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全能神中的群體極化現象

林其羿 鄭豔芳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12年年末,一起由邪教全能神組織精心策劃、組織、安排的“世界末日”宣揚活動“粉墨登場”。大批全能神信徒不顧社會法律、倫理道德的約束,不僅公開宣揚所謂的“世界末日”即將到來,唯有加入全能神組織,信奉全能神才能逃脫一劫,更有甚者,還發生全能神信徒沖擊政府機關、公安機關等聚集打砸鬧事的惡性群體性事件。爲何全能神的衆多信徒們在這樣一個特殊結點上,會喪失自己僅存的一點理智,做出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事情?本文就社會學和心理學上的群體極化現象,剖析全能神組織是如何別有用心的利用這一現象,來達到其自身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群體極化現象概述

(一)群體極化現象的定義

群體極化(Group Polarization)最早是由James Stoner于1961年發現群體討論時的現象而提出。群體極化是指在群體中進行決策和行動時,人們往往會比個人決策時更傾向于冒險或保守,向某一個極端偏斜,從而背離最佳決策。換而言之,群體極化現象是說組織在進行決策和行動時,如果組織中的激進分子較多,那麽組織決策和行動就有可能變得更爲冒險和激進,這又被稱之爲“冒險偏移”;如果組織中的保守分子較多,那麽組織決策和行動就有可能變得更爲保守和謹慎,這又被稱之爲“謹慎偏移”。但是在更多的情況下,群體極化所發生的偏移爲“冒險偏移”。這意味著風險決策會有較高的回報,但是失敗的決策常常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二)群體極化現象的成因

主要是由于兩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群體成員傾向于與其他成員保持行爲與信念的一致,以獲得群體對他的認可及團體歸屬感。這一原因多發于組織的凝聚力比較強,組織紀律比較嚴明和苛刻,組織成員爲了避免與其他成員觀點和行爲不一致時所造成的組織輿論壓力和組織紀律懲罰,而選擇了與其他組織成員相同或相近的態度或行爲。一般而言,多數群體極化現象是由于這種原因;

二是群體成員在對需要決策的事件拿不准的時候,模仿與順從他人的行爲與信念往往是安全的。這一原因多發于組織的凝聚力不強,組織紀律比較渙散,組織成員出于自我價值保護的目的,爲了避免決策行爲所帶來的責任和懲罰,而選擇了與其他組織成員相同或相近的態度或行爲。

(三)群體極化現象所造成的影響

“群體極化”具有雙重的意義。從積極的一面來看,它能促進群體意見一致,增強群體內聚力和群體行爲。從消極的一面看,它能使錯誤的判斷和決定更趨極端,群體極化似乎很容易在一個具有強烈群體意識的群體內産生,也許是在這樣的群體中,其成員對群體意見常做出比實際情況更一致和極端的錯誤決定。

人們都習慣于用挑剔質疑的眼光來對待事物,而這個論調一旦確定,大家就會在這個方向上提供更多的論點,只有極小部分的論點會轉向另一個方向。其結果,只會讓最開始冒出的那個傾向更跨進一步。到最後,你發現其實結果很荒謬,但我們中的每一個人,在過程中都很自然地選擇順從。

二、全能神“世界末日”宣揚中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的成因

在前文簡單的介紹了群體極化現象的定義、原因和影響之後,我們可以發現全能神組織在其所謂“世界末日”的宣揚中,巧妙的利用了群體極化這一心理學和社會學上的概念,以達到其自身擴大影響、公然與政府對抗的邪惡目的。那麽全能神組織是如何巧妙的利用“群體極化”這一現象?其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的成因又是什麽呢?筆者認爲主要有以下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全能神嚴密的組織結構和背離倫理的組織紀律;二是全能神“世界末日”論宣揚中險惡的死亡恐懼。

