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胡姐带给家人的“福报”

皇甫素丽(口述)豫新(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皇甫素丽,我所说的胡姐叫胡瑞勤,今年51岁,曾是和我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同在河南省新蔡县医药公司上班。胡姐1985年毕业于驻马店技校电工专业,在我们单位是出了名的热心肠,人缘好、有爱心,同事之间无论谁家有了困难,她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做到仁至义尽。所以很受单位人的尊重,我们亲切地叫她为胡姐。

1997年前后,法轮功很盛行,胡姐患有轻微神经衰弱症,为了强身健体,开始练上了法轮功。练了一段时间,胡姐感觉神经衰弱的毛病好了许多,睡觉也香了。她心中暗暗高兴,认为法轮功真有神效。其实,这完全是胡姐有规律的锻炼和心理作用。她对李洪志所说的“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的说法深信不疑,加上有病不用打针吃药,练好了还能“上层次”、“开天目”,“福报”全家,她更是如获至宝。从此,在家里摆上供品、挂上“师父”的画像,坚持每天膜拜,练功、看录像、听录音、苦读“经书”成了必修课,比上学、上班都上心,还时不时当着同事的面宣扬练习法轮功的好处,经常上班迟到、早退,甚至几天不上班,领导、同事逐渐对她有了意见,多次批评教育劝说也无济于事。后来她干脆不上班,专心修炼“大法”。她认为我们这些常人都是影响她功力“精进”的障碍,“修炼就得割舍七情六欲”、“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此时的胡姐就像变了一个人,对亲情人情渐渐淡漠了。

1999年7月,国家宣布依法取缔法轮功。我抽空到胡姐家里去看望她,了解她的想法。谁知胡姐一见面,像见亲人似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这事肯定国家搞错了,是迫害,早晚要有平反的那一天,信誓旦旦要学法不止。我好言劝说不要再练了。她非常生气,就和我吵了起来,大声对我说:“我修炼法轮功修成正果,还能‘福报’全家,有啥不好!”而且撂下话,“就是枪毙,我也要练功学法,谁也别想阻拦我!”

接下来的日子里,胡姐为了“弘法”、“讲真相”,深更半夜偷偷摸摸跑到别的小区散发法轮功传单。她经常秘密地和功友聚会,交流练功心得,还曾到北京聚集,制造影响,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管了,一古脑地全抛给了丈夫,一外出就是三五天,偶尔回到家里见到家人就说:我的功力长进了,马上要修成正果了,将来成了“佛道神”,肯定能“福报”全家,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2008年夏天,胡姐的母亲突感右上腹部胀痛,浑身无力,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赶紧叫来几个儿女商量病情。胡姐两个弟弟叫送医院检查,可胡姐却说:“母亲遭罪就是在还‘业’,是为‘圆满’而度人的。”并对两个弟弟说:“你们不用管了,把母亲交给我,我用‘大法’帮她消业怯病,还能省下上医院的钱!”

从此胡姐上母亲家里勤了,天天到母亲家打坐诵经、“发正念”,念念有词求“师父”保佑,让“法轮”显灵,每次都在一个小时以上。有时母亲痛疼难忍,汗珠子滴滴嗒嗒往下淌,想侧侧身子减轻一下病疼,胡姐却不让动,害怕“法轮”有失。两个弟弟闻讯和他大吵大闹,要求赶紧送母亲去医院治疗,可胡姐根本不听,干脆把母亲送到她家“消业”,不让两个弟弟进门管母亲的事。

有一次,两个弟弟趁胡姐外出的机会,偷偷看望母亲,发现母亲已经昏迷了,身体消瘦,还伴有发烧,心理十分难过,不由分说将母亲送到医院检查。医生埋怨他们送来太晚了,检查右上腹部似有包块,导致肝区持续性的钝痛或胀痛,这是原发性肝癌的重要症状。现在已到了肝癌晚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已无法救治了。时过七天,母亲含恨离开了人世,享年67岁。家人一个劲地指责胡姐,是她耽误治疗,害了母亲。但胡姐辩解说,是母亲“消业”不够。两个弟弟一怒之下和她断绝了姐弟关系,从此不再来往。即使面对母亲的遗体,胡姐也没有悲伤,反而有一种解脱感,感觉母亲已经“返本归真,死后升天”,到“天国”享福去了,是她练功为母亲造的“福”。

胡姐为了能早日“飞升”、得道圆满,“福报”全家,练功更积极了,每天把大部分时间用在练功上,白天在家烧香求神拜佛,夜里练功打坐,常常弄得丈夫女儿不得安生。有一次半夜三更,女儿起床解手,朦胧中看见有个黑影在堂屋盘腿打坐,两手在空中来回比划,等走近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母亲,不由得大吃一惊,吓得整夜不能入睡。

胡姐的丈夫桂林在古吕街道三里湾小学上班,曾苦口婆心劝她:别再相信李洪志的那一套,好好的工作不上,没人会给你发工资,没有钱今后怎么生活?可为了早日“修成正果”,丈夫的话胡姐根本听不进去,仍然我行我素,练功不止。

桂林在学校任后勤主任,靠一个人工资支撑全家人的生活,单位、家里两头忙,常常超负荷工作,因劳累过度于2009年11月突患脑血栓--脑部出血点压迫血管,病倒在工作岗位上,幸亏救治及时,才保住了生命,但落下了偏瘫后遗症,靠服药柱拐杖勉强生活自理。当把这一消息告诉胡姐时,她正在家里虔诚地烧香拜佛呢。当她赶到医院,对丈夫不但不温情体贴,反而说这是丈夫反对她练功的报应,接下来她要“发正念”帮丈夫“消业除魔”。在场的医护人员无不摇头叹息,纷纷说她是练功练昏了头。

桂林在病床上始终没有弄明白,好好一个富有爱心的老伴,自沾上法轮功,竟成了不顾亲情的练功狂人。

胡姐痴迷法轮十几年,她的“福报”带给家人的是:母亲死了,丈夫瘫了。

那个曾经让人喜爱的胡姐真是可怜可气又可恨!

 

发布时间:2014/4/29 5:54: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