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高級知識分子緣何癡迷法輪功?

宜人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法輪功的群體中,有一部分是高學曆者。很多人對此感到不解,高學曆者有知識、有文化,爲什麽還會癡迷法輪功呢?因爲法輪功中有很多容易被發現的破綻,也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他們爲什麽視而不見,輕易地就被李洪志所迷惑呢?筆者通過觀察分析這些高學曆法輪功人員,總結出了以下幾個原因:

其一,高學曆者不一定是心理健康者。現代社會的健康觀念發生了很大變化,心理健康已經提到了越來越重要的日程。而一些高學曆的法輪功練習者,盡管他們的在知識和文化上高人一籌,但在心理上卻是一個弱者。所有的法輪功練習者都存在比較嚴重或相當嚴重的心理問題,而在高學曆法輪功練習者群體中,這種心理上的弱勢也同樣突出。一般高學曆者在學校時學習成績優異,經常受到老師的表揚和家長的溺愛,表揚多了,就形成了一種心理定勢,任性、過分自信、過高地估計自己的能力,理所當然地認爲自己應該處處風光,比別人高出一頭,不能正確地面對失敗與批評,其實這是一種非常脆弱的心理狀態,就像那個玻璃瓶,一擊就碎。當他們在人生的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或者是固有的心理弱點使他們不能成爲勝出者時,他們往往就會陷入巨大的心理落差,爲了平衡這種落差,爲了掩飾自己的弱點,不向別人服輸,就會找到一棵虛擬的救命稻草。李洪志和法輪功正是抓住了他們的這種心理,滿足了他們內心的需求,就像毒品一樣把他們吸引進來。如李洪志在《轉法輪》第一頁就說道:“在國內外,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做。”而且還說:“一一上來就把你推到很高的層次上。”這些吹破牛皮的話極大地滿足了這些人的虛榮心。有一位博士生,從小成績優異,被父母視爲掌上明珠,在家成爲兄弟姐妹們效仿的榜樣,在學校又成爲同學羨慕的對象。後來博士畢業後,在工作上成績並不是特別突出,所謂的理想與價值觀念受到了沖擊,有些過去學習不如他的同學反而在社會上取得了顯著的成就。在現實生活中無法超越自己的他,當接觸到法輪功的時候,覺得在法輪功的圈子裏又找回了昔日的“榮耀”。

其二,高學曆者不一定具有全面的知識與健全的思維方式。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學業也是有專攻的,再加上現代社會的學術分工越來越細,所以那些專家、學者或許在他所鑽研的領域中能取得傑出的成就,但對他的專業以外的領域可能就像一個小學生般無知。比如一個物理學教授可能對心理學知識了解不多;一個數學家可能在曆史學方面是個弱項;一個文學系畢業的博士生可能對化學知識一知半解。而李洪志的《轉法輪》及講法盜用了許多現代科學的術語,什麽“分子”、“原子”、“原子核”、“粒子”等;對一些現代科學還沒有定論的奇異現象,如“百慕大三角洲”、“飛碟現象”、“埃及金字塔”等,從神學的角度去胡亂解釋,迷惑了那些知識面窄,卻又有著強烈好奇心的高學曆者,從而使他們陷進了法輪功的泥潭。

其三,高學曆者往往擔負著重要的科研任務,身體透支,出現不健康狀態,被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所吸引。近些年社會上不斷出現中年知識分子“猝死”現象,使一些腦力勞動繁重的知識分子處于一種驚憂狀態,擔心自己是否會遭此不測。而由于他們工作忙,壓力大,沒有充足的時間去健身,而法輪功卻承諾煉功隨意,收功自然,你不煉功功煉你,24小時法煉人等等,迎合了一部分高學曆者的心理。一位博士後在談到他煉功的動機時就說:當時工作特別繁忙,又經常有知識分子英年早逝的噩耗傳來,很爲自己的健康擔心,可是又沒有時間去鍛煉,經常工作到深夜。當別人向他介紹法輪功時,他很快被其“24小時法煉人”的說法所吸引,很自然地就走進了法輪功,原以爲能得到一個好的身體,不想卻是一個騙局。

……當然,高學曆者癡迷法輪功,原因並不局限于以上幾種,不一而足。但因爲他們具有人們羨慕的高學曆,使一些不了解法輪功的人對此産生了好奇和疑惑,爲了解開人們的疑點,我就把我所了解的“法輪功”圈子中一些高學曆者帶有共性的特點進行了一下總結,寫在了這篇文章中,算是給人們解開一些疑點吧。

 

發布時間:2014/3/25 14:41:00

我有話說

book 回歸社會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