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消业”害死了我妈妈

张希花(口述)晚晴(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张希花,女,初中文化,今年25岁,是钢城区黄庄镇人。我的妈妈叫王秀春,因为痴迷“法轮功”,拒医拒药,延误病情,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我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庭,虽不富裕,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爸爸出外干建筑,虽然辛苦,但收人还可以。妈妈是个勤快人,每天起早贪黑地做豆腐、卖豆腐,家里的大小事她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有一天,邻居张守玉对妈妈谈起了“法轮功”,说练“法轮功”不用打针、吃药,“只要诚心修炼,百病全消”,“一人修炼,全家平安”,并拿出一本叫《转法轮》的书让妈妈看。妈妈虽然心怀疑虑,但仍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听从了邻居的劝说,因为妈妈一直有胃病,吃了各种药也没有治愈,当然希望能不花钱还能把病治好。于是,妈妈就买了关于“法轮功”的书籍,认真学习,也要求我们平时跟着她练。学习中遇到不懂的问题,妈妈就去请教张守玉。

张守玉告诉我们,“病是人的业力造成的,业力不消,人就不会根本地治好病。要想消去业力,必须要练功,其他任何办法都不行。练功就是在消灭病毒和“业力”。那段时间,可能是因为注意力转移到了练功上,妈妈情绪稳定,胃口很好,就认为那是修炼“法轮功”的功劳,心里很满足,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无需花钱还能治病的绝世良方。她坚持早晚练功,经常和功友交流,期望自己能“上层次”、“精进”,以更有效地消除“业力”,恢复健康。

1999年7月,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妈妈内心极为不解,常带着我们跟着功友到处去讲真相。亲戚朋友都来劝我们一家远离“法轮功”,妈妈却觉得反对我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魔”。为了提高“心性”、“上层次”,我们一家人躲开了身边的“魔”。妈妈不再每天做豆腐、卖豆腐,爸爸也不去干建筑了,我和弟弟也不上学了,一家人住到了邻镇功友家。在功友家的两个月,我们一家全身心修炼“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夸我们“精进”很多,并告诉我们要想进一步上层次,就要出去讲真相、做宣传。于是,我们一家就出去散发传单,结果妈妈和爸爸被劳动教养2年,我和弟弟只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爸爸妈妈出所后,亲戚朋友都来看望,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在生活上力所能及地帮助我们。可是,爸爸妈妈还是对“法轮功”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还经常暗地里与原来的功友进行交流。

2012年,妈妈开始出现呕吐、腹泻、厌食、脱发症状,经查,妈妈患了早期乳腺癌,医生要求妈妈住院治疗,并做乳房切除手术。妈妈不同意,她说,师父说“吃药就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过了这一关,就是超常人”。于是,我们把妈妈身体恢复的希望寄托在了修炼“法轮功”上,希望能“过关”,成为“超常人”。

后来,妈妈经常出现发烧、昏厥的症状,功友说:“这是在消业。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可是后来妈妈又出现了呕吐、腹泻、厌食、脱发症状,她的乳头回缩并有血性分泌物溢出,常发生阵发性刺痛。辅导站站长说妈妈的“业力”太重,单靠她自己的能力“消业”太慢,可以由我们全家请求师父法身保护,让我们多打坐帮助妈妈“消业”。

因为对“法轮功”抱有太大的幻想,我们一家陷入“法轮功”的泥潭而不能自拔。舅舅经常来找我爸,嫌我爸不带妈妈去医院,说“光在家里祷告能治病吗”!两个人一阵争吵,往往是不欢而散。邻居也经常来劝我们。可是当时的我们痴迷于“法轮功”,根本听不进他们的劝告,妈妈再也没到医院去治病、化疗。

2014年,妈妈历经了病痛的折磨,去世了。妈妈的去世给爸爸上了清醒的一课,更让我们姐弟俩幡然悔悟。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们三人认清了“法轮功”的真面目,彻底地脱离了法轮功。现在爸爸在本村的建筑工地打工,我已经结婚,弟弟就读高中,一家人思想稳定。

本来乳腺癌早期只要尽快做手术就能根治,因为痴迷“法轮功”,耽误了给妈妈治疗的最佳时机,使妈妈过早地离世。我们曾经虔诚地迷信师父,全身心修炼“法轮功”,但它带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心痛与悔恨。

 

发布时间:2014/12/2 6:32:00,来源:凯风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