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三赎基督”夺走了我母亲生命

彭红英(口述)若木(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彭红英,1973年出生,是桃源县龙潭镇桃花溪村人,早年丧父,共三姊妹,大姐是一脑膜炎患者,呆傻在家由母亲照顾,我是家中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由于家庭条件较差,1993年,刚满20岁的我便招郎在家,生下了儿子后,负担重了,家里条件就更是不好,由于我们那里是山区,没有赚钱门路,经商议,我和丈夫带妹妹一起到广东东莞打工,准备存点钱后把我家里那三间木房屋重修一下,儿子由母亲在家照看。

我的母亲叫张小翠,虽然是一农村妇女,却也认得几个字,自从父亲去世后,没改嫁,而是独自含辛茹苦把我们三姊妹抚养长大,吃尽了苦头。因此,在我们出外打工3年存了点钱后,就要母亲把家里的田土转给别人种,我们寄钱回家,只让母亲照看姐姐和儿子。但母亲只把水田转给了别人,自己还是把山地种上了包谷,花生,黄豆之类的农作物。母亲是一个劳动惯了的人,又没有打牌玩乐的习惯,闲不住。

1999年下半年,妹妹嫁给了一个曾在一起打工的福建男友,紧跟着便生儿育女,住在了丈夫的老家,从此便很难回家一趟。照顾母亲、姐姐、儿子的重任就落到了我和丈夫的头上。

2002年,呆傻的姐姐在生了一场病后过世了。此时,我儿子也到了读书的年龄,由于我们那里已没了学校,小孩读书都要到镇上。我和丈夫商量,决定让母亲到镇上租房陪儿子读书。我们此时随着存款的增多也有了新的想法,想在镇上买地皮修房子,因为我们村太落后了,交通也不方便。

自此,我们寄钱回家,母亲就带着儿子在镇上读书,日子似乎一天天好起来,那段时间,我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因为母亲只负责儿子的晚饭,早上、中午儿子都在学校吃,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算是轻松下来了,也算是我尽了一点孝道,我和丈夫只安心打工赚钱了。

可是好景不长,2003年二月的一天,我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忽然感到全身没劲,身体一天天消瘦,到医院检查,说是得了甲亢病,不过吃了一些药后,现在好些了,这是一种慢性病,不要紧的。她还高兴的告诉我,镇街上一些人在信什么“三赎基督”,听说信了这个教后,得病了不需打针吃药,只要天天祷告神灵就能治病,能消灾免祸,还能保佑家人,现在她也参加了,相信病也会很快好起来的。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门徒会”这个邪教组织在误导我母亲,就没太在意,认为母亲一个人在家很寂寞,能有一个信仰也是好的,能给她的生活带来一点色彩,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太苦了,晚年她能找到一个精神寄托不容易。于是,我只在电话里叮嘱她,得病了还是要吃药的,不要舍不得钱,我会多寄钱回去的。母亲说让我放心,她会照顾好自己的。

