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如何運用“五巧法”提升心理矯治效果

莫然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多年的心理矯治工作中,筆者發現,邪教人員有一個普遍的特點,他們由于受邪教歪理邪說影響,大多陷于狹窄的思維胡同走不出來,很難接受與他們的觀點不一致的思想觀念,與他們溝通需要掌握娴熟的談話技巧。在實踐中,筆者常用“巧入話題、巧思共情、巧用提問、巧設場景、巧改錨定”等談話方法,稱爲“五巧法”。

一、巧入話題——溝通

巧妙引入話題,是減少談話阻抗的重要法寶。

在人際關系中有句俗話說“話不投機半句多”,在矯治過程中也不例外。我們知道“全能神”邪教癡迷者有一部分人喜歡裝傻充愣,不願意開口交流,甚至是“一問三不知”。所以,我們在做邪教人員的心理矯治工作之前,盡可能先了解對方的地域文化、興趣愛好等,這樣才能做到“投石問路”,巧妙介入話題。如:“全能神”癡迷者陳某,男,20歲,江西籍,其父母帶他來向我們求助。在談話過程中,陳某經常搖頭晃腦,還故意沖著我們連續打噴嚏,言行舉止更像智力不全的“孩子”。面對陳某的“裝”,我們采用巧妙引入的方式引入話題,從江西的風土人情談起。知道江西人都愛吃辣,我們送了一瓶辣椒醬給他,面對我們的真誠,陳某不好意思繼續裝下去了。這時,我們真誠地對陳某說:“你並不是沒有修養的人,更加不是一個傻子,你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來逃避解決問題。”陳某慢慢體會到我們是想幫助他解決目前的困惑,開始願意交流了。這種巧妙引入話題,不直擊要害的繞開阻抗的方式減少了對方防禦,從建立起關系入手,往往談話效果會達到事半功倍。

多數邪教人員被邪教歪理邪說長期的洗腦,沈浸在邪教描繪的虛幻世界裏,內心對外界豎起一道防禦的牆,如何打破這道牆?就要尋找對方感興趣的話題,巧妙引入,給予尊重和足夠的耐心,才能打開溝通之門。

二、巧思共情——同頻

所謂的同頻共振,在聲學中是指一處聲波遇到另一處頻率相同的聲波時,會發出更強的聲波震蕩,這就是共鳴,也就是同頻共振,而共情的能力是實現同頻共振的基本條件。

所以,心理矯治工作中需要共情的力量。如:“法輪功”癡迷者林某,男,38歲,原某大學的教師,因制作大量的邪教宣傳品去散發,被法院判處緩刑有期徒刑三年緩五年執行,一個前途無量的青年骨幹教師從雲端跌到谷底。其妻子爲了家庭的幸福,不想丈夫從此頹廢了,請求我們上門對林某進行心理矯治。我們發現林某的內心充滿了負面情緒,就像一個刺猬,面談時他總是背過身,臉龐朝上,閉著眼睛,根本不屑于看你一眼,我們分享給他的水果被他當面扔到了垃圾桶。面對林某的無理,我們依然微笑著說:“我們知道你內心覺得很委屈,如果你這樣做會感覺舒服一點,我們能理解。”“你的人生目前發生了重大的轉折,如果可以,我們一起來看看‘法輪功’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通過類似溫暖的語言來共情,像“容器”一樣來包容他的退行(成人做出像小孩的幼稚行爲),輕輕觸動他原本柔軟的內心,逐漸使其回歸理性思維,使談話變成和諧的音頻,實現同頻共振,最終幫助林某擺脫了“法輪功”邪教的精神控制。

我們在與邪教人員談話過程中很難做到共情,是因爲我們容易先入爲主給他們貼標簽,或者急于把觀點灌輸給對方,這樣往往容易激起“逃跑”或“攻擊”的兩種狀態,“逃跑”是不接招,直接沈默,“攻擊”就是把內心的憤怒投射到我們身上,使談話無法順利進行。所以,我們要善于用共情能力,達到同頻共振,一切便能水到渠成。

三、巧用提問——靶心

在心理矯治談話中,我們經常會用到探究式和假設性的提問方式,准確的提問就如打靶聚焦瞄准了靶心。

探究性提問能夠讓對方就有關問題、情感給予詳細的說明,獲取更多細節信息;假設性提問方式可以引導對方表達心中真正的感受。

當邪教人員的話語較少時,我們多采用探究性提問方式,當他們的思維情感混亂時,我們宜采用假設性提問方式,鼓勵表達真實想法。如面對“全能神”邪教癡迷者的張某,她一開始不太願意交流,只是不斷的搖頭說心情不好。這時,我們采用探究性提問:“心情不好有很多原因,你想此刻做點什麽,能讓你的心情好點呢?”“你心情不好,內心還存在哪些顧慮呢?”讓她體驗到一種開放的問話,獲得足夠的安全感,並且在當下去思考自己的處境。當張某反複用強硬的態度表示“我信仰的就是基督,就算坐牢也不放棄信神”,我們多采用假設性提問方式:“假設你信仰是真的基督,爲何全能神要違背《聖經》的內容讓你發毒誓呢?”“假如你真的坐牢了,你是蒙福還是受難?”“如果你的人生還有另外的可能,除了坐牢,你還會做怎樣的選擇?”每次確認的答案都離她內心真實答案更近,不斷弱化她對邪教的堅持,啓發她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麽?在大量的事實面前,在不斷地此時此地的反思之下,張某最終選擇放棄了邪教,重新過上幸福的生活。

