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悟者自述

——原法轮功练习者的心里话

张蔚瑾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张蔚瑾,今年28岁,在云南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工作。我于99年3月份开始习练"法轮功"。现在我把自己的切身经历及内心深处的想法写出来,是为了使其他"法轮功"的受害者能够早日清醒,从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中解脱出来,从而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我痴迷于"法轮功",分析起来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主观上是因为自己精神空虚,没有正确地面对人生的挫折和坎坷,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不是一帆风顺的,都有会遇到不同的挫折和困难,而我不能面对现实,采取了逃避的方法,客观上是因为自己特殊的人生经历。我在16岁时,母亲因车祸而不幸身亡,父亲和妹妹回到四川,我一人留在昆明,亲人不在身边,自己对生活比较消极。工作以后,我结了婚,与丈夫志同道合,生活还算幸福美满,但在这时,我丈夫患慢性肾小球肾炎,于97年2月病故。这样巨大的打击,使我失去了精神支柱,对生活很悲观,认为人生的生离死别太多,人所经历的痛苦也太多,我开始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精神生活很空虚。我接触了"法轮功",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以后,觉得自己受伤的心灵得到了一些安慰,感到自己找到了超越生离死别及人生各种痛苦的法门,就这样在关键时刻我没有把握住自己,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习练"法轮功"。并且深深地陷了进去,致使自己后来做了违法犯罪的事。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可悲。

在各部门、各级领导、特别是父亲的教育帮助,我终于看清了李洪志的本来面目及他宣扬的一套歪理邪说。想当初,国家刚刚取缔"法轮功"的时候,我们单位的领导、同事都劝我不要再练了。我虽答应他们不再练了,但是后来经不住其他练功人的拉拢,竟然在国家把它定性为邪教组织以后,还进行非法聚会,张贴布标,散发宣传材料……,甚至不惜以身试法,这些都是因为自己当时还没有真正认清李洪志及"法轮功"的真实面目,仍然相信《转法轮》的歪理邪说,才会被李洪志所控制及利用,愚蠢地认为这是"经文"的安排,看自己是否能够过这一大关,是否能圆满的最后考验。如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深感上当受骗了,我认为李洪志是用他的一整套歪理邪说,由浅入深地把练功者引入他的控制之中。

首先,李洪志要求我们"多看、多听、多读'法轮功'及其'经文',其他的辅导书也要看"。我们业余时间都花在"法轮功"上,每天不停地读、抄、背《转法轮》及其"经文",其实自己到底发生了多少变化,我并不知道。李洪志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的人生道路将会改变,你的修炼道路,是由师父来安排的,你的生活中不会有偶然存在,一切都是为了你们的提高而设的关"。因此我们练功的人遇到事情,不管大小,也不管与"法轮功"有关无关,都生拉活扯地联系在一起。在这样的生活环境,脑袋中想的、口中谈的都是"法轮功"。不知不觉中,最初不相信的东西也慢慢开始相信了。

其次,是所谓的"层次学说"把人带入谜中。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李洪志却说这是由于"人的层次不同,所以理解不同",这就为他的诡辨术奠定了基础,练功人的各种想法、观点都是不同层次的理解不同,这样就导致了练功人总在这个圈子中打转,很难走出来。这样就很容易被利用,我作为普通的修炼者,想自己是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那么作为"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又是怎样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呢?他篡改出生日期,"偷窃"别人的东西创编了"法轮功",这是真吗?他引导我们为了"护法"与政府作对,在铁窗中"吃苦、消业、修炼",而他自己却在美国花天酒地,这是善吗?他听不进批评意见,动不动就要练功人围攻新闻媒体,这是忍吗?至于说得到圆满,我认为那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是虚假的东西,是骗人的,因为按照李洪志所说,修炼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修炼到什么程度,这是实话,我连自己都不清楚我什么时候会圆满,更不可能知道别人是否圆满,那么这就是一个永远揭不开的谜,不是骗人又是什么呢?圆满是为了自己能够远离伤害,超脱人生的痛苦、烦恼,是为了亲人能够得到回报,生活得美满幸福。而今自己的行为,给国家、社会、单位带来麻烦,给家庭和亲人带来的是痛苦,这就是我们所应该得到的回报吗?李洪志要求我们修炼的人要去掉执著心,就是脑子中没有杂念,什么都不想,久而久之,人就变得头脑简单(其实是不用脑子去想),结果就是李洪志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很多人就是这样被他所控制利用的,自己还不知道,还在维护他。再看李洪志其人,他把佛、道、儒的思想结合在一起,拼凑成所谓的"法轮功",利用广大的人们想强身健体,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打着不参予政治的幌子,开办气功学习班,发行大量的出版物、音像制品,聚敛大量的钱财,他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引导练功人围攻新闻媒体,直至发展到围攻国家的政治中心--中南海,让人们看清了他的政治野心,绝大多数的练功者都醒悟了,能及时回头,回到政府和人民的身边。