之后,我和丈夫继续在东莞打工,空闲时也打电话给母亲,问及她的病情,她说现在好多了,自从信了“三续基督”教后,她跟一些信徒白天聚会,进行“传福音”、“守安息日”活动,晚上陪孙儿读书,孙儿读书成绩也好,日子过得很充实,虽然人类将有大难,但她天天做“祷告”,相信神灵会保佑我们一家人的。我听不明白母亲说的一些什么,心中有了一丝丝担心,但天涯路远,不知道具体情况,也说不上什么。为了存够修房子的钱,2004年春节我和丈夫没回家,因回家一趟要花几千元,舍不得,况且春节期间不回家厂里还给补助。值到2005年下半年,我才抽空回了一次家。母亲见我回来了很高兴,津津乐道向我介绍“三续基督”教的好处,并说如果早信这个教的话我姐姐就不会得那病了,也就不会早过世了。她还劝我也信“三续基督”教。我当然是不信这些的,就推说没时间,厂里天天加班那还有时间信这个。母亲也就不勉强,说她一个人多“传福音”也能保佑全家的。在家里几天,我还发现母亲的床头、桌子上尽是一些“三续基督”教的书,什么《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祖国与永生》、《复活之道》、《圣经》、《会务安排》等书籍。母亲没事时就天天看,我有时问母亲,你能看得懂吗?母亲说能懂个大概,不懂的可以问“联络员”。我有些纳闷了,凭我的一点学识,知道世界上是有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各种教的,但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这些教的,是什么时候传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一时也无从分辩。对于母亲的这些变化,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又说不出什么。我们天天在工厂打工赚钱,对家乡和社会上的一些事根本就不清楚,只是对人得病了靠祷告就好了存有疑虑。又见母亲面黄肌瘦,就想带母亲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可她坚决不肯去,只得作罢。我只有几天假,来不急过多劝说就又回了工厂。临行前,我只好再三叮嘱母亲不要被别人蒙骗了,如果身体不适了还是得去医院。

2006年,母亲开始不断的问我要钱,我算了一下,除开她和儿子的生活费、学费及一应开支,我寄给她的钱足足有余,一生节俭的母亲是从不乱花一分钱的,是不是她为治病而花钱呢?我在电话中问母亲,母亲吞吞吐吐,不愿详说。想想母亲一辈子辛苦,到了晚年多用点钱不算什么,也许她真是为了治病。为了能换得母亲的健康,我一次就寄给她一万元钱,让她自己看着用。我知道,只要母亲身体健康,我们在外才能安心地打工赚钱,她的健康就是我们的幸福。何况她还帮我带着儿子读书,如没她了,儿子读书都没人带了,我也就不能打工了,觉得花点钱还是值得的。

2007年5月的一天,母亲来电话要我再给她寄一万元钱,说有急用。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忙问是什么事情,前时寄的钱难道就用完了。在我的追问下,母亲说她把钱献给了“三续基督”,因为她的病总不见好转,身体近来越来越虚弱了,“三续基督”教在这里的“联络员”说,这是基督神的惩罚和考验,还需要向“神”献出更多的钱表诚心才能治好病,现在她的病加重了,如不多献钱病只怕好不了。

我一听,气坏了,这时才明白母亲很可能是被“三续基督”骗了。我们在外捞点钱也不容易,这是我与丈夫在外打工的血汗钱,到医院治病用钱我们没话说,可这样用钱那是个什么事儿。我是她女儿即使不讲她什么,但我丈夫他会怎么想?不觉对母亲来了气,在电话里,顾不上在病中的母亲的感受,我口不择言地乱发泄了一通,生平第一次对母亲发了火。从这以后,母亲不再给我们打电话,我打电话过去却关机,我们一时无法知道她的情况,心里又急又担心。我只好向厂里请了假,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赶。那天到家已是晚上,母亲奄奄一息的病倒在床上,还不太懂事的儿子正给奶奶端水洗脸。我忙问儿子奶奶病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儿子说奶奶不让打,说她没多大的病,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别影响了妈妈的工作。我一时欲哭无泪,只好

连夜租车把母亲送往县人民医院。一路上,我非常后悔,不该对母亲发火的,也应该早点劝母亲上医院治病的,可我就只知道打工赚钱,忽略了母亲,任她信什么“三续基督”,终害了母亲。

经医生诊断,我母亲的甲亢病由于常年不治疗不吃药,已导致心律衰竭,加上受到精神刺激产生厌世情绪,已难有回天之术了。在医院呆了三天,母亲就这样静静的离开了人世。

万恶的“三续基督”是个反科学、反人类的害人邪教,有如洪水猛兽,是他们夺走了我母亲的生命,是他们骗走我家的钱财,让我终生切齿痛恨。

 

发布时间:2014/8/15 6:39:00,来源:凯风网湖南频道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