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老按“反理”死人

——由叶浩亲友练功病亡说起

霜刃

 

美术作品欣赏

又有法轮功的特殊人员死了!

此人名叫戈璀娣,于2012年2月11日晚因乳腺癌在浙江嘉兴平湖病逝。她的丈夫王某先她3年而“走”,于2009年11月因中风去世(本文中凡涉及此二人的资料均参见网友“一沉”的《叶浩的亲友因修炼法轮功病逝》,凯风网2012-02-17)。

由此我感觉到隐隐存在着的一个“规律”:法轮功老按“反理”死人。

反理现象一:与“大法”高层沾亲的容易死

按法轮功的“能量场”法理,修炼人周围会产生强大的能量场,能够使亲友或邻居受益。“大法”媒体上就有《亲友受益赞大法》等修炼体会。然而,戈璀娣和丈夫之死,却与此“法理”截然相反。

戈璀娣者,何许人也?前浙江平湖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也。这个头衔尚不足为奇,像这种地市级的辅导站长一抓一大把。特殊的是,戈璀娣还是法轮功“二掌拒”叶浩的大舅嫂或叶浩妻子蒋雪梅的嫂子,戈璀娣的丈夫就是蒋雪梅的哥哥王某(随母姓)。这王、戈夫妇,1992年就在蒋的介绍下走入法轮功,并创建了平湖市法轮功辅导站,夫妻二人共同修炼,成为“精进”弟子。也就是说,从1992年起,李洪志师父就开始替他们清理身体或净化身体了。结果呢,王某中风而死,戈璀娣癌症而亡。这就是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效”!什么性命双修,什么延年益寿,在王、戈夫妇身上全成笑谈。

撇开李教主有无边法力的无数“法身”不谈,就算“法身”恰巧打盹儿,也不能连“二当家”的嫡系亲人都不重视吧?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叶浩凭其在常人社会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为大法作出的贡献,几乎无人不知,他和妻子蒋雪梅应该算修到“极高层次”了,对亲戚幅射的能量也应该极高呀。就算叶浩的大舅子和大舅嫂自己实修还不够,靠叶浩夫妇的能量场也应该逃过一劫吧。何况叶氏家族还掌控着大法的虚拟平台明慧网,李洪志咋就不能对叶的亲人特别垂顾呢?非不为也,乃不能也。吹牛可以不上税,但弟子被忽悠死了便欠下了阴府阎罗债。

反理现象二:“师父”委以重任的容易死

李洪志一直强调学法比练功重要,修心性比做动作重要;他认为协调人、辅导员都应该在学法、修心的层次上高于普通学员,否则就不能胜任。所以多次发火要换掉那些不称职的头目。据此,得到“师父”信任和重用的“精进”弟子就应该在“性命双修”上做得最好。然而,“师父”委以重任的往往容易早死,这有两例可证。

一个是韩振国。此人来自台湾,系法轮功总部“龙泉寺”行政主管,主要负责龙泉寺土建工程,可称得上是李洪志的左臂右膀。然而,据“中时讨论区”2010年8月21日曝料,此前不久,年仅50余岁的韩振国因肺癌死亡。另一个是王岚。据凯风网1月5日厉洁报道,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痴迷者王岚因病于2012年1月1日死亡,年仅57岁。这个王岚非同小可,此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才习练法轮功,很快就得到“师父”的亲手提拔——1996年12月,李洪志亲自到云南任命王岚为云南省法轮功总站头目。王岚如此“轮运”高照,可以说是坐上直升飞机了。受宠若惊的王岚当然十分卖力了,她这样报答师父的知遇之恩:一是迅速发展云南特别是昆明当地的修炼队伍,热情“洪法”;二是在法轮功被政府取缔后,串连功友们通过各种途径为“师父”“讨公道”,死命“护法”;三是面对好心的帮教转化,坚持“信法”,公开声称“要法轮功不要共产党”。

韩和王,一男一女,一个是“师父”的贴身股肱,一个是大法的一方诸候,都受到垂青和重用。结果却是“圆满梦破碎,痴迷人先亡”。反观被师父骂得狗头喷血的唐奇、不被“师父”承认的刘郑(新西兰“法轮大法人学会”首领),却活得十分滋润。这个理哪儿说去!

