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大法弟子的命运悲情曲

丁子

 

人本网艺术鉴赏

按李洪志的“法理”来推断,大法弟子的命运前景无疑是“光明”的,“圆满”后不仅能成为“佛道神”,而且还能进入“树都是金的,地是金的,花是金的,鸟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的“极乐世界”。确会如此吗?现实给的答案却是残酷的,大法弟子命运奏响的非但不是喜乐,反而是不折不扣的悲情曲。

——生者受煎熬

对于大法弟子而言,自从走上修炼之路,目前尚是肉身的他们时刻面临着一个让他们备受煎熬的难题——生病了该咋办。按照李洪志的“法理”来分析,弟子生病除了苦熬似乎别无他途,“那么你想把这个业力放出去,你吃药把这个业力又压回去了,怎么给你清理身体呢?”,“那修炼可是严肃的……你上医院检查就让你看到是加重了。还不悟,那还不悟就越来越严重,最后就真的不行了”。可现实是,尚是肉身凡胎的弟子们吃的也是五谷杂粮,焉能不生病?而生病了当然不能就医诊治,否则便无法消除“业力”,也就不能最终走向“圆满”,只能选择忍受病痛煎熬。于是,一系列因拒医拒药导致的悲剧一幕接一幕地在练习者中频频上演。如辽宁省21岁的张金生不慎烧伤胳膊,但他拒绝接受任何治疗,于1998年11月因伤口感染恶化造成败血症死亡;自称“法轮功在强身健体方面具有神奇功效”的美国法轮功骨干封莉莉患有胰腺癌,因坚信“练功”就能治病,拒绝吃药和去医院救治,2006年6月22日在美国休斯顿病死……。

——死者背黑锅

对于弟子频频因习练法轮功而冤死的现状,李洪志当然不会去否定他的“法轮大法”,而是把死亡的责任一古脑的推向死者,让他们背上黑锅。李洪志对弟子因习练法轮功而死亡给大法弟子们归结了三种原因:一是心不诚。李洪志在《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说“要是这个人不严格要求自己,他胡来,表现为一会儿练这个功,一会儿练那个功,也不稳定,心性不高,就可能是问题”;二是没毅力。李洪志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就觉的突然间来病了,难受的不行了,痛苦的不行了,你就受不了了,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去吃药了……怎么给你清理身体呢”;三是接受考验。李洪志在《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那修炼可是严肃的,那对人心的考验可是不含糊的。你越执著就让你感觉越难受,你上医院检查就让你看到是加重了。还不悟,那还不悟就越来越严重,最后就真的不行了”。除了以上三种死亡原因外,李洪志“法理”中还罗列了很多千奇百怪的原因,诸如死亡的弟子与“旧势力”签过约,有的弟子本身就是“旧势力”等等,但无一不是让弟子去背黑锅。就连劳苦功高法轮功龙泉寺行政总管韩振国,死后都被法轮功无情的扣上了一顶“修得不好”的帽子。高层弟子尚且如此,普通弟子当然更不待言,活着是师父的功劳,死了当然是自己的责任!

——骨干死无声

“卖命”为“圆满”,“圆满”要“卖命”,这是法轮功内亘古不变的潜规则。但“卖命”的结果却是,既便是成了受“主佛”首肯,劳苦功高的“法轮骨干”们,一旦出事,非但换不来李洪志的热泪盈眶,抚棺大哭,反而无一例外均是死的悄无声息,没有一人享受到了肯定性的“盖棺定论”。这里面有香港法轮功骨干孙浚、美国法轮功骨干吴凯仑、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法轮功骨干刘静航、法轮功骨干成员李大勇,甚至还有李洪志的亲妹夫李继光……。对于普通弟子,李洪志或许还能以“执著于病业”、“旧势力干扰”、“有些事情还不能讲的太明了”,“师父让你们悟啊”等等去搪塞,但对于这些“标兵”们的死,个个直捅李洪志“法理”的命门,李洪志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既无法澄清,又无法解释,更无法交待。对于他们的死,李洪志恨得牙痒还来不及,哪还会有闲心去亲自扶灵,盖棺定论!只能让他们像路边的阿猫阿狗一般死的悄无声息!

——“精進”成炮灰

故名思义,“精进”肯定是形容那些劳苦功高,有大功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精進”过了头往往就是“炮灰”。此类“炮灰”大概有三种:一种是“法理”背后的“炮灰”,2004年,法轮功媒体的主编邱庆庆因为与李洪志、“法轮佛学会”在“清军入关”等历史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被烙上“特务”印记予以除名;2012年,“奇人甲”、“某某的先知”、“空空无空”等等曾十分“精进”的弟子,因为“统一解答”李洪志“真法”,触了“主佛”霉头成了“炮灰”;一种是高层内斗背后的“炮灰”。一些“精进”弟子由于在这场内斗中站错了队,认错了主子,最终也成为了“法轮炮灰”。曾组织、参加了不少“反迫害”抗议活动的“精进”分子樊延瑜、钟政,因为不满佛学会和法轮功第一媒体,惹恼了法轮功高层,成了“炮灰”;曾十分活跃的“精進”弟子王耀庆,因对抗佛学会,被扣上“中共特务”的帽子,从此消声匿迹……;还有一种便是法轮功断尾求生的炮灰,这种“炮灰”,仅仅因为接受了法轮功的指令从事的一些活动,因太“出格”,稀里糊涂地成了法轮功断尾求生的“炮灰”。2013年被打成“特务”的“精進”弟子王彤文和徐小明便是典型代表,王彤文与徐小明一起在美国法拉盛建立起旨在传播法轮功思想的“全象学院”,不料,“全象学院”涉嫌非法移民罪行。法轮功为了撇清责任,让这两个“炮灰”当了“替死鬼”。

 

发布时间:2014/12/26 5:10: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