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境外網站造謠孟偉哉退黨真相

 

中國文聯原黨組副書記孟偉哉,曾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當代》雜志主編、人民美術出版社社長、中共中央宣傳部文藝局長等職務,是中國作家協會和美術家協會會員,現已離休。

2004年12月6日左右,海外法輪功網站的BBS上出現ID爲“孟偉哉”的帖子《孟偉哉宣布退出共産黨!》,隨後博訊網站、看中國網站、人民報網站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等海外中文網站均報道了“孟偉哉宣布退黨”的消息。

12月8日,又有一個《孟偉哉最後的聲明》在海外中文網站上出現。內容爲第一個聲明引起的反應。

12月11日,中國大陸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所辦網站新華網,刊發《本網特別受權:孟偉哉嚴正聲明永做共産黨人》。新華網稱:“12月10日,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致函本網,授權刊發中國文聯原黨組副書記孟偉哉同志的嚴正聲明。”(上圖爲孟偉哉在宣讀“嚴正聲明”)

孟偉哉寫于12月9日的聲明全文如下:

“12月8日夜間,我獲悉一家中國境外網站說我退出了中國共産黨,十分吃驚。爲此,我嚴正聲明如下:

1、我于1953年4月在朝鮮戰場第一線加入中國共産黨,半個多世紀來,忠誠堅定,從無悔意,‘退黨’之說,純屬造謠誣蔑,毫無根據。

2、我的父親孟守義是一位革命烈士,共産黨員,犧牲于抗日戰爭。我在朝鮮戰場負傷致殘。對我父親和我曾經從事的戰鬥經曆,我感到無上光榮。

3、我自幼受中國共産黨教育,是在黨的培養下,在軍隊和革命戰爭以及和平年代的工作中上了大學,並成爲一名作家,我不會忘記黨的培養和教育。

4、我離休幾年來,仍未停止文學創作和繪畫,仍在中國藝術文化普及促進會擔任會長,爲我們國家的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

5、我至今交著黨費,在黨的基層組織裏過著黨員生活。

因此,所有關于‘退黨’之言,全系徹頭徹尾的惡意造謠,毫無根據。

我,孟偉哉,過去是共産黨員,現在是共産黨員,至死都將是共産黨員,永遠不會背叛偉大的中國共産黨!”

新華網刊出聲明的第二天,“孟偉哉”退黨事件再起波瀾。法輪功網站、博訊等海外中文網站第三次登出“孟偉哉”的聲明,標題爲《孟偉哉痛斥:“中國共産黨黨員孟偉哉嚴正聲明”是新華網僞造的》。

事件演進至此,局外人已經喪失了判斷真僞的能力。

12月12日,美國之音記者海濤在香港做了“真假孟偉哉退黨風波,真假難辯”的報道。報道稱,“幾天來,圍繞北京作家孟偉哉是否聲明退出中國共産黨的問題,互聯網上出現了孟偉哉的兩種立場截然相反的聲明。中宣部原文藝局長孟偉哉沒有出面接受媒體的采訪,外界無法得知事情的真相。新華網說,應該以新華網的聲明爲准。但是,其他一些中國分析人士認爲,孟偉哉退黨聲明,似乎可信性要更大一些。”

在海外網站上刊登的第三篇聲明中,署名“孟偉哉”者指責:“公平的說,惡意造謠的,不是我的退黨聲明,而是文聯黨組和新華網聯合盜用我的名義編造的‘中國共産黨黨員孟偉哉嚴正聲明’。請問,你們可以根據我的檔案材料編造我的聲明,但是你們能夠出示我的親筆簽名的聲明原件嗎?”

事實是,在這篇聲明出來(12月12日)之前,中國國情網、中國文聯網及國家文化網就刊發了孟偉哉手寫的駁斥海外網站造謠的“嚴正聲明”,並附有孟偉哉手拿“嚴正聲明”及接受衆多記者采訪的現場照片。12月9日下午,中國藝術文化普及促進會爲此專門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

孟偉哉“沒說美國好話”

軍人出身的孟偉哉是山西洪洞人,生于1933年12月,早年畢業于南開大學中文系,他身上至今還有在朝鮮三八線作戰時落下的傷疤,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年過70的他擅長繪畫和寫作,並以此爲樂。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發表于1970年代的反映抗美援朝的長篇小說《昨天的戰爭》。他時常通過文學作品表達對時局的看法,正醞釀撰寫有關京城大拆遷的紀實小說《拆遷大拍賣》。他在時政小說《逃兵戈爾巴喬夫》中反諷蘇聯解體後的現實。今年1月4日,他接受《鳳凰周刊》專訪時說:“我蔑視戈爾巴喬夫。”

孟偉哉並不上網,他是從人民文學出版社一位副主編處得知“孟偉哉退黨”的消息。“12月8日晚上,他打電話問我,聽說在海外網站上看到我退黨的聲明,問有沒有這事。我當時就做了否認。”孟對《鳳凰周刊》說。

