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中四人常年疾病,誤入歧途後是怎樣脫貧致富的?

天曌

 

人本網藝術鑒賞

“邪教不能解決問題,還是國家關心我們,反邪教志願者讓我們脫離了邪教,黨的脫貧攻堅的好政策,我們才能過上好日子,我再也不信那些了!”近日,四川省廣元市廣坪鄉健康村三組村民劉正孝聽說我們的來意後,竟激動地向我們展示著他的新生活。

健康村不健康

幾年前,由于思想、經濟雙雙落後,廣元市劍閣縣個別偏遠鄉鎮成爲“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組織活動的“重災區”。

“健康村信邪教的村民最多的時候有90多人”劍閣縣防範辦有關負責人講道,“經過反邪教志願者們持續不斷以案說法,耐心細致的勸教,很多誤入邪教的村民都擺脫了。2014年我們到廣坪鄉作反邪教宣傳的時候,村民主動交來的邪教碟片、音像資料、書籍就堆滿了半間屋子,種類之齊全,數量之多,場面讓人很震憾。”

“全能神”不全能

劍閣縣廣坪鄉健康村50多歲的劉正孝,曾經入伍當過兵,還任過村書記。他家六口人除了他和大兒子身體健康外,妻子、二兒子等四人常年疾病,幾乎沒有勞動能力。治病讓本就貧困的家庭負債累累,他越來越覺得生活無望。2013年初,一名流竄到健康村的邪教人員向其宣稱“信她的教治病不花錢”、“信她的教保健康”、“信她的教能永生”,劉正孝被蠱惑後,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選擇信了所謂的“基督”,實際是邪教“全能神”。

“他們說要讓家人恢複健康,就必須去傳教”。劉正孝按照要求,很快發展了五個成員,並帶領五人在普安鎮傳教,積極向上“彙報工作”,隨時接受所謂的“指令”,全然不顧家裏的老弱病殘及地裏的莊稼,一度成爲該邪教在當地的“二線指揮”。

大兒子多次勸他別信邪,顧好家人,種好地,但劉正孝怎麽都不聽。兒子氣得撂下狠話“斷絕父子關系”進城務工,一直不再與他聯系。

反邪教志願者們聽說情況後,2013年底找到劉正孝,請鄰居講述他入“教”後病妻殘兒的慘狀,對他進行勸誡教育,剖析他進入的所謂“教會”及危害,講解國家處理邪教的法律法規和政策。廣坪鄉有關部門同時跟進,結合脫貧攻堅政策,及時解決他家的實際困難,把他家納入特困戶幫扶,幫助他申請了3萬元的補貼,用于異址修建新房。劉正孝也切身感覺入了“教”不僅沒讓家庭轉好,還差點讓家庭支離破碎,幡然醒悟後,主動擺脫了邪教組織。

好政策值得信

面對記者,劉正孝笑容滿面地說道:“聽說我不再癡迷邪教,大兒子回家認我了,還拿出4萬元貼補家裏修房,買回大彩電、大冰箱,添置新家居,精裝新房屋。2015年底,一家人住進新房,日子過得樂樂呵呵的。”

劉正孝向我們展示兒子給他買的新電視

現在的劉正孝在國家脫貧攻堅不落一人的大政策下,精神抖擻,幹勁十足。除了依然種著自家的7畝地,現在還搞建築、搬垃圾、做廚子……只要是正當生意他都做,樣樣都做得來。“以前總是擔心沒錢看病,現在買藥有醫保,掙錢渠道還多,我家不僅還完外債,還這麽快就又有了正當的8000多元的積蓄,”他腼腆笑道,“日子有盼頭了,感謝黨的好政策,感謝幫助我的反邪志願者”。

相比之下,城北鎮新華村一組的劉春芳一家,以前的遭遇則要更艱難一些。

遭遇“法輪功”惡運當頭

1997年,35歲的劉春芳被查出左腿骨結核,醫生告訴她需要截肢。當時,兒子劉子榕正在上中學,丈夫劉仁和患有尿結石,在外打石頭每天收入只有四元錢。“要是我沒法賣菜、養蠶,這個家咋個辦?”心生絕望的劉春芳想到了自殺。

偶然間,劉春芳聽鄰居說練“法輪功”能治病,抱著“反正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的想法,她讓丈夫背著自己到鄰居家裏一起練。看到妻子心灰意冷的樣子,劉仁和決定陪她一起練,而兒子劉子榕不知何時在家也翻開了那本《轉法輪》,自己偷偷練上了……然而,劉春芳的病依然未見一絲好轉。

三個月後,“法輪功”被依法取締,夫妻二人不再公開習練。

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三年後,正在天津民航大學飛行器動力專業就讀的兒子,在寢室裏被發現藏了數張“法輪功”宣傳單,原來他一直執迷著,還試圖隨其他習練者去天安門廣場靜坐“弘法”,被公安機關擋獲。

此後不久,曾經成績優異引得村民羨慕的兒子因涉及違法被處置,在法與情(家人帶他習練的)、法與“理”(“法輪功”的治病健身)、法與前途(受處罰不能繼續上喜愛的大學)的糾結中,精神逐漸崩塌,患上了精神疾病,前途從此黯淡。爲了治療兒子的精神病,劉家東拼西湊僅看病就花了16萬余元,這無疑是雪上加霜。

遠離“法輪功”重拾人生希望

記者了解到,近10年來,市縣鄉的反邪教志願者們經常前去看望劉子榕,促膝長談,帶去各種慰問物資,幫助劉家發展生産,從心理上引導他們遠離邪教。2010年,縣上通過協調幫助劉子榕申請了低保。如今,經過治療,劉子榕的病情越來越穩定,語言表達能力有所恢複,生活開始自理,但劉春芳每天仍要把飯和藥送到兒子手上,無論去哪裏,夫妻總要有一人帶著他。

“我爲啥子要練那個,自己的病沒練好,害得連自己的娃兒都保護不好?”提起這件事,劉春芳依然很自責,“我好好的兒子,現在變成了一塊‘木頭’,隨便哪個再怎麽說,我再也不信那些東西了,害人呀!”

現在,劉仁和帶著劉子榕依然在周圍務工,劉春芳則照顧著家裏的兩畝多猕猴桃。

“我經常向我們村的農技員請教猕猴桃咋個防蟲害,偶爾還到他們的基地去打工,觀摩管理技術。”劉春芳美滋滋地笑著,“兒子一天天也可以幫著幹點活了,存點錢,也許他還能娶個媳婦。”記者發現,劉春芳告別了從前的自暴自棄,充滿著自信和希望:“現在政策好,我現在不信邪教,只相信科學,堅決擁護國家2020年脫貧奔小康的好政策好好的發展生産,自力更生,不偷懶,辛苦勞動,我相信我家一定能戰勝困難,會越來越好的。”

 

發布時間:2019/1/30 14:49: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留莊老李]邪教是害人害己(提交时间:2019/1/31 15:16:18)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