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骨干“圆满”路上的“无一例外”

陈诗楠

 

人本网艺术鉴赏

曾几何时,自诩为“宇宙主佛”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自信满满地宣称自己无数的“法身”可以保佑弟子“消业”平安,自己无量的“法力”可以普度弟子精进“圆满”,但是,到头来,无数“法轮功”弟子纷纷以不同的死亡方式实现“圆满”的事实,告诉了世人一个最简单的结论,那就是“法轮功”弟子的“圆满”之路上有N多个“无一例外”。

无论弟子是男还是女“无一例外”。截至2000年4月12日,因痴迷“法轮功”自杀和因拒医拒药致死者达1559人、致精神障碍者651人、杀人害命者11人、致残者144人,其中有男弟子,更多的,是女弟子。2014年3月4日,凯风网推出“法轮功‘哭墙’”专题,刊出的100个典型案例中有59例涉及女性,约占60%,男弟子约占40%。无论弟子是男还是女“无一例外”。

无论贡献是大还是小“无一例外”。美籍华人,生前长期担任“法轮功”下属一重要组织的负责人,曾为“法轮功”组织作出卓越贡献,将“三退”闹剧搞得风生水起,编造的“三退”数字已超过1.6亿的“法轮功”骨干李大勇,于2014年3月2日因急性肝坏死病亡。无论贡献是大还是小“无一例外”。

无论职务是高还是低“无一例外”。云南省“法轮功”总站头目王岚,纽约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塞班岛“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大纪元时报》记者陈文禄,香港“法轮佛法学会”前会长孙浚,台湾“法轮功”骨干刘莺钏……“法轮功”要职人员纷纷病业死亡。无论职务是高还是低“无一例外”。

无论姻亲是远还是近“无一例外”。2012年5月,李洪志的亲妹夫、“大纪元”新闻集团副总裁李继光患病死亡。患病期间,李洪志曾多次特批让其悄悄住院治疗心脏病、肾病等重疾。作为李洪志的妹夫,李继光不仅生病,还经过李洪志本人特别批准住院治疗,却仍然难逃一死。这个事实,是对“法轮功”和李洪志的最大讽刺。也说明了无论姻亲是远还是近“无一例外”。

无论主佛救还是不救“无一例外”。2007年12月,韩国“法轮大法学会”骨干全判烈因车祸身受重伤,鉴于全其对“法轮功”作出的“特殊贡献”和显著地位,李洪志亲自为其“发正念”。但没想到也是枉然,全判烈最终命丧黄泉,一时引发“法轮功”上下一片哗然。无论主佛救还是不救“无一例外”。

无论是近臣还是草民“无一例外”。2010年8月21日,法轮功总部“龙泉寺”大管家韩振国因肺癌死亡。韩振国来自台湾,生前任“法轮功”总部龙泉寺行政主管,主要负责龙泉寺土建工程,是李洪志特别倚重的股肱之臣。同年5月3日,北美“法轮功”骨干柳济南摔死在美国新泽西州希望山“法轮功基地”建设工地上。2009年7月,“法轮功”总部“龙泉寺”基地义工江庆贵病死在由龙泉寺返回台湾的途中。无论是近臣还是草民“无一例外”。

无论是年轻还是年老“无一例外”。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震惊中外的“法轮功”痴迷者自焚事件中,除了3人受到重伤外,还有刘春玲与她只有12岁的女儿刘思影死亡。在众多死亡者中,年龄相对较高的刘静航72、孙浚72岁。无论是年轻还是年老“无一例外”。

无论是精进还是后进“无一例外”。李国栋,是美国“新唐人电视台”主要负责人之一,在境外“法轮功”圈子里被公认为“学法精进”者,患肝脏、肾脏病期间,“痴迷”于李洪志能给自己“清理身体”而拒医拒药,导致病情日益加重,最终不治而亡。还有与丈夫变卖房产多次捐助“大法”项目,被圈内公认为“精进”真修的香港弟子麦穗英,初得病时,坚信通过诚心学“法练功”就能“消业”治病,死活不愿就诊,47岁命丧黄泉。无论是精进还是后进“无一例外”。

无论从事何种职业“无一例外”。号称“因修炼法轮大法出现神奇功效的科学家”刘静航,修炼“法轮功”已经整整20年,2013年4月在英国因病死亡。号称“医学博士”、“免疫学教授”、“著名生物科学家”,李洪志说什么她“证”什么的“首席御用科学家”封莉莉,于2006年6月23日上午,在美国得州休斯顿病亡。吴凯伦做纽约新唐人电视台主播,佐藤美津子做《大纪元时报》编辑,黄春梅做台湾天国乐团演员……均病业而亡。无论从事何种职业“无一例外”。

无论是骨干还是普通弟子“无一例外”。据统计,2005年到2014年“法轮功”境外骨干死亡28人,平均每年4人。其中23人病死,5人死于意外,病亡人数量占82.1%。

一个又一个的“无一例外”反复证明着同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李洪志的神迹、法力、消业、精进、圆满等歪理邪说纯属谎言。

 

发布时间:2014/7/18 23:00:00,来源:凯风山东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