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劉麗萍:我不信邪教“全能神”了

李莉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17年春天,柳芽擠出自己黃綠的媚眼,告知人們,播種的季節到了。這天甘州區花寨鄉政府一五金小賣部門店前,站著幾個陌生人,一個小夥子喊:“劉阿姨,我是鄉政府綜治辦的小王,區防範辦的同志看你來了,你在哪?”話音剛落,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來了來了小王,我去喂羊去了,快進屋,我給你們倒水。”區防範辦同志還是那樣和藹可親,樂呵呵地說:“不進去了劉嫂子,這不春耕了,給你送袋化肥,你早點把地種上。”一行人拿幾個小板櫈,圍坐一起,邊曬太陽邊說說笑笑聊起了家常。

在陽光的照耀下,小賣部門前洋溢著歡樂的氣息,店主劉麗萍更是陽光燦爛。劉麗萍生于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小學文化,土生土長的農村人,主要接受的就是當地婚喪嫁娶過節拜神的一些封建民俗文化和文盲父母家庭教育的影響,對“神鬼”始終存有信仰和敬畏之心。1993年22歲劉麗萍經人介紹嫁給原花寨供銷社零時工段興科爲妻,後生育兩個子女家庭生活美滿。1999年段興科經常感覺呼吸不暢身體不適,但一直未重視,在偶然的機會與花寨村二社楊勇閑聊中談到病情,楊勇向其宣傳,老天爺下凡了,信“全能神”好,能治病,保住命,長命百歲。在楊勇的多次蠱惑教化下,段興科與劉麗萍夫婦認爲不花錢還能看好病,還能給全家以後的生活帶來福音,無災無病,健康長壽,死後還能升天,過上神仙的日子。不由心動,並逐漸從半信半疑的懷疑狀態,而後完全癡迷,成爲一個活脫脫的“全能神”邪教信徒。兩口子喝聖水,在家念主、誦讀邪教書籍、參加邪教組織的所謂的“作工”、“傳福音”等違法活動,他們想讓神保佑他們步入天堂,迅速過上幸福的神仙般的日子。劉麗華兩口子完全癡迷于“全能神”的各種活動,從不管子女的成長和教育,一雙兒女先後辍學在家,也不管不問。2010年春天,段興科、劉麗萍在參加邪教集會活動中被花寨鄉派出所當場抓獲,受到行政拘留5天,罰款500元的處理。受信“全能神”能治病的的蠱惑,段興科得病不吃藥,不看醫生,也從未到正軌醫院進行全面檢查,2010年冬天段興科突感呼吸困難,在送往花寨衛生院過程中多器官衰竭死亡。

丈夫的不治身亡,兩個辍學在家無所事事子女,讓劉麗萍痛心疾首。因誤信邪教以一條鮮活的生命爲代價,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此毀于一旦,一連串的打擊讓劉麗萍一阕不振,整天呆坐在家裏淚流滿面,喪失了生活的信心。

當地反邪教志願者了解到劉麗華情況後,主動上門幫助劉麗華走出生命低谷,重拾生活信心,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反邪教志願者深入了解其入教原因,分析癡迷症結,及時制訂幫教轉化方案,通過真情感召、法律震懾、信仰糾正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舉措,促其認清“全能神”邪教本質,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針對劉麗萍子女辍學在家和家庭沒有經濟來源的實際,當地扶貧單位了解到以前劉麗萍與丈夫共同經營過五金小賣部,于是幫劉麗萍申請銀行貸款,租賃門店,申辦營業執照,開了這間農具五金銷售門店。考慮其子女知識層次低,沒一技之長,鼓勵其兒子學習廚師,女兒接受就業培訓出外打工。

每到春耕秋收,反邪教志願者都會及時出現在劉麗萍的家裏,都會帶去黨和國家的福利政策。劉麗萍終于綻開了笑臉,表示堅決與邪教劃清界限。去年根據精准扶貧政策,扶貧單位又爲劉麗萍爭取資金給她買了5只羊,今年又添了3只小羊,把劉麗萍樂開了花。現在劉麗萍把小店經營的風生水起,女兒已婚生活美滿,兒子學習廚師出師後在甘州區酒店任職後廚,一家人與鄰居和睦相處,生活幸福和美。劉麗萍家中恢複了往日的歡聲笑語,兒女們逢年過節回家,一家人有說有笑其樂融融。劉麗萍感悟了親情的可貴和溫暖,也感受到了黨和政府帶給她春天般的溫暖。逢人便說:“我不信邪教“全能神”,日子過得是越來越好,越來越美,是黨和政府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發布時間:2018/12/25 11:0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