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是如何打開王某癡迷“法輪功”心結的

吳依琳

 

人本網藝術鑒賞

王某,男、68歲,中專文化,原山東省某國有企業單位領導。1997年爲祛病健身加入“法輪功”,經過一段時間有規律的鍛煉以後,原來的頭疼病消失了,他就覺得“法輪功”跟邪教教主李洪志宣揚的那樣,有神奇功效,能“消業治病”。對于我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十分不解,並且多次到當地政府部門以致到北京討“說法”。因從事“法輪功”違法活動,受法律制裁,被關押和入監11年多,最後失去工作。

王某性格倔強自負,對國家依法制裁他的做法充滿怨恨,即使在獄中,也沒有思考“法輪功”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的危害,不考慮如何遠離“法輪功”。當刑滿出獄以後,面對自己的公職沒了、工資也沒了、原本是單位高高在上的領導尊嚴也沒了,他落差很大,難以面對現實。此時,他也沒有考慮是自己觸犯了法律,更沒有考慮國家制止其癡迷邪教是爲他好,相反他認爲自己的不幸都是政府帶給他的。爲此,再也不跟當地政府部門的任何人交流,卻一直在家習練“法輪功”。

其家人特別是王某兒子,擔心父親長期如此會出問題,就多次尋找社會志願者幫助。然而,每次面對志願者,王某最多見一次面,就把自己封閉了起來。

近期,我被邀請幫助挽救王某。針對王某對抗心理極重,我采用心理矯治和破解思想症結同時並行的方法,終于恢複了王某的理性,幫他擺脫了邪教“法輪功”的精神控制。簡要步驟如下:

第一步:做好外圍工作,形成挽救氛圍

一是通過“四講”:講法律、講政策、講邪教危害以及挽救的目的,做通家人的工作,讓其家人理解挽救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從而增加挽救的助力。當王某兒子明白了父親癡迷“法輪功”的後果,以及對後續可能産生的影響以後,積極配合做其父親的工作。最終通過兒子的引導,我以心理咨詢師的身份見到了王某。

二是通過讓王某以前的功友華某某典型引路,讓其看到遠離邪教以後並沒有“業力返回”。雖然王某對華某某並無好感,但是看到華某某氣色很好,他內心也開始思考,放棄“法輪功”其實也沒什麽可怕的。

三是請當地的社區、街道幹部,幫助他爭取養老保險,雖然一開始他不接受,但作爲一個人,他會感受到社會的溫暖,其對抗層只能變薄不會增厚。

第二步:理解尊重,搭建與王某溝通的平台

一是接納他。當王某通過兒子提出要求:只跟談一次,且單獨談。我感覺到這是一次難得的契機,馬上答應了他。談話前我認真分析了其性格、年齡以及心理特點,做足了准備。當在社區見到他時,我禮貌地請他坐在了談話的上座,並表明了此次談話的目的只是心與心的交流,不逼迫他說不想說的事。

二是心理矯治。用傾聽、共情、焦點解決等心理學方法,緩解他的對抗情緒,喚醒他自重自愛的心理,讓他找到了被尊重、被理解的感覺,同時交流時,我也摸清了他的人生經曆以及現實心理,從而明白了他癡迷“法輪功”和對抗政府的個性原因。

三是真情感化。工作期間,王某妻子的心髒病、哮喘病複發住醫院。得知消息後,我們馬上前去醫院探望,讓王某感到我們是真心對待他們一家。

四是顧忌他的需求。爲了方便其照顧妻子,也顧忌他在大雨天裏的安全,我和當地社會志願者冒雨前往他家中。當我們再一次談如何看待人生等話題時,他完全沒了對抗,與我們交流了很多自己過去的生活以及工作內容。期間,我沒有針對邪教問題談任何觀點,倒是他自己主動提起因癡迷“法輪功”受到法律制裁的經曆,順勢我指出其之所以受到法律制裁與其個性有關,他並沒有反駁。當我們離開他家時,他執意送我們到大門口。至此,他內心接納了我,主動提出第二天讓兒子看護他生病妻子,自己到社區與我聊聊。

第三步:對准症結,打開心扉

一是針對其不理解政府取締“法輪功”的心理症結,我從“法輪功”習練者因相信李洪志“消業”有病不醫治死亡、相信李洪志“去情說”傷害家人、爲“講真相”而破壞社會等事實談起,讓他自己思考,面對殘害生命、破壞家庭、危害社會的人,政府能不能不管、該不該管?從而讓其明白是因爲“法輪功”的不良影響,導致被國家依法取締的。

二是針對其相信“法輪功”能“祛病健身”症結,從氣功健身的原理、心理暗示的作用、有規律鍛煉的效果、轉移注意等方面,分析了“法輪功”能健身的真正原因,不是什麽神功。特別是談到“法輪功”的動作是來自兩種氣功:禅密功和九宮八卦功,且把李洪志參加兩種氣功班的學員證書,從中國反邪教網上下載下來打印出來給他看時,他很驚訝他心中的神仙李洪志還學氣功,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一事實的介紹,讓他明白了“法輪功”健身的效果不是李洪志的“消業”。然後我列舉因相信消業治病有病不醫治死亡的大量案例,包括““法輪功”的骨幹”封莉莉、李大勇、朱根妹以及李洪志的親妹夫李繼光死于心髒病的事實,讓他思考自己若相信消業不醫治,結果會是什麽!最後,讓他了解李洪志因闌尾炎住院治病的事實,讓其明白“消業治病”其實是騙人的。

經過客觀理性地思考,王某終于從思想上認識到了是自己錯了,他表示不再對抗政府、不再習練“法輪功”。

王某之所以能從邪教“法輪功”泥潭中走出來,我認爲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我們理解尊重他,理解他癡迷邪教“法輪功”的初衷是好的,是爲健身、爲尋找精神寄托等;理解他是邪教的受害者,他是被邪教“法輪功”蒙騙了。把他當成兄弟姐妹,而沒有把他當成罪犯。在挽救他的過程中始終用愛心對待他,讓他能夠平等地說出自己的心聲,能夠理性地做選擇。

二是心理矯治起到了關鍵作用。長期堅持癡迷者,大都都有心理問題。王某癡迷“法輪功”長達20多年,在羁押場所和監獄封閉10多年,其思維方式已經嚴重扭曲,加上王某性格本身就倔強,若沒有心理的疏導,他將處于嚴重的焦慮和憤恨狀態難以被勸服。

三是全社會共同幫扶,促使他走出邪教。王某的思想轉變離不開當地的社會志願者和社區、街道幹部,使他們的努力讓王某體會到了社會的溫暖,促使其冷靜繼而思考;王某轉變思想之後,仍需要當地有關部門給予關心和幫扶,如解決養老問題、提供老年人活動機會等。而反邪教志願者有針對性地破解癡迷者症結,在任何一個邪教癡迷者的思想轉變中都不可或缺。王某的“法輪功”“消業治病症結”正是反邪教志願者幫助他解開的。

希望王某的思想轉變過程能給反邪教志願者以及仍癡迷的邪教人員提供一定的幫助和借鑒。

 

發布時間:2021/8/30 9:0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