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谁夺去了老公43岁的生命?

张小芳(口述)易惠(整理)

 

每当我翻看老公发黄的照片,回忆起他的临终遗言,我都心痛不已。老公与我阴阳相隔十年,我已不知该爱还是该恨,只望他来生不要再做糊涂事,害人害己……

我叫张小芳,家住什邡市回澜镇檀木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老公刘茂强,初中文化,善交朋友。美中不足,老公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我们婚后几年才有了女儿,老公主外我主内,我对老公的话言听计从,典型的良家妇女。老公是90年代早期的“万元户”,在镇上开了个榨油作坊,为附近的老百姓榨菜油,磨面粉。1995年,在原宅基地上盖起了四合院的新房,在农村提前过上了小康生活,周围邻居都非常羡慕我们。

事情出在修房后。我们家未修房前,家里一直风调雨顺;修房后,连续两年老公骑摩托车都出了车祸,一年把脚栽断,一年把头撞伤缝了15针。老公不知听了谁的建议,找算命先生“算八字”,算命先生告诉他,我俩八字犯冲,老公属龙、我属虎,龙虎相争必有一伤,还说我们新房的位置不好,大门也要重新开,不然家里就灾难不断。回家后,老公成天唉声叹气,找来泥工把新房的门移了位置。但是,这才是我们家不幸的开始。老公在1996年榨油时结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开始练习法轮功。渐渐的,老公成天看李洪志的《转法轮》、光碟,不再看重事业与家庭,也不再管生意。每天都和一些男男女女讨论法轮功心得,隔几天我家就有五六个人在一起盘腿练功。老公经常说,练了法轮功,我家的灾难就会消失,他的病就会不治而愈,财富比原来还会多,他在为全家积福消灾。我感觉他像在说梦话,听得懵懵懂懂,糊里糊涂。

后来,为了法轮功,他把家里的钱拿去买书、买磁带等资料,无偿地发给功友。常常带功友到我家“切磋探讨”,有几个月我家每天有二三十人练功,他逼迫我为他们煮饭,为此我们吵了多次。那时一天一天感觉他不对头,但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样的组织,除了争吵,我无计可施。有一天,他回家告诉我,由于他很忙,无暇顾及榨油作坊,准备把它转交给其他人经营,让我也和他一起修炼法轮功。我听后,和他大吵了一场,要知道,榨油作坊是我家的生活来源,转让了我们以后拿什么生活啊!他说:就是因为我们功利心、名利心太重,我们家这几年才出了这么多事,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不放弃这些身外之物,我们家就会有更大的灾难。我坚决反对他,他动手打了我,要知道,结婚许多年,老公从没有打过我。还冠冕堂皇地说:他是在为我“消业”,我身上的罪孽太深。望着眼前陌生而熟悉的丈夫,我心痛不已。随着她对法轮功的痴迷,我那原本充满温馨的家也没了欢乐。

为了更好地掌握功法,为我家“消灾”,老公把大门两边贴上李洪志的画像,保佑我家平安,强迫我与他一起练功。我坚决不从,并把女儿送回了娘家。有一天,哥嫂来看我们,见到我家一大群人盘腿练功,把老公拽到一边,问:那些人是干什么的,神秘兮兮的,老公说:我们在练法轮功,在度世人,为世人消灾解难,做天大的好事。哥嫂训斥老公不务正业,鬼迷心窍,气呼呼地走了。哥嫂走后,我试探着问老公:不要练了,老公说:就是要放下“亲情观、人情观”才能走向“圆满”。叫我不要干预,否则就离婚,一直以来老公就是我的天,我哪敢离婚,只好忍着不吱声。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老公更像疯了一样,成天说政府在迫害法轮功,世界末日要来了,他们要挽救地球,拯救人类。2000年5月20日,他随同我市20余名法轮功人员进京“弘法”,被拦在了北京火车站外。回来后,哥嫂找到我们,叫老公不要再练了,那是骗人的。老公不但不听,还对哥嫂说法轮功是世间的“主佛”,只有修炼法轮功,人类才能消灾去病,才能避免世界末日的来临,打压“宇宙主佛”会遭报应。

我心里本来就很憋屈。老公为了练功,已家徒四壁。从北京回来后,原来的功友绝大多数不再练了。原本热闹的家,变得冷冷清清,我也感觉不对头,哭闹着坚决反对他再练功。他不听我的劝阻,我又找来公婆劝说,公婆气得把李洪志的挂像砸了。可事隔几天,婆婆赶集就把脚撞伤,但无大碍,老公知道后,兴高采烈,说“师父”是不能冒犯的,谁冒犯谁就会遭到惩罚。这事让老公更加坚定了“师父”的佛法无边。老公告诉我,真理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只要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者。

2001年5月,老公出门“弘法”,一连半月都没有回家。回家后我见他面黄肌瘦,问他也不理我,成天除了练功就是睡觉,精神状态也日渐消沉,连打坐都感觉很累。我问他是不是病了?用不用上医院检查一下,他火冒三丈地跟我说:练功之人哪来的病。这种话,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他说“师父”在为他净化身体,他就快脱胎换骨“成仙”了,让我不要当他“升天”的绊脚石,我一气之下回了娘家,不再管他了。

2001年12月,哥嫂急匆匆到娘家找到我,说我老公快不行了,赶快回家看看。原来,我走后,老公更是肆无忌惮地干他所谓的法轮功“事业”,白天找原来的功友劝说练功,夜晚带着病痛的身体四处散发张贴法轮功宣传品。最终因体力不支晕倒在大路边,被人发现送回了家。

两个月不见老公,我差点认不出他。只见老公腹部肿大,脸苍白,说话都非常吃力。我害怕极了,同哥嫂一起把老公送到我市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老公已是肝癌晚期,送医院太迟了。我问医生:不是说:乙肝携带者不容易诱发肝炎吗,哪可能得肝癌?医生告诉我,乙肝携带者如果注意饮食,不过于劳累,心情开朗,可以避免肝病诱发,但是如果心情长期处于压抑中,加之劳累过度,不注意饮食的调理,一切皆有可能。我无言以对,老公这几年,为了法轮功起早贪黑练功,为了法轮功半夜三更出去四处散发宣传单。可是,老公病了,他长期挂在嘴边的“师父”在哪里呢?在医院治疗期间,他多次拔掉输液管,不让治疗,声称有“师父”保护他,让我们送他回家,提起“师父”他全身发抖,像中邪一样。

老公在弥留之际拉着我的手,满含眼泪,断断续续告诉我:“师父”骗他,“师父”骗他。可一切都晚了。老公于2002年2月10日早上,在绝望中离开了人世,结束了他43岁的年轻生命。

 

发布时间:2014/5/8 22:44: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