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成员社会角色失调的矛盾性分析

心雨

 

人本网艺术鉴赏

人总是生活在一定的社会组织和集体中,并且必须遵守这个组织和集体的共同规则,我们称之为角色规范,它作为社会规范的一部分,对社会成员扮演的各类角色发挥着约束其行为并将之纳入社会控制体系的功能。与之相对的是角色失调,就是人们在角色扮演过程中,遇到障碍和矛盾,出现角色不清、角色中断、角色冲突,甚至导致失败。“走在神路上”的法轮功成员自认为异于“常人”,而且秉承“大法的理与常人的理是反着的”,这些与现实社会相互矛盾、混乱的角色定位,导致了修炼者个人或家庭作为社会的一个细胞,常常陷入左右为难、无所适从的境地。

身份上,以修炼人自居与实为常人的矛盾,往往导致角色中断。

人类在共同的家园——地球上幸福的生活着,享受着婚姻、家庭和亲情,然而,这些珍贵的东西在视地球为垃圾站的法轮功修炼者看来,却是庸俗和低级的,他们坚信李洪志说的:“生你的元神才是你的父母”“真正的父母在天上”,“人的任何观念都是障碍”,“人的观念你得放下。”(《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因此,在大法弟子眼里,人在社会活动中的身份被完全颠覆,他们漠视人性中最基本的亲情,漠视自身本应扮演好的各种角色,为人子、为人夫(妻)、为人父母,认为“亲情是修炼的障碍、圆满的魔障”、“放弃名利情,圆满上苍穹”,一个个痴迷其中的信徒虽然生活在真真实实的人世间,却非要断掉一切人间的念头,抛弃恩爱的夫妻、可爱的子女、慈爱的父母、挚爱的亲人,一心只想修炼,即使家庭破裂、骨肉分离,也一心要到天国世界寻找那位虚无飘渺的真正父母,期望着“元神”回到天国那个虚幻的家中,通过这种“过情关”的考验,李洪志把弟子从家庭这个社会细胞中剥离出来。使得法轮功成员原来做为人的角色按照“成神”的新角色要求需要摒弃,新的角色远在天国世界,在人间还要委屈一段时间,这个界于人神之间的就是他们当前唯一要扮演的——大法弟子。在现有人类中,这一角色没有先例可循,虽然“同修”弟子有一些修炼“精进”的榜样,但到头来不是病死就是累死,还没有见过真正“圆满”的。导致他们对新角色愈发迷茫和困惑,而在心理上愈是希望另觅他途,以摆脱眼前的困境。有的“一气之下干脆不修了”,有的受所谓“旧势力的迫害”认清了真相,还有的无所适从,急于改变现状,就不免会超越社会规范,表现出偏离行为。这种实为“常人”却不愿承认,反而以修炼人、“走在神路上的人”、未来的佛道神自居,导致现实与幻境冲突,其结果就是在迷茫和纠结中,他们不得不放弃原有的角色,导致角色中断。这也是当前法轮功人员不断因执意修炼导致众叛亲离,出现家庭变故、精神类疾病和自杀、杀人现象的一个重要根源。

人格上,对内封闭顺从与对外防御侵犯性的矛盾,导致角色冲突。

角色冲突是指在角色之间发生矛盾、对立和抵触,妨碍着角色扮演的顺利进行而引起的冲突。法轮功信徒作为人神的双重角色,导致出现角色认知偏差进而出现行为偏差。这个组织的修炼不同于正常的宗教修炼,它对内要求信徒绝对服从,所有成员在加入法轮功组织后,不允许对教主李洪志及其理论有半点怀疑,须无条件地完全臣服。李洪志讲“我的大法,我告诉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验他。因为,所有人的生命,包括宇宙里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给开创的,他创造的造就的,所以谁也不配去考验他。”(《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为了完全控制信徒,李洪志告诉那些还在期盼圆满的弟子,让他们敢于以身试法,唆使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铲除邪恶”“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忍无可忍》)。让他们不要留恋生命,“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澳大利亚讲法》)。怂恿他们为达目的可以杀生,而且杀生是件大好事,“今天人类社会混乱、肮脏得不行,人的业力多得不行,坏思想多得不行,我却把它们都给你清理掉。”,“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转法轮》)这种“大法唯上”的结果就是,与亲人决裂、与他人为敌,为追求虚幻的“圆满”做出的更多伤害他人和自我伤害的事情。而且受到法轮功的误导,这些信徒坚持认为自己的修炼会带给受到伤害的亲人或世人更多的幸福,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一同回“天国”享福。法轮功信徒因角色冲突而遭遇社会共同规则的质疑和制约时,不是选择自我改变,而是自欺欺人地编造谎言去选择抗争和破坏,妄图改变社会的共同操守,以扫清修炼道路上的各种障碍。由此,众多沉溺于法轮世界的弟子听从和听信于李教主除魔、铲除号令,一个个铤而走险,掐死女儿、砍死父母、毒死他人等残害生命的案件比比皆是,但在他们看来这不是杀人,而是“度人”、是“善解恶缘”,触目惊心的犯罪事实也使人们逐渐看清了法轮功反人类、反社会的本质。