(一)全能神嚴密的組織結構和背離倫理的組織紀律

全能神這一邪教由來已久,最早是從邪教組織“呼喊派”中演變而來,其頭目趙維山早期是“呼喊派”組織中的骨幹成員,後與該派中的同黨發生利益糾葛而退出該派,決心另起爐竈。爲了能夠保證全能神這一組織結構的嚴密,趙維山從早期發展時就“用心良苦”,將一患有精神疾病的楊姓女子稱爲“女基督”,主要負責說話。趙維山自封爲“大祭司”,統領全能神的各項行政事務,是實際上“最高權力”的掌握者。

總部設立“各部門的領導”,協助趙維山處理各個部門的教務工作,爲他出謀劃策。全能神在各省都設有分部,設立有“省級的分部領導”,主要負責所在省份及地區的教務工作。全能神在各地的教會分大區—小區—分號教會,每10—20人爲一小組,設有一名組長;40人爲一小排,設有一名排長。爲了方便組織控制,一個分號教會在人數上不超過50人,人數增多後則需要設立新的分號教會。由此,全能神組織結構的嚴密可見一斑。

除此之外,全能神組織還設立一系列背離倫理的組織紀律。與其他邪教一樣,全能神不講道理,只要順從,叫做“從頂門上做起”。信徒一旦入教,就永遠不准退教,在教內還必須虔誠,三心二意也要受到“神”的懲罰,教主通過各種恐怖手段,牢牢控制著全部信徒,包括斷手腳、毒殺、絞殺等。在《神隱秘的作工》一書中,趙維山曾大言不慚地說:“我的行政,無論何人,心裏抵觸必遭審判。到最後,我徹底懲罰他、收拾他。”在全國各地已經有多起惡意報複叛教者的事件發生,發生了多起蓄意謀殺案件。著名獨立學者、中國反僞科學的代表人物司馬南就指出:“全能神是跟黑社會一樣的暴力組織。”

在這樣的嚴密組織結構下,全能神信徒一旦入教,就面臨著極大的群體輿論壓力,甚至面臨著對于自身生命的恐嚇和威脅。正如前文所言,個體在群體紀律比較嚴明和苛刻時,出于自我價值的保護,會選擇與組織內多數成員的態度相一致,而這樣的過程又會進一步加劇群體行爲的極端化和瘋狂化。

  那麽全能神信徒爲了避免在“世界末日”論這一宣傳的過程中與“神”的旨意(即趙維山及其全能神組織)相違背而面臨的巨大群體壓力和紀律懲罰,甚至是生命的恐嚇和威脅,而不得不選擇與組織整體和高層的意見相一致,也就是拼命的進行“世界末日”論的宣傳。在這樣的前提和背景下,全能神信徒爭先恐後進行“世界末日論”的宣傳,信徒之間的相互比較又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宣傳過程”的瘋狂,最終釀成了發生于2012年年末的這一群體性事件,可以說,“世界末日”論這一宣揚活動是全能神組織精心策劃的導火索,目的就在于引發社會的恐慌,達到騙取錢財,擴大其自身影響的險惡目的。

(二)全能神“世界末日”論宣揚中險惡的死亡恐懼

筆者在《淺析法輪功的不合理“死亡恐懼”》一文中曾經提到:“恐懼”是指人遇到危險或回想、想象危險時所産生的情緒。由于缺乏應付或擺脫可怕情緒的力量或能力,往往易造成恐懼”。而作爲人,最大的恐懼莫過于對死亡的恐懼,因爲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面對死亡,避無可避,又無法反抗。全能神組織在其“世界末日”論中也巧妙的利用了這一點,客觀上對信徒的死亡恐懼進行了激發,使信徒們對待死亡的看法更爲極端和偏激,無形中促成了群體極化的現象。

早在全能神發展的早期,它的立教基礎就是“恐怖十字架”,由諾查丹瑪斯及五島勉的所謂大預測衍生而成。它宣稱:1999年8月7日,天空中所有的星辰都將排成一個巨大的十字架,上帝借此宣示自己的存在。同時是宇宙的“坍塌”,地球煞那間碎成碎片。在此之前只有一個希望,那就是信奉全能神,借此可以得到基督的認可,順利升入天國。而不信奉全能神的人,則面臨著“永刑”,即墜入火湖受弄,永不輪回。

