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幫72歲的曹奶奶重新找到幸福的晚年生活

陳喜梅

 

人本網藝術鑒賞

曹奶奶,名曹素英,72歲,退休職工,小學文化,家住淄博市臨湖新村,因癡迷法輪功追求“圓滿”與老伴分居多年,唯一的女兒遠在南甯工作生活。

爲說服母親脫離法輪功與父親共同生活,曹奶奶的女兒可謂是費盡了心思。起初是與丈夫請假一起回淄博進行勸導;後來,發動親朋好友輪番上門做工作;再後來,帶二老出去旅遊......總之,能想的辦法都想了,能試的招數也都用了,但母親自始至終就一句話:丈夫是阻礙她“上層次”、求“圓滿”的“魔”,這輩子決不能在一起。面對母親絕情的表態和父親的長籲短歎,女兒一籌莫展。

後來,曹奶奶的女兒了解到我是社會志願者,曾成功幫助過其他癡迷邪教的人員走出困境,而且我跟曹奶奶同住一個生活區,串門聊天非常方便。孝順的女兒專程找到我,述說其家庭的辛酸和自己的無奈。望著她真誠的眼神,聽著她懇切的話語,我一口應允,答應盡最大努力勸說老人。

送走曹奶奶的女兒,我並沒有急著去見曹奶奶,而是首先走訪了她的丈夫、弟弟、鄰居及原來的同事,對其性格脾氣、文化程度、習慣愛好、癡迷法輪功時間經曆等做了大致了解。兩周後的一個晚上,2015年4月17日,我敲開了曹奶奶的門……。

真情投入——做知心朋友

同我接觸過的大多數法輪功癡迷者一樣,極不情願打開家門的曹奶奶,一副冷漠的表情。“我姓陳,我們住同一個小區,我住12號樓,您以後叫我小陳就行。”我首先自我介紹,“看您一個人住這兒,又上了年紀,生活上難免會有不方便,今後不管遇到啥事,隨時給我打電話。”留下電話號碼,簡單詢問了老人的身體狀況和作息習慣後,我匆匆離開了。

第二天我到早市買菜,看到剛上市的菠菜,就多買了一些。“奶奶,昨天晚上看到您家的菜不多了,碰巧今天早市的菠菜新鮮,我就給您捎了點。”開門後,曹奶奶聽完我的話,神情稍顯詫異。我直接把菜提到廚房裏,“奶奶,我上班去了。”

從此,我隔三差五就到曹奶奶家去一次。有時是早上送孩子上學後,有時是晚飯後,有時是周末或節假日;有時帶點東西,如水果、蔬菜、老家的特産等,有時什麽也不帶;有時一個人去,有時帶著孩子去,有時讓孩子自己去。記得一次丈夫到福建出差帶回了廈門特産“鼓浪嶼餡餅”,我恰巧身體不舒服,就讓兒子送了過去。兒子回來後高興地對我說,“奶奶誇我是好孩子”。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到了冬天,我和曹奶奶認識也有大半年了。我們的關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可以隨時到她家,碰到洗衣服、做飯等事情,我都是搶著幹;她有什麽好吃的,也都給我留著;我們談話的內容也從簡單的身體健康、吃穿住行慢慢擴大到了家庭、人生和社會。

2016年元旦過後,曹奶奶的女兒打來電話,了解了母親的近期情況後告訴我曹奶奶1月8日過生日,這天正好是星期五。晚上6點鍾,當我和兒子頂著暴雪、提著蛋糕出現在老人面前時,她的眼圈微微泛紅。點上蠟燭,兒子用稚嫩的聲音唱起《生日歌》時,她拉著我的手,哽咽著說:“好閨女,太謝謝你娘倆了,我這十多年都沒過個像樣的生日了。人心都是肉做的,從今往後,你就是我最親近的人。”

曉之以理——揭“真善忍”的面紗

和曹奶奶成爲無話不談的朋友後,我漸漸把話題引到法輪功上。曹奶奶文化程度不高,經常挂在嘴邊的話就是“真善忍”不對嗎,“做好人”錯在哪?我想不通。見此,我心中了然,曹奶奶同大多數癡迷者一樣,只有認清“真善忍”的本質,才能擺脫法輪功的精神控制。反複琢磨後,我決定把揭開“真善忍”的面紗作爲突破口。

又是一個周六,吃過晚飯,我來到曹奶奶家中。看到茶幾上的《轉法輪》,我順手翻了翻,然後對她說:“李洪志反複要求你們要‘真善忍同修’,從道理上根本就講不通!”聽到這話,正在床上打坐的曹奶奶馬上要和我急眼,我示意她不要急著發火,接著說:“如果按照李洪志的說法,一個人做了一件讓您很生氣的事,您強忍著不表現出來,那就是不真;如果您沒忍住表現出了對這個人不滿的情緒,比如指責她(他),那就是不善。就拿現在來說,因爲我一句話就動怒,您做到‘真善忍’了嗎,所以說,一個人對同一個問題,特別是尖銳的問題,很難同時做到又真、又善、又忍?”

