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黃長明:妻子癡迷“菩提功”自殺

黃長明

 

人本網藝術鑒賞

我家住湖北省通城縣塘湖鎮大埚村五組,一生以務農爲生。十三年前妻子因修練“菩提功”走火入魔,導致精神失常,並服毒身亡,給我全家帶來無盡的悲痛和憂傷。

妻子吳菊桂,1954年7月10日出生。爲了維持生計,我家種了幾畝水田和幾丘山地,妻子在家裏開了家小賣鋪,經營副食和生活日用品,每月收入除了生活開消外,還有一些節余,在當地也算是個勤勞殷實的家庭,令鄰居們括目相看。然而,到了1999年,家鄉掀起了一股氣功熱,徹底打亂了我家的甯靜,也給我妻子帶來了悲慘的命運。

1999年1月,塘湖鎮荻田村葛宗山等“菩提功”修練人員到我們村舉辦“菩提功”培訓班,他們說修練“菩提功”能出特異功能,不用打針吃藥能長壽,能治病。我妻子患婦科病和胃病,經常服藥卻一直沒有斷根,聽說修練“菩提功”有這多的好處,又在家門口辦培訓班,在葛宗山等人的勸說下,也參加到修練“菩提功”的行列。她買來了“菩提功大光明修持法”等書籍和“情系紅塵”、“天音”、“菩提心曲”等練功錄音帶以及師傅狄玉明的畫像,跟著一些功友開始習練。1999年6月27日,又參加了在塘湖鎮荻田村舉辦的“菩提功”“診治班”,由自稱有特異功能、能看到病人五髒六腑的“菩提功”修練人員爲參加修練人員治病。妻子參加“診治班”回來,說她通過練功和師父的加持,身體輕松了許多,從軀體到靈魂,都得到了調理和淨化,說修練“菩提功”不僅能祛病健身,還能增智開慧,她還勸我一起參加修練,我以家裏農活忙沒功夫練功推脫。

妻子修練“菩提功”後,每天學習“菩提功”的書籍,不間斷的練動功、靜功,不幹農活,不幹家務,小賣鋪也懶得經營,後來幹脆把小賣鋪關了。1999年9月初,她准備同功友一起去北戴河參加“菩提功”中級培訓班,我沒讓她去,她就在家裏開始搞練功“辟谷”活動,每天打坐練功,不吃五谷朵糧,只喝點水吃點水果,說是要“閉關”修練,一連“辟谷”兩個多月,至1999年12月下旬,妻子“辟谷”得不成個人樣,身體消瘦了很多,我強行要她停止“辟谷”,才開始吃飯。

2000年2月上旬春節剛過,妻子精神出現反常,經常一個人自言自語,口中說個不停,一些話連我都聽不懂,總是說要修練,要修爹娘、修來世,師傅要他上天,到達蓮花世界等等。2000年6月21日,她將事先在塘湖鎮荻田村照像館放大的像片取回,擺放在家裏堂屋的桌子上。6月22日上午,她洗好澡,換了比較體面的衣服,在睡房地上鋪好了幹淨的尼侖布,然後坐在尼侖布上喝了鉀铵磷農藥,追隨她的師傅狄玉明去了。當我上午11時幹完農活從地裏返回家裏准備做飯時,不見妻子,也沒有聽到妻子自言自語的聲音,就喊妻子的名字,連喊數聲卻不見動靜,我便去房間尋我,推開我和妻子的睡房,聞到一股農藥味,只見妻子倒在房中的一塊尼侖布上,口邊留有白沫,巳經沒有了氣息,死時手中緊抱著狄玉明的畫像。見此情景,我失聲痛哭,悲從中來,“菩提功”讓我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親,左鄰右舍的居民爲之歎息。

在料理完妻子的喪事後,我把家裏的“菩提功”書籍資料和狄玉明的像片全部燒掉了。同時我作爲一個非法“菩提功”組織受害者的親屬,到塘湖鎮人民政府揭發了“菩提功”組織的這一惡行。我妻子雖然是服毒自殺身亡的,但又確實是被“菩提功”組織所害死的呀!奉勸世人千萬別信這害死人的“菩提功”。

 

發布時間:2014/7/10 17:25: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