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胡姐帶給家人的“福報”

皇甫素麗(口述)豫新(整理)

 

人本網藝術鑒賞

我叫皇甫素麗,我所說的胡姐叫胡瑞勤,今年51歲,曾是和我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同在河南省新蔡縣醫藥公司上班。胡姐1985年畢業于駐馬店技校電工專業,在我們單位是出了名的熱心腸,人緣好、有愛心,同事之間無論誰家有了困難,她都會伸出援助之手,做到仁至義盡。所以很受單位人的尊重,我們親切地叫她爲胡姐。

1997年前後,法輪功很盛行,胡姐患有輕微神經衰弱症,爲了強身健體,開始練上了法輪功。練了一段時間,胡姐感覺神經衰弱的毛病好了許多,睡覺也香了。她心中暗暗高興,認爲法輪功真有神效。其實,這完全是胡姐有規律的鍛煉和心理作用。她對李洪志所說的“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的說法深信不疑,加上有病不用打針吃藥,練好了還能“上層次”、“開天目”,“福報”全家,她更是如獲至寶。從此,在家裏擺上供品、挂上“師父”的畫像,堅持每天膜拜,練功、看錄像、聽錄音、苦讀“經書”成了必修課,比上學、上班都上心,還時不時當著同事的面宣揚練習法輪功的好處,經常上班遲到、早退,甚至幾天不上班,領導、同事逐漸對她有了意見,多次批評教育勸說也無濟于事。後來她幹脆不上班,專心修煉“大法”。她認爲我們這些常人都是影響她功力“精進”的障礙,“修煉就得割舍七情六欲”、“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此時的胡姐就像變了一個人,對親情人情漸漸淡漠了。

1999年7月,國家宣布依法取締法輪功。我抽空到胡姐家裏去看望她,了解她的想法。誰知胡姐一見面,像見親人似的,拉著我的手對我說:這事肯定國家搞錯了,是迫害,早晚要有平反的那一天,信誓旦旦要學法不止。我好言勸說不要再練了。她非常生氣,就和我吵了起來,大聲對我說:“我修煉法輪功修成正果,還能‘福報’全家,有啥不好!”而且撂下話,“就是槍斃,我也要練功學法,誰也別想阻攔我!”

接下來的日子裏,胡姐爲了“弘法”、“講真相”,深更半夜偷偷摸摸跑到別的小區散發法輪功傳單。她經常秘密地和功友聚會,交流練功心得,還曾到北京聚集,制造影響,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管了,一古腦地全抛給了丈夫,一外出就是三五天,偶爾回到家裏見到家人就說:我的功力長進了,馬上要修成正果了,將來成了“佛道神”,肯定能“福報”全家,你們有什麽需要盡管跟我說。

2008年夏天,胡姐的母親突感右上腹部脹痛,渾身無力,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趕緊叫來幾個兒女商量病情。胡姐兩個弟弟叫送醫院檢查,可胡姐卻說:“母親遭罪就是在還‘業’,是爲‘圓滿’而度人的。”並對兩個弟弟說:“你們不用管了,把母親交給我,我用‘大法’幫她消業怯病,還能省下上醫院的錢!”

從此胡姐上母親家裏勤了,天天到母親家打坐誦經、“發正念”,念念有詞求“師父”保佑,讓“法輪”顯靈,每次都在一個小時以上。有時母親痛疼難忍,汗珠子滴滴嗒嗒往下淌,想側側身子減輕一下病疼,胡姐卻不讓動,害怕“法輪”有失。兩個弟弟聞訊和他大吵大鬧,要求趕緊送母親去醫院治療,可胡姐根本不聽,幹脆把母親送到她家“消業”,不讓兩個弟弟進門管母親的事。

有一次,兩個弟弟趁胡姐外出的機會,偷偷看望母親,發現母親已經昏迷了,身體消瘦,還伴有發燒,心理十分難過,不由分說將母親送到醫院檢查。醫生埋怨他們送來太晚了,檢查右上腹部似有包塊,導致肝區持續性的鈍痛或脹痛,這是原發性肝癌的重要症狀。現在已到了肝癌晚期,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已無法救治了。時過七天,母親含恨離開了人世,享年67歲。家人一個勁地指責胡姐,是她耽誤治療,害了母親。但胡姐辯解說,是母親“消業”不夠。兩個弟弟一怒之下和她斷絕了姐弟關系,從此不再來往。即使面對母親的遺體,胡姐也沒有悲傷,反而有一種解脫感,感覺母親已經“返本歸真,死後升天”,到“天國”享福去了,是她練功爲母親造的“福”。

胡姐爲了能早日“飛升”、得道圓滿,“福報”全家,練功更積極了,每天把大部分時間用在練功上,白天在家燒香求神拜佛,夜裏練功打坐,常常弄得丈夫女兒不得安生。有一次半夜三更,女兒起床解手,朦胧中看見有個黑影在堂屋盤腿打坐,兩手在空中來回比劃,等走近一看原來是自己的母親,不由得大吃一驚,嚇得整夜不能入睡。

胡姐的丈夫桂林在古呂街道三裏灣小學上班,曾苦口婆心勸她:別再相信李洪志的那一套,好好的工作不上,沒人會給你發工資,沒有錢今後怎麽生活?可爲了早日“修成正果”,丈夫的話胡姐根本聽不進去,仍然我行我素,練功不止。

桂林在學校任後勤主任,靠一個人工資支撐全家人的生活,單位、家裏兩頭忙,常常超負荷工作,因勞累過度于2009年11月突患腦血栓--腦部出血點壓迫血管,病倒在工作崗位上,幸虧救治及時,才保住了生命,但落下了偏癱後遺症,靠服藥柱拐杖勉強生活自理。當把這一消息告訴胡姐時,她正在家裏虔誠地燒香拜佛呢。當她趕到醫院,對丈夫不但不溫情體貼,反而說這是丈夫反對她練功的報應,接下來她要“發正念”幫丈夫“消業除魔”。在場的醫護人員無不搖頭歎息,紛紛說她是練功練昏了頭。

桂林在病床上始終沒有弄明白,好好一個富有愛心的老伴,自沾上法輪功,竟成了不顧親情的練功狂人。

胡姐癡迷法輪十幾年,她的“福報”帶給家人的是:母親死了,丈夫癱了。

那個曾經讓人喜愛的胡姐真是可憐可氣又可恨!

 

發布時間:2014/4/29 5:54: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