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用昆明暴恐事件煽動民族矛盾 法輪功意欲何爲

李芬

 

2014年3月2日晚,雲南省昆明市火車站廣場,市民自發舉行燭光儀式悼念遇難者。

3月3日,“3.01”昆明嚴重暴力恐怖襲擊案宣布告破,經查明,該案是以阿不都熱依木·庫爾班爲首的暴力恐怖團夥所爲。該團夥共有8人(6男2女),現場被公安機關擊斃4名、擊傷抓獲1名(女),其余3名落網。這讓29位死難者和100多名傷者有了些許慰藉。

對“3.01”昆明慘案的記述,不管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都清清楚楚地昭示這是一場可怕的暴行。針對平民的無差別屠殺行爲,清晰無疑地將這場暴行定性爲了恐怖襲擊。而知名評論員楊錦麟也從襲擊對象、襲擊地域、內部組織架構、外部國際聯系和發生頻率上總結了昆明事件標明的恐怖襲擊五大新特點。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十分明顯的由疆獨分子實施的暴力恐怖襲擊案,法輪功的媒體卻不是批評犯罪者可怕的暴行,不是關心逝者傷者的身心之痛,不是盡量使民衆免得即時的恐懼,不是盡力了解暴徒究竟如何實施這麽可怕的暴行,是否還有同伴,是否還有進一步的計劃,卻把筆鋒轉向挑起民族矛盾。

例如,法輪功媒體3月4日在《曹長青:新疆人爲何在昆明大開殺戒?》一文中稱“今天在中國昆明發生的砍殺事件是有迹可循的。14年前我在土耳其采訪疆獨運動時,就預感有這種結局”,把這種針對平民的無差別屠殺行爲,簡單稱之爲“砍殺事件”,把個別幾名疆獨分子的暴恐行爲,冠之以“新疆人大開殺戒”,還以“疆獨”分子之口,爲昆明暴恐行爲尋找所謂“曆史淵源”。

再看看法輪功媒體對昆明暴恐事件的其他的相關報道,《昆明維人被特警持槍包圍小販被頻查矛盾激化》、《昆明血案後網吧驚現“對不起這個民族不能上網”》、《昆明血案後新疆人在大陸多地遭驅趕》……試問,是誰在煽動民族矛盾,是誰故意把什麽問題都挂上維族人的標簽?

法輪功媒體總是自我標榜成“公允的獨立媒體”,事實上,正如著名主持人、獨立學者、中國反僞科學代表人物司馬南近日接受凱風網獨家訪談,回應網絡衆多關于他的謠言時,直言法輪功媒體是“謠言發球機”:“現在有一種東西叫乒乓球發球機,可以連續用不同的轉速,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落點,不同的旋轉角度連續不斷發出球來。法輪功的謠言在我看來就像是拙劣的一個‘謠言發球機’,他們不停地制造各種謠言,發球機發出來之後就不管你接不接和你怎麽打回來,你打得再精彩他照樣接著發。我說他拙劣是因爲它不斷的制造各種謠言,卻從來不考慮謠言出來之後,這個謠言和那個謠言之間的關系,不考慮它們之間要邏輯上周延,因此這個發球機只能表達他們對自己所造謠對象強烈的憎恨,而不會有高妙的效果。”

那麽,法輪功媒體如此造謠的目的究竟是什麽?無非是把一個蓬勃發展中的中國,變成一個混亂、絕望和分裂的中國,倘若民衆受其蒙蔽,這正是法輪功媒體他們所希望的。

 

發布時間:2014/4/12 0:17: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1    50    4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