家中,就独自一人在家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的念道着:这个魔怎么不在家中呢?这个魔去哪里了?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个魔给除掉……,我和姐姐听到响动,急忙起床想劝阻母亲,可惜已经晚了。母亲从家中拿了一把菜刀,一路疯跑到父亲上班的地方,冷不防从后面向父亲头顶猛砍一刀,当时血流如注,母亲还在旁边痴痴的傻笑着说:一刀报师恩,二刀下决心。我和姐姐赶到后看这场面,都惊呆了,心想绝不能再让母亲砍第二刀,我和姐姐边喊父亲快跑,边将母亲扑倒在地,并大声呼救。母亲看到来人了,就将我按她的手猛咬一口,我手一松母亲就跑了。这次真的好险,幸亏我和姐姐来得及时,父亲才捡回了一条命!一个月后,母亲又对我的一个堂嫂下毒手了。我家和堂哥家是隔壁邻居,共同租住在一个院子里。父亲请堂嫂帮忙缝了一下衣服,母亲就怀疑他们有不正当的关系,趁堂嫂不备,在房里对她连砍十余刀,至使堂嫂全身多处受伤,有的伤口长达十多厘米,后被邻居发现,及时送往医院抢救,堂嫂才幸免一死。

为了母亲不再出去惹事生非,2008年12月,我们家人把她送到了怀化市第四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认为她长期痴迷“法轮功”导致性格偏执,行为异常,出现幻听、幻觉,是典型的偏执型精神病,医院也是束手无策,后来我们为了脱离以前的生活圈子,举债在怀化市郊买了套民房,把家里的窗户都安装了特制的防护窗,现在每天都不敢把母亲一人留在家中,怕她触电、自残。

 

发布时间:2015/1/12 10:05:00,来源:凯风湖南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