我想告诉大家,我在这条道路上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及时回头,经历了内心的痛苦和挣扎,这是一个漫长的历程。当老父亲从千里之外的四川赶到昆明站在我面前时,看到他疲惫憔悴的面容,我流泪了,深深想到自己愧对老父亲的养育之恩,在该尽孝道的时候,却让老父亲为我担心,我于心何忍!单位领导、同事来看望我,对我没有任何责备,而仍然是关心、帮助我,希望我能够早日从"法轮功"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深深的感到自己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我辜负国家机关政府对我的养育,这是我思想发生转变的起点。在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两年以后我就会圆满吗?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当初自己为了"护法"做了违法的事,我心里是很明白的,之所以这样做,是以为在艰苦的环境中可以吃苦、消业、还债,然后修成圆满。我发现我错了。我曾经认为只要自己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不久师父就会解救我们于苦难之中,我就会修成圆满。但实际上,李洪志也没有来解救我。有一次我生病拉肚子好几天,我都有坚持着不去看病,人都要支持不住了,这时候是高医生连夜给我看病,吃了药以后,才逐渐好转。这时候关心我的是干警、是领导、是亲人、是朋友,而不是李洪志,我终于明白了,李洪志根本不可能来解救我们。我的思想在不停的斗争,到底应不应该放弃"法轮功",不放弃吧,我觉得圆满是无望的,是虚无的,是不可能的;放弃吧,我觉得自己虚度了两年的光阴,荒废了事业,丢掉了工作,而在最后关头却要放弃。而且也顾虑到练功人对我的看法,亲人、朋友、同事,曾经做我思想工作的干警,我要怎样去面对他们?我内心在痛苦的挣扎,左右徘徊。当他们问我可曾想过自己的行为给家人带来的痛苦有多大,可曾想过自己给单位带来的问题和麻烦有多多时,我震惊了,我觉得我应该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而不能再稀里糊涂的过日子。后来又学习了一个博士生写的亲身经历,在看了这一篇报道以后,我的思想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我感到有很多观点我们是相同的,心里面的愿望及矛盾也是相同的,他可以勇敢地走出来,而我为什么不能呢!那是因为自己还在逃避某些问题,其实是自己在欺骗自己,我在内心深处下定决心放弃"法轮功",从此以后再也不练了。这个时候,是单位及各级领导、亲人、朋友给了我信心,不论是原工作单位的领导及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还是司法厅的领导们知道了我的变化,都给予了热情的支持,他们多次来看望我,开导我,希望我能巩固自己的思想。我们单位的领导也专程来看望,他们没有歧视我。我深深地体会到各级领导、干警、亲人、朋友对我的的期待,他们用真诚的心在感化着我,期待我早日转变思想,回到正常人中来。面对他们所做的一切,我想我只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才能告诉他们,我不会辜负他们的良苦用心,以及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不能为了面子,不敢承认错误,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大家表白了我的决心,我要彻底与"法轮功"决裂。这一步迈得好艰辛,然而迈出这一步以后,自己的包袱轻了,思想上很轻松,心情也开朗起来,袭上心头的是对亲人的思念,是对家的怀念。当我再次见到老父亲时,没有思想压力,能与他开怀畅谈了。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再来看"法轮功",我能够把学法者及"法轮功"看得更透彻了。我认为中央把"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组织,坚决取缔的决定是英明的,因为李洪志及《转法轮》所宣扬的"真、善、忍"根本就是佛家、道家、儒家的思想,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传统美德,而不是李洪志的东西。他的层次学说、圆满学说根本就是虚无的幻想,有许多人为了强身健体,然而最后却因练功走火入魔,有些甚至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事实上适当的运动,加上有规律的生活,放松自己的心情,烦恼自然会少,身体自然会好,李洪志利用了许多善良的人们为了"护法""圆满",诱导练功人去各级政府机关上访,去进行各种违法活动,与政府作对,破坏了国家正常的社会秩序。他自己在美国花着练功者的血汗钱,住着洋房,挟洋自重过着快乐生活,他为何不去吃苦消业呢?他为何不来解救我们呢?其实他连自己都解救不了。真正解救我们的是国家、是政府、是人民、是我们自己,而不是李洪志。国家对广大练功者既往不咎,对部分仍然执迷不悟的人,政府及各级部门也是努力的教育、感化、挽救,给予悔过自新的机会。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实践的证明,他们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中解脱出来,与"法轮功"彻底决裂。我深感自己对不起国家的培育,也对不起单位、领导对我的关心、教育,对不起父母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俗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我知错了,改正了,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国家、为社会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99年10月31日晚在昆明百货大楼的人行护栏悬挂"还法轮大法清白,和平请愿"的布标,并且散发宣传材料,公开习练"法轮功",被昆明市公安局新迎分局的干警抓获。在拘留审查的一个月中,昆明市公安局及新迎分局几位干警多次找我做工作,希望我认清李洪志的面目,划清其界限,然而我置之不理,仍然坚信"法轮大法",于12月1日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然后又于12月15日被送往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经过4个多月的劳教生活,在干警、各级领导、亲人、朋友的帮助教育下,我对"法轮功"有了新的认识,我要与"法轮功"邪组织彻底决裂。

 

发布时间:2014/6/22 0:50:00,来源: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