聽了我的話,曹奶奶若有所思,情緒平靜了許多。看到她的變化,我信心大增,“李洪志的‘真善忍’說到底就是讓你們這些弟子回避現實生活中的問題。一旦遇到困難或不順,不是主動分析原因,尋找解決的方法,而是與現實完全隔絕起來,一個勁‘還業’、‘消業’,從而變成一個對現實視而不見推卸家庭和社會責任的消極避世的人。”“閨女,你說的也有點道理。”沈思了一會兒,曹奶奶站起了身。

講身邊事——批“做好人”的欺騙性

揭露了法輪功“真善忍”之間的矛盾性,話題緊接著就轉移到“做好人”上來。我們通常所說的好人,前提是爲了有益于別人,有益于社會,而不圖回報,不求索取。一個人所做的事情維護了大家共同的利益,那麽這件事就是好事,這個人也才稱得上好人。對這些,曹奶奶她表示認可和贊同。

爲揭露法輪功“做好人”的欺騙性,我決定用身邊發生的實例證明給曹奶奶看。

正當我爲找不到合適的例子而大傷腦筋的時候。2016年7月20日,我們生活區發生了法輪功人員張貼法輪功宣傳品的事。一晚上時間,生活區的電線杆、垃圾箱、報箱、奶箱、下水管道等無一例外地貼滿了大小不一的法輪功不幹膠宣傳品,給小區幹淨整潔的環境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第二天,小區的保潔員、物管員等二三十號人,放下手頭其它的工作,頂著烈日進行清理。我把孩子送到學校後領著曹奶奶來到現場,一眼望去,長條的、方形的,高的、低的,遠的、近的,白底紅字、藍底白字的宣傳品,密密麻麻。忙碌的人們手拿刷子、小鏟子爬上爬下,汗水濕透了頭發、衣服順著臉往下淌。我拉一下曹奶奶的衣角,表情嚴肅地對她說:“你們這是做好人嗎?法輪功提倡的‘做好人’,目的是爲了個人上‘層次’、求‘圓滿’。你們無論做每一件事,如果對別人、對家庭、對社會多麽有益,而不利于個人修煉和法輪功的整體利益,你們就不會去做,你們甚至會爲了實現所謂的‘圓滿’不惜踐踏法律、影響了居民的安靜生活......”曹奶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坐在小區涼亭的石凳上,我倆又談到了她這些年來發生的變化。沒接觸法輪功之前,和丈夫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從女兒出生、上大學到參加工作,吃的、穿的、住的、用的哪能與現在的條件相比?但一家人卻能和睦相處,讓多少人心生羨慕。自從曹奶奶迷上法輪功,慢慢看著丈夫和周圍的鄰居這也不行、那也不好,看什麽都不順眼,最終導致夫妻反目、母女不相認。

眼看又到了做午飯的時間,我起身輕扶老人站起,“只要是做好人,不管哪個國家、哪個政府,都會給予很高的評價、肯定和尊重,而且積極鼓勵和提倡大家去做好人。如果只是追求個人的利益,而忽視他人的體驗與感受,甚至侵犯了別人的利益,破壞家庭與社會的安甯和諧,這樣的人稱不上好人,只是一個自私利己的人,甚至還會淪落爲一個罪人。”“對,你說得對,法輪功宣傳的‘做好人’,說到底只是爲了個人的“圓滿”,太自私了,我被騙了二十年,現在想想都後悔。”曹奶奶拉住我的手,動情地說。

隨著“真善忍”、“做好人”兩大堡壘的攻克,曹奶奶幡然醒悟,逐步擺脫了法輪功。我趕緊跟她的女兒取得聯系。三天後,我和曹奶奶的丈夫、女兒齊聚曹奶奶家。“我算是看透了法輪功,除了自私,就是騙人。這些年,是我害你們受苦了,對不起。從今往後,我再不犯傻了。”曹奶奶眼含熱淚,深深鞠躬。一家三口緊緊抱在一起。看到這一幕,我眼角也濕潤了。

 

發布時間:2018/11/2 13:5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