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七夕节的丧妻之痛

魏平凡(口述) 刘德红(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魏平凡,今年63岁,家住仙桃市郭河镇,我的妻子叫唐善英,1953年出生,1999年因一点小病开始练法轮功,从此不信医生信法轮功,最终小病积攒成大病,去年七夕节那天妻子丢下亲人赴了黄泉,从此我们夫妻阴阳两相隔。

妻子在练法轮功之前半年时间里,脾气有时好有时坏,四十多岁的妇女,身体多少感觉有点异样,除了有轻微的乳腺增,并没有什么大病,懂医学常识的都晓得是更年期综合症。但是她担心一双儿女还没成家(用我们当地的话讲就是人生的任务没有完成),所以她特别害怕身体不好,会影响儿女。有病总是要看医生,乳腺增生的药一直没有断过,一次在医院买药遇到练法轮功的人,向她推荐法轮功可以练好百病,再也不需要看医生,一向勤俭节约的妻子就这样练上了法轮功。

我和妻子都是老实本分的庄家人,一生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有什么文化,大字不识几个,自从参加法轮功后,她是每天《转法轮》不离手,还要正在读初中的女儿帮她念,教她识字,几个月的时间,一本法轮功的书她都快背下来了。

在国家取缔法轮功之前,妻子也曾和本镇的几个法轮功功友去市区参加过几次法会,每次参加法会回来都像是得了大奖一样兴奋不已,有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跟我们讲在仙桃看到了哪些功友,他们有的练法轮功把绝症都练好了,还说师父把瘫痪多年的人都治好了,说得神乎其神,看到妻子精神抖擞的样子,我们还真以为她找到了神医,当时也为她感到高兴。

有一天妻子对我说,练法轮功要男女双修效果才更好,不然是不能过夫妻生活的,还说师父说了如果夫妻有一个练一个不练,练的人的功就会被不练的人吸走。我身体健壮如牛,所以坚决不同意参加练法轮功,妻子就单独搬到家里的小房间,从此不肯与我同房。从那时起我们夫妻已是名存实亡了。我知道都是法轮功迷惑了妻子,所以我并不怪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好,我想妻子总有一天会回到身边的。

原以为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妻子会回心转意,哪知道妻子像中了邪一样,死活不相信法轮功是邪教,还要跟功友上北京去搞什么弘法护法的事。由于我提前报告了政府,妻子没有去成北京,还被镇上的干部和派出所的警察训诫了。妻子知道是我告的“密”。闹起来要和我离婚,我一直没同意,她就经常外出找功友,有时一出去就是四五天,好几次都是我在城区找到她,叫上反邪教志愿者和村里的干部将她劝回来。

由于长期练法轮功,妻子生活完全没有规律,加上没有吃药,乳腺增生的毛病也越来越严重了。经常看到妻子痛的无法忍受,要她看医生她死活不肯,还说是师父在考验她。对我的关心她异常冷漠,说练功之人是不能有亲情的。我问她,难道你的师父也是这样不顾自己的亲人吗?妻子立马反驳,说我这样问是对师父的大不敬,做弟子的不能质疑师父,这是罪过,会被师父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妻子一边祷告祈求师父原谅,一边手捂住疼痛难忍的乳房盘坐在床上,我看的心痛的掉下了眼泪。

就这样妻子在练法轮功的同时被乳腺病折磨了好几年,2013年在她一次练功晕倒后,被我们送到市医院检查发现妻子的乳腺增生已经发展成了乳腺癌晚期。可是妻子就是不肯接受医治,坚持要练功祛病,结果在2014年七夕那天病逝,享年61岁。

 

发布时间:2015/8/24 17:22:00,来源:凯风湖北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