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黄长明:妻子痴迷“菩提功”自杀

黄长明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家住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五组,一生以务农为生。十三年前妻子因修练“菩提功”走火入魔,导致精神失常,并服毒身亡,给我全家带来无尽的悲痛和忧伤。

妻子吴菊桂,1954年7月10日出生。为了维持生计,我家种了几亩水田和几丘山地,妻子在家里开了家小卖铺,经营副食和生活日用品,每月收入除了生活开消外,还有一些节余,在当地也算是个勤劳殷实的家庭,令邻居们括目相看。然而,到了1999年,家乡掀起了一股气功热,彻底打乱了我家的宁静,也给我妻子带来了悲惨的命运。

1999年1月,塘湖镇荻田村葛宗山等“菩提功”修练人员到我们村举办“菩提功”培训班,他们说修练“菩提功”能出特异功能,不用打针吃药能长寿,能治病。我妻子患妇科病和胃病,经常服药却一直没有断根,听说修练“菩提功”有这多的好处,又在家门口办培训班,在葛宗山等人的劝说下,也参加到修练“菩提功”的行列。她买来了“菩提功大光明修持法”等书籍和“情系红尘”、“天音”、“菩提心曲”等练功录音带以及师傅狄玉明的画像,跟着一些功友开始习练。1999年6月27日,又参加了在塘湖镇荻田村举办的“菩提功”“诊治班”,由自称有特异功能、能看到病人五脏六腑的“菩提功”修练人员为参加修练人员治病。妻子参加“诊治班”回来,说她通过练功和师父的加持,身体轻松了许多,从躯体到灵魂,都得到了调理和净化,说修练“菩提功”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增智开慧,她还劝我一起参加修练,我以家里农活忙没功夫练功推脱。

妻子修练“菩提功”后,每天学习“菩提功”的书籍,不间断的练动功、静功,不干农活,不干家务,小卖铺也懒得经营,后来干脆把小卖铺关了。1999年9月初,她准备同功友一起去北戴河参加“菩提功”中级培训班,我没让她去,她就在家里开始搞练功“辟谷”活动,每天打坐练功,不吃五谷朵粮,只喝点水吃点水果,说是要“闭关”修练,一连“辟谷”两个多月,至1999年12月下旬,妻子“辟谷”得不成个人样,身体消瘦了很多,我强行要她停止“辟谷”,才开始吃饭。

2000年2月上旬春节刚过,妻子精神出现反常,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口中说个不停,一些话连我都听不懂,总是说要修练,要修爹娘、修来世,师傅要他上天,到达莲花世界等等。2000年6月21日,她将事先在塘湖镇荻田村照像馆放大的像片取回,摆放在家里堂屋的桌子上。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