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为什么痛恨法轮功

李艳

 

我是内蒙古多伦县人。从1995年开始练“法轮功”,可以说,在我痴迷“法轮功”的日子里,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是一丝不苟地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的。因此,我和很多昔日的同修一样,逐步走上一条伤害家人、危害社会的道路。我为了自己的家人和亲属不被淘汰,把20多人都拉下了水。自己曾经多次进看守所、两次被劳教,丈夫也在无奈之下和我离了婚,一直学习很好的儿子在教育缺失的家庭环境下也荒废了学业,在90年代就很富裕的家庭被我折腾的一贫如洗。后来在劳教所帮教人员的耐心细致帮教下,我终于从“法轮功”的泥潭中走了出来。但当时我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怨恨,认为自己太傻了,家庭破裂、亲人受伤害都是自己的责任。在转化后认为自己做了太多对不起家人和亲戚的事,觉得从劳教所出去后没脸见人,一段时间里想到自杀并在劳教所寻找机会。我的心思被队长看穿了,日夜派人陪护我保证我的安全,并不断开导我,帮助我树立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我最终从绝望中走了出来,并意识到需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挽救更多仍然被邪教控制的痴迷者。

我从2004年开始做志愿者,先后给几十名昔日“同修”做过工作。在工作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同修的遭遇和我差不多。“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是不同的。”为什么我们昔日同修的遭遇却如此相似,不幸甚至基本相同。我在不停的反思。后来发现自己只是一味地怪怨自己轻信才上当受骗的,没有认识到“法轮功”和李洪志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所有的不幸都是李洪志的幕后黑手操纵所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傀儡,所有大法弟子的所有不幸遭遇都是李洪志“所赐”。而且随着做志愿者的时间越长,对大法弟子的不幸遭遇感受越深,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痛恨之心越加强烈。

如今,我为什么痛恨李洪志及其法轮功?

第一个原因是走出来的弟子几乎都是妻离子散。“学法”、“讲真象”、“发正念”是李洪志要求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情,并且是必须“走出来”做的,而不能是躲在家里做的。李洪志在《学好法去人心并不难》(2005年7月20日)中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李洪志还特别要求中国大陆的弟子一定要放下生死,走出来“救度众生”。还吓唬说:“再不出来,真的要失去机会了”。类似这样内容的经文特别多。就是这样的一篇篇经文的威胁和蛊惑,把弟子们推了出来,我们不再顾及家人,不再害怕触犯法律,觉得这是修练路上的必然考验。和我一样走出来并先后被劳教、进监狱的同修们,只要家里有人练功的,大多数都离婚了。因为我们这些被邪教控制的“疯子”,给家人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很多家人都在责怪我们:你们太自私了,为了自己成神仙,上不孝父母,下不管儿女,也不顾夫妻之情。很多转化的同修们也都觉得欠家里人太多太多,很多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第二个原因是大法弟子为制作、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消耗了很多钱财,致使不少家庭一贫如洗。河北唐山的一名“同修”为了买下载、打印和刻录设备,为了多印一些传单,把自己的楼房卖掉,转化后都没有安身之所。内蒙乌海市的一名“同修”把买房子的钱全部买了“法轮功”资料。很多生活本来就很困难的“同修”们把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用于“法轮功”方面的宣传。这样的事可以说发生在多数大法弟子身上。

第三个原因是不少大法弟子受李洪志的蛊惑走上了违法犯罪之路。2000年,李洪志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不仅要求“大法学员”“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而且要求弟子放下所谓的“圆满执”,即不要去想怎么还没有“圆满”这样的问题,不要因为久久不能“圆满”而坚持不下去,而应该硬着头皮顶到底,即使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2005年2月26日《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现在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做出的这一切使世人很震惊。人们都看到了大法弟子在被疯狂打压中的坚韧、大善大忍与理性的表现。很多人都在讲,法轮功学员真的了不起,那么坚强,顶住了那么大的邪恶。最邪恶的恶党控制的整个政府开足了马力的打压、整部国家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制造谎言欺骗民众,几乎使全民都参与了迫害”。李洪志的每一次讲话,都或威逼、或利诱,千方百计地让大法弟子们“走出来”“证实法”。

2005年9月25日《走正路》说:“其实救度众生中包括着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无论是救度众生、个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证实法,走正你们的路才是证实法。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恶形式作为不证实法和证实不好法的借口,其实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也是为了考验你们做铺垫的。虽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与安排,但是它毕竟干了它们所干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2005年10月8日《越最后越精进》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

正是这样的一篇篇经文把弟子们逼了出来,不惜以身试法。一些弟子甚至认为监狱和劳教所才是考验和过关的场所,一些在监所外的弟子还十分佩服和羡慕那些锒铛入狱的弟子。对已经关押在监狱和劳教所里的弟子,李洪志还要弟子“放下生死”、“抛弃肉体”、“宁死不屈”。他要求监狱里的弟子“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2003年5月3日,《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要求弟子对管教人员“发正念”,伤害管教人员;还要求弟子对说服教育他们的帮教人员“讲真象”。

第四个原因是大法弟子受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完全丧失了自我。依然没有转化的痴迷者自不必说,思维和言行完全受李洪志的控制。即使转化的人员,也在很长时间内自觉不自觉的被“法轮功”那一套歪理所包围。如在交流方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习惯性的使用“法轮功”里的语言;在考虑问题方面,不由自主地用那些歪理邪说来衡量对错得失。在刚转化的一段时间内甚至相当幼稚,缺乏基本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一个个本来十分善良正常的人,被邪教控制的完全迷失了自我。我在做自愿者时感到十分的痛惜。这也激起了我对罪魁祸首李洪志深深的仇恨,我想多做些工作,让更多的痴迷者早日摆脱控制,使李洪志成为孤家寡人,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并最终为他的罪恶行径承担应有的历史和法律责任。

 

发布时间:2008/10/24 6:08: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4    3    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