目标上,期望单方面合作与现实多方面对抗的矛盾,导致角色失败。

角色失败是最严重的角色失调,角色承担者不得不放弃原有角色、退出舞台。法轮功有着“唯我独大”和“非友即敌”的认知极端,一厢情愿地把是否反对法轮功作为分辨好人和坏人的唯一标准,“谁迫害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法轮大示义解》)。使得法轮功在建立之初就首先把自己放到了全人类的对立面,除了认为在人间没有真正的亲人,其余的不管是谁,“到处都是邪恶,一草一木都被邪恶主宰着”《2004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就连那些人类千百年来信仰的其他宗教也充满仇恨,“特别是那些把持宗教、敌视正法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都全面解体它们。”(《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草木皆兵的李洪志颠倒是非标准,宣扬“修炼人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的”、“法是讲另外一个空间的理”,明确地讲“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人间法律的束缚。”(《正念的作用》)把法轮功的法凌驾于国家的法律之上。所以许多法轮功成员认为他们只遵守“法轮大法”,违反国家法律没有错,破坏世间伦理没有错,聚众淫乱没有错,抛弃家庭没有错,自杀弘法没有错,杀人除魔没有错。特别是练习者被精神控制后,沾沾自喜于已游离于常人之外,食人间烟火却凡事讲着所谓的另外空间理论,脚踏地球上却处处借口仙界之人为所欲为,满口“真善忍”做好人,却残害生命给自己未来世界创造众生。至此,法轮功信徒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和未来神的角色都趋于失败乃至惨败。当因角色失败而产生挫折感、处于应激状态时,自我控制力减弱,往往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以致因角色失范而违反社会规范,严重的则会触犯刑律,构成犯罪。众多的大法弟子受尽感情折磨、亲人离散的痛苦,失去了原有的社会角色,企望着修炼到天国,在属于自己世界的扮演“一号主角”,殊不知在此期间他们只是李洪志一手导演的梦幻剧中跑龙套的“匪兵甲”。一个个出去散传单、发光盘、卖门票,一天天奔波于讲真相、发正念和遥遥无期的圆满之路上,一次次在人家门前谩骂、围攻、静坐,一门心思地走在“维护大法”这一“唯一”的人间正道上。因为“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被弟子奉若神明的李洪志先生全家在一个名叫美利坚的国度,享受着人间仙境般的生活,正如《日本时代》杂志惊叹他是“过着豪华流放生活的肥猫大仙”。他一方面让弟子放下对亲情、物质乃至生命的执著,另一方面自己却像吸血鬼一般贪婪地榨干、吸光了已被洗脑的弟子们的精血,吸光了王岚、吸光了封莉莉、吸光了李国栋、吸光了韩振国……下一个会是谁,这一点李教主并不在意,他坚信“立起引魂幡,就有小鬼来”。因为自称弟子上亿的他从不担心,只要有死心塌地的追随者,他的吸血寄生生涯就会继续。

在社会变迁加速的转型期,由于各种思想观念的冲击,会弱化社会控制体系对人们的约束力,从而导致社会越轨行为。因此我们要始终保持阳光、向上的心态,精心扮演好自身角色。一是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们首先要领悟自己所承担的社会角色。即要了解自己所承担的是些什么社会角色,熟悉这些社会角色所要求的行为规范。二是要用人类所共同遵守的普世价值观指导社会角色的扮演实践。要严格按照自己承担的角色所要求的行为规范去做,不能降低要求,迁就自己。三是要勇敢面对角色扮演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矛盾、挫折和失败,妥善处理好各个角色之间的关系,避免角色失调的问题。四是合理规避各类诱惑和风险,当面对有可能颠覆自己现有角色,而对方许诺的达到新目标的方法简单且不合常规时,需小心甄别,慎重对待。五是高标准要求自己,在扮演社会角色中尽量不带功利色彩,以社会公认和推崇的模范角色作为榜样,力求完美无憾。

 

发布时间:2014/5/26 10:31: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