四、巧設場景——換位

在矯治談話中,發現邪教人員的思維模式不容易被撼動,但一個人的感受與情感是無法否認和欺騙的,哪怕他們在信邪教過程中存在著偏知偏信,但他們都無法回避自己的內在體驗。

所以,設定舒適的談話場景,能有效降低談話對象的戒備心理,增進信任感,從而增強談話效果。同時,我們還可以利用物理空間位置的變換,通過角色扮演的遊戲給對方不同的體驗,進而改變其固有的認知。如:方某,女,35歲,性格偏強勢,因信“全能神”邪教而離異,離異之後很痛苦,經朋友介紹過來求助。我們通過面談發現方某具備較好的覺察能力,于是,模擬她和前夫的婚姻模式,情景再現中發現她總是不自覺地“沖”到丈夫(遊戲扮演者)的前面做決策,之後又覺得“丈夫”不理解她的付出而身心疲憊,我們讓她嘗試換一個位置,走到“丈夫”的右側靠後位置,再問問她的感覺,這時,她說:“感覺很舒服,很有安全感,沒有那麽累了”。通過設定場景,改變方位的體驗,讓方某更加直觀地反思到自己在夫妻相處中存在的問題。方某徹底放棄“全能神”邪教之後,我們幫助她實現了複婚的願望。後來,方某回憶說,她當時正是因爲“位置”的改變,讓她看到不一樣的“角度”,體驗到不同的感受,才慢慢打開自己的心結,正視真實的自己。

五、巧改錨定——認知

“錨定”是人們在作決策時經常采用的一種方法,即先把自己錨定在某個事物上,只注意到自己相信的,忽略了很多自己覺察不到的重要信息,錨定心理也可以喻爲心理的“標尺”或“心錨”,它是思想、觀念、感受的綜合情結,改變錨定的過程也是在調整一個人的認知過程。

邪教在誘導人上當受騙的時候不斷抛出誘餌,像“圓滿”之說,導致有一部分“法輪功”癡迷者將“圓滿”這種誘因和練功打坐的狀態結合而不斷刺激神經,在某種特定情況下不斷重複,就會習慣成自然,甚至出現一些幻覺,像這種能刺激邪教人員産生特別感覺的事物,我們稱之爲邪教中的“心錨”。如:“法輪功”癡迷者王某,男,21歲,原是廣州某大學讀大二的學生,因習練“法輪功”而主動退學,在他看來自己已經“開天目”(邪教宣揚的特異功能,人體有第三只眼睛能看到異象),能夠洞察宇宙的真理,不再需要大學文憑了。其父親萬般無奈之下,強行帶他到我們的矯治中心。首先,我們表示尊重他退學的選擇,不評判對錯,其實,王某的心錨就是邪教描述的“開天目”,解決這個問題需要用“新心錨”替代。我們鼓勵他反複當著矯治老師的面來打坐練功,由于環境和心境的變化,他每次打坐練功的體驗均不同,再也找不到原先“開天目”的感覺,過去的“心錨”在新的體驗中不斷發生著改變。然後,每次談話前,我們都給他做放松治療,在他達到一種放松的狀態後,開始種下“新心錨”:分析佛教的“圓滿”和“法輪功”“圓滿”的區別,讓他反思自己退學的勇氣來自哪裏?假設退學的勇氣支撐點是“開天目”,萬一邪教描述的“開天目”是不存在的呢?當王某醒悟過來之後,他選擇回到校園讀完了本科,並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後來,王某感慨說:“謝謝你們的客觀分析,才讓我懂得大學文憑的重要”。

需要注意的是,邪教人員長期沈浸在各種歪理邪說裏形成的“心錨”不容易被改變,我們需要在某種特定情緒中種下“新心錨”,就像潛意識催眠一樣,需要巧妙重複的暗示。

綜上所述,筆者認爲邪教人員大多數是沈浸在自我世界裏並不知邪教的危害,或者潛意識知道卻無力擺脫。心理矯治談話過程就是巧妙地運用談話技巧,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扭轉偏頗的認知與行爲,要讓他們的內在認知變成可爲自己掌控的適應性認知與行爲,從“你要我改變”成爲“我自己要改變”,這就需要我們用心用情用好談話技巧,幫助邪教人員打開心結,糾正錯誤認知,擺脫邪教的精神桎梏。

 

發布時間:2020/10/30 9:37: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歸社會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