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毁了儿子的大学梦

张绪红(口述)兰山(整理)

 

又到了一年高考的日子,看着儿子整日闷头不语,每天下班后帮家里收割麦子的情形,想到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亲手毁了孩子的大学梦,心里就羞愧难当,悔恨不已。

我叫张绪红,今年44岁,山东省临淄区张王庄人。我原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由于我身体不好,就在家操持日常家务。丈夫虽是个农民,但老实勤快,一到农闲时便外出打工,家里的收入虽然不多,但日子过得还算宽裕;儿子在临淄中学上高中,学习成绩优秀,性格外向好动,最大的愿望是能考上聊城大学的国防生,成为一名大学生军官;然而这一切都因为我误信了全能神而改变了。

1998年,我们家承包了村里30多亩农田,长期的辛苦劳作,使我患上了严重的骨质增生,为治病,家人四处求医问药,到过省里的大医院,也看遍了四里八乡的赤脚医生,尝试了不少的民间土方,但是腰疼的毛病始终没能根治。2009年的一天,我在跟街坊邻居闲聊时,听说邻村一个外地妇女也是患了骨质增生,最后练了一种功就治好了,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了那个妇女。那个妇女在知道我的来意后,对我十分热情,把我拉到屋里神秘的对我说,她原先因为这个病可遭了罪了,但自从信了全能神,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腰疼的毛病也好了。最后她告诉我,只要信了全能神,不用吃药、打针,就会身体健康,全家有“神”保着,也会远离一切灾难保平安。临走时,她送给我一本叫《东方发出的闪电》的书,让我照着书上说的去做,并保证我的腰疼病很快就会好。

自那以后,那个妇女便隔三差五的到我家沟通心得,并经常领我参加她们的聚会,跟他们一起读经书、唱圣歌。这期间,她又陆续送我《话在肉身显现》、《羔羊展开的书卷》、《全能神你真好》、《神的三步做工》等几本“全能神”书籍,要我加紧学习修炼。为了表达对“神”的诚心,我偷偷从家里拿出3万元钱作“奉献”。由于是农闲时节,每天的心思都在看书、聚会、传福音上,自己腰疼的老毛病也没再犯,但我却以为是信了全能神的作用,是全能神在保佑自己,驱除了病魔,从此对全能神迷恋不已。

深陷全能神的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家庭。我不再照顾丈夫儿子的衣食起居,而是整日忙于看“神书”、念诗歌、做祷告,经常和那个妇女走乡窜户“传教”。有时候,为了“传教”,一两个月都不回家。丈夫看到我在全能神里越陷越深,心里非常着急,几次三番劝我不要再跟那帮人鬼混,老老实实在家照顾正在紧张复习备战高考的儿子。但此时的我坚信自己传福音是在为“神”做工,是为了谋得“神”的佑护,保全家人的平安,对丈夫的好言相劝什么都听不进。丈夫拿我没有办法,经常借酒浇愁,从来没有拌过嘴的我们从此也吵闹不断,家里失去了原先的温馨平静,儿子情绪也大受影响,在几轮高考模拟考试中成绩不断下降。

2013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丈夫对我的不满终于爆发了出来,由于正是麦收农忙季节,而我依旧忙于讲经布道传福音,对家里的农活不管不顾,再加上刚开完家长会的丈夫受到老师的点名批评,心中怒气冲天,喝了酒的丈夫对我大打出手,我也毫不退让,针锋相对,一通打闹下来,家里的茶几、电视等家具全都砸烂了。此时,正在里屋复习的儿子终于忍不住了,扔下一句“你们打吧,闹吧,这个家散了算了,我实在是受够了”后,夺门离家出走了。儿子最终没有如期参加高考,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儿子回到家里,对我说:“妈,我可以不参加高考,不上大学,但是我不想让这个家破了散了,求求你别信全能神了!”那时我愣住了,望着蹲在墙角抹泪抽泣的丈夫,看看家里破乱不堪的家具,想到因为自己信全能神,害的儿子不能圆自己的大学梦,毁了儿子的大好前程。我幡然醒悟:全能神没有给我家带来幸福美满,却毁了儿子的大学梦,也差点毁了我的家庭。

如今,儿子虽也在家附近工厂找了份工作,收入稳定,但终究没能实现自己当兵上大学的梦想。一想到自己曾经迷恋全能神种种行为,始终无法面对自己的儿子,自己对儿子始终有一片永远无法消除的深深欠疚。

 

发布时间:2014/6/15 18:55: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