這便是心理學上典型的“地點恐懼”和“環境恐懼”,試圖使個體體驗到最深刻最直接的死亡威脅,産生深刻的“死亡恐懼”。而這一次全能神顯然又舊事重提,進行所謂的“世界末日”論的宣傳,鼓吹世界將在12月21日滅亡,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都要死,只有三分之一信神的人才能活下來。全能神甚至宣稱當今中國是一個沒落的大家庭,受大紅龍的支配,末日將至,唯有與大紅龍決戰,才能得救。這便是心理學上典型的“社交環境恐懼”,使得全能神信徒相信周圍的環境是十分凶險的,甚至對基本的人際交往都産生了不信任感,從而進一步加劇了個體的“死亡恐懼”,並公然與社會和中國政府對立。

正如前文所說,當群體內的激進分子較多時,群體成員的態度和行爲將進一步發生偏移,變得更爲冒險和激進,這一偏移又被稱之爲“冒險偏移”。那麽在全能神組織“世界末日”論中的死亡恐懼威脅下,信徒們不僅直接而深刻的感受到自身的死亡威脅,更會在這一激進言論的挑唆下,産生一系列的偏激認知和行爲反應。

典型的便是瘋狂的進行“世界末日”論的宣傳活動,甚至是自稱爲周圍群衆的“救世主”,感覺到自己有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去拯救他們。這也便是爲何許多不明真相的全能神信徒在被媒體采訪爲何要進行“世界末日”論的宣傳活動時,其回答總是驚人的一致:“他們是爲了身邊的人好,能夠告知身邊的人‘世界末日’就要到來,讓他們信奉全能神教而免受滅頂之災,這是天大的‘善舉’。”

福建師範大學教授、博導程利國曾經撰文指出,個體在高度恐懼的情況下是難以區分現實和想象的,換而言之,個體在高度恐懼的情況下也是難以區分正確和錯誤。而這一次全能神似乎又更進一步,試圖通過邪教組織的群體極化現象—即群體性的死亡恐懼,來誘發進一步的社會恐慌,給社會各個階層造成更大的破壞。著名學者司馬南也在近日凱風網的訪談中指出:“人一旦被邪教綁架了以後,人性當中惡的東西被激發出來了。”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全能神組織對于群體控制,誘發群體極化現象的用心險惡。

三、如何消除全能神“世界末日”論宣揚中的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

(一)加大科普知識的宣傳和普及

要想消除全能神“世界末日”論宣揚中的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我們首先要做的應當是加大科普知識的宣傳和普及。國內學者司馬南、方舟子、程利國等都已經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呼籲要加大科普知識的宣傳和普及。可以通過宣傳單、講座、網絡等多種形式進行相關知識的講解和宣傳,培養民衆的科學精神,使得民衆們在面對謠言時能夠具備獨立的思考和判斷能力,這便是北大校長、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所倡導的“科學精神,使得每個個體都有了獨立的品格和精神。”從根基上盡可能多的消除全能神等邪教組織假借謠言,引發群體恐慌和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的可能性。

(二)對全能神組織結構進行破壞,消除全能神組織的不良影響

正如前文所說,全能神教的組織結構十分緊密,組織紀律已經嚴重背離了社會基本的倫理道德。那麽爲了消除全能神“世界末日”論宣揚中的不合理群體極化現象,我們還需要從其組織結構出發,消除全能神組織的不良影響。借助于網絡宣傳攻勢,借力于微博、微信等新興媒體的力量,在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範圍內揭穿全能神的本質、揭露全能神的罪行,還世界一個本來的面目。

通過對于全能神組織結構的破壞,和對其不良影響的消除。全能神組織要想再一次策劃“世界末日”論般的鬧劇,誘發不合理的群體極化現象,便如同“釜底抽薪”,徹底失去了組織結構的基礎,無法再産生惡劣的社會影響了。

 

發布時間:2014/5/26 10:21: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