反理现象三:与大法基地沾边的容易死

李洪志吹过一个很有噱头的牛皮:“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转法轮·法轮大法学员怎么样传功》)可是,事实说明越接近“法轮罩”的人死得越快。

与此有关的本来是3个人,韩振国前面已提及,还有两个。一个是北美法轮功骨干柳济南,他于2009年5月3日,摔死在美国新泽西州希望山“法轮功基地”建设工地上。据美国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ccupationalSafetyandHealthAdministration)网站报道,时年54岁的柳济南,在做建筑工作时从16英尺的地方摔下来摔死,警方说柳摔下时正在试图拿一片胶合板(顺按,大法徒的“高空坠落”神迹此处不灵了)。另一个是法轮功基地义工江庆贵,他于2009年7月,病死在由美国返回台湾的途中,逝年50岁。江是台湾嘉义人,2006年赴美国法轮功总部“龙泉寺”基地做义工,负责驾驶挖土车。2009年6月,江庆贵背部生疮,但法轮功不让他“下山”看病吃药。7月,江病情加重,卧床不起。在义工们不断要求下,法轮功被迫送江返台,因病情恶化,江庆贵病死在路上。

柳、江之死,证明了李洪志“法身保护”说的荒唐,也证明了“大法能量场”的可笑。有弟子质疑,不该有弟子死在希望山上,因为它是“大法”总部,直接受控于“师父”。李的辩解是“山上旧势力很大”。这真是超级奇闻,法轮功在海外的心脏区域竟然也成了“旧势力”的天下。“主佛”有无数法身,希望山基地周围肯定也是“法身坐一圈”,顶上有“法轮大罩”,李的“法身”亲自“在罩上面看场”,这旧势力是怎么突破这“一片红”的能量场的呢?难不成连“大法身”重点保护的轮家圣地也如此不堪一击么?想必李教主只能暗中埋怨柳、江二人“死的不是地儿”了。

反理现象四:夫妻同修或全家修炼的容易死

李洪志吹嘘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济南讲法答疑》),“炼功肯定是全家受益……在这样一个场的环境中本人他就已经受益了”(《转法轮法解·延吉讲法答疑》,“最起码你所带的能量场是对你全家人都是有益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1999年5月2-3日)。可事实却向着“全家修炼,必有早死”的方向发展着。

夫妻同修的容易死,王某和戈璀娣之例已见于上。再补一例:2009年7月20日,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贡病亡。此人固属有文化的“大法”精英,是日本“大纪元记者”,在宣传鼓噪“三退”、编造活摘谎言、造势大法集会、吹嘘“神韵”魅力、炮制理论邪文等方面极其卖力。而他的妻子肖辛力更是法轮功激进成员。肖的“学法”修炼“层次”似乎还高于佐藤贡,她是邪教活动的积极分子。1999年底肖辛力曾回国到天安门广场“弘法”滋事被拘留;被遣返日本后,肖辛力出入“民运”与法轮功组织之间,曾担任“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日本发言人,积极从事反华活动。然而,夫妻俩再怎么积极表现,也救不了佐藤贡一命。

全家修炼的容易死,也有二例。一例是麦惠英。麦惠英和丈夫曾东南都是公认的香港法轮功精进学员,夫妇俩不仅“三件事”一刻不放松,还变卖房子多次捐助“大法”项目。不仅如此,他们的两个儿子也早早加入修炼行列。他们全家的修炼事迹被收入《法轮大法香港学员修炼事例》,麦惠英在交流中强调“我的两个儿子年岁分别为10岁和5岁,也一直跟随我们学法和炼功”。然而,如此一家子精进不断,却挡不住死神的邀请函。2011年9月间,香港法轮功习练者麦惠英在香港荃湾地铁站突然晕厥导致死亡,终年只有47岁。另一例是陈文禄。美国塞班岛法轮功骨干陈文禄全家虔修法轮功,其妻是塞班岛法轮功“精进”学员;其子陈涵是塞班岛法轮功骨干,曾任塞班岛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大纪元时报》记者;其女陈肖平同为法轮功骨干,2001年定居加拿大,她移居境外后多次举办法轮功题材画展,并为《九评共产党》宣传册画插图。然而,2009年7月26日,陈文禄在受尽疾病折磨后撒手人寰。

反理现象五:力挺“大法祛病科学”的容易死(如封莉莉)

反理现象六:吹鼓“神韵神奇”的容易死(如吴凯伦)

……

法轮功中,像这类按照“轮家法理”之“反理”死人的现象可谓不胜枚举。说白了,“大法”“法理”怎么说,事实就跟它拧着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洪志的“反理”说还真的很灵验呢。“李教主”和“大法”中人,你们说是吗?

 

发布时间:2012/2/25 22:59: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