12月9日晨,孟偉哉又打電話過去,詳細核實了一些問題。“境外這麽鬧,最初我直感和境內有一定關系。”孟偉哉說。

同日上午,孟偉哉來到中國國情網,寫了一個聲明,當時即進行錄音、拍照和錄像。“這是別人造不了假的,這是我的真迹啊。”孟偉哉說,“我在聲明中強調了我應該強調的,我不能糾纏于裏面的法輪功問題,那我就上當了。我風風雨雨這麽多年,還不懂這個經驗?“

孟偉哉說,事後他又給中國作協黨組寫了封信,作協應他的要求將信及聲明轉給了中宣部主要領導。

在新華網等媒體刊發孟的聲明前後,中國新聞社和香港《大公報》的記者也采訪了孟偉哉,發表了《無官一身輕,退休後的孟偉哉筆耕不辍書畫兼修》的報道。報道稱:“卸去了人民美術出版社社長職務的孟偉哉,無官一身輕,寫作再次成爲他的主業,寫字台成爲他寫作和書畫的天地。得益于他在人民美術出版社的工作經曆,他對國畫有了新的了解,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書畫兼修,在‘孟氏’文學之外獨創出‘孟氏’大寫意。”

孟偉哉說:“我在國內已經是邊緣人物,脫離崗位,社會活動我都不參加了,也不邀請我了。我不明白爲什麽還有人造我的謠。”

12月15日,中國作家協會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行“賀敬之文學生涯六十五周年暨《賀敬之文集》出版研討會”,孟偉哉被特邀參加,新華社和中新社均做了報道,並配有孟偉哉的照片。“這也算是一個反擊吧。”孟偉哉說。此前幾天,《人民日報》還通過文聯要了幾張他的畫的照片。

孟偉哉說:“整個事情的背景我不知道,爲什麽這麽造謠?又爲什麽選擇了我,並且牽扯到了別人?想不明白爲什麽。不過,我總要找機會發表一下對美國的看法。我在作品中,沒說美國好話。如果境外的反華分子想討美國主子喜歡,這也是一種作料吧。”

“50人退黨救中國”事件

2004年最後幾天和2005年初,海外中文網站又紛紛刊發題爲《鄧力群等五十位老同志和我一起發起“退黨救中國運動”》的文章,作者署名又是孟偉哉。文章列出“退黨救中國運動”第一批成員,除了鄧力群外,還包括余秋雨、魏巍、劉夢溪等知名人物共50人。

魏巍在得知他“退黨”的傳言後反應很平靜。他對《鳳凰周刊》說:“這個事,有人給我看了一下,根本不會有這種事。”

魏巍今年85周歲,他18歲到延安加入中國共産黨。這個有著60余年黨齡的老黨員,最爲人們熟悉的,一是他在抗美援朝時期發表歌頌志願軍的散文《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國內引起轟動;二是他在1990年代主編的《中流》雜志(已停刊),成爲當時左派的重要言論陣地。

著名作家余秋雨的助手堅決否定了余秋雨退黨的傳言。他說:“這海外網站鬧著玩的吧?”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劉夢溪在接受《鳳凰周刊》采訪時,也表示自己沒有退黨。他向記者詳細問過所謂50位簽名退黨者的名字後,不解地說:“這些人基本都是左派,怎麽把我給列進去了?”

《鳳凰周刊》查證,這50人中除鄧力群、余秋雨、歐陽山、柳萌及劉夢溪外,其他45人,均出自另一公開信的135名署名者中。這封公開信的名字爲《辱華反共的醜惡表演—我們對李志綏及其“回憶錄”的看法》,對李志綏在海外出版《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表達了抗議。該信寫于1995年7月22日。魏巍向《鳳凰周刊》證實,該信確屬他們發起。

這135位簽名者中已有多人去世,其中包括:曾任解放軍總政治部秘書長、解放軍藝術學院院長等職務的魏傳統少將,逝于1996年;曾任北京市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著名作家劉紹棠,逝于1997年;原《文藝理論與批評》主編程代熙,逝于1999年;曾任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歌劇《白毛女》的作曲者之一瞿維,逝于2002年;原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瑞,逝于2004年。

未在上述135人之列的作家歐陽山,早年參加“左聯”,後曆任作協廣東分會主席、廣東省文聯主席、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于2000年9月病逝于廣州。

好笑的是,上述6人均出現在海外網站刊發的50位“退黨救中國”者中。

“彌天大謊!”孟偉哉對《鳳凰周刊》說。(本新聞摘自:鳳凰周刊2005年02月28日文/記者韓福東)

 

發布時間:2005/4/24 21:53:45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2.[遊客]終于真相大白了!!!(提交时间:2005/7/7 20:27:27)

1.[雪夜飛虹]中國有句俗語,無風不起浪。孟偉哉到底從心裏是不是退黨,也許只有他本人最清楚!誰知在強迫誘迫之下,孟偉哉會不會先聲明、再推翻聲明,或由別人推翻聲明......(提交时间:2005/4/25 18:44:16)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