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练功的我竟然瘫痪在床

周秀云(口述)程成(整理)

 

周秀云近照

我名叫周秀云,今年66岁,家住永康市西城街道,大学文化,是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退休医生。1994年,我患上了高血压病。作为医生,我知道吃药虽然能控制病情,但是药三分毒,一旦服药就产生依赖性,就得终身服药。因此,我尽量不吃药,每天进行适量有氧运动来控制血压。

1997年的一天,我的一个慢性肾炎病人来看病,她告诉我医治完这个疗程,她就不再服药了,要改练法轮功。我劝她说,练功也不要不吃药,继续治疗保险一点。她断药一个月后,如约回来接受检查,她那不正常的指标居然有点好转,这下子我就奇怪了(很久以后,我才从她丈夫口里了解到,是因为他对老伴练功治病信心不足,从老中医那里弄来像黄芪、生地等十几种中药材研成粉末,和在早饭的粥里煮,每天吃一顿)。眼见为实,我虽然有点疑惑,不过当时气功流行,社会上到处传说着气功、特异功能等各种神奇故事,也就打消了我的疑虑。我立刻想起了自己的高血压,如果就在家里看看书,打打坐,病就好了该多好呀。我就联系她,从她家中拿来了李洪志“讲法”的录音带、法轮功的四种功法光盘和二本书。

从此,我认认真真练起了法轮功。每天下班回家,吃过饭就马上打开VCD机看光盘,一直看到深夜。早晨起床,头一件事情就是打坐练功,直到快上班。因为我大学毕业,文化高,很快被辅导站站长姚振强选中,当上了辅导员。打那以后,我更忙了。每个月我要给自己所在练功点的同修讲几次课。由于一边要练功,一边要工作,做家务事的时间几乎没有了。我当了辅导员之后,干脆晚饭也不烧了。为此丈夫没少和我争吵,一度弄到要离婚的境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以往的工作热情不见了,工作期间有时出现反应迟钝、头脑恍惚的现象。以至于造成重大失误,把药给开错了,病人把这些情况向院长作了反映。为此,医院领导多次找我谈话,说我大小也是个科室主任,要以身作则,做好普通医护工作人员的表率。自己身为医生要相信科学,不要练那什么劳什子功。但当时的我哪里听得进去,为了不受他们的干扰,一心一意练功,我办了提前退休。

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依然故我,为了“上层次”、“得圆满”,我和练功点的应瑛等几位功友半夜里到街上散发传单,白天有空就找机会给人“讲真相”。2005年9月的一个深夜,我和应瑛去解放街散发传单。正当我们往卷闸门底下塞完最后一张传单的时候,被两个骑着摩托车维护治安的巡逻警察发现。他们很快从远处开到我们跟前,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警察突然叫我说,“周医师这么晚了,你们在干什么呀?”我一看是我以前医治过的一个病号,我马上镇定了下来。我说小马,我正出诊呢,我指指身边的应瑛说,“她是陪我来的。”小马让我注意安全,就驾驶着警车离开了。回来我反复思考:哪有这么巧,我们不是正在发传单,而是刚刚发完传单,警察就出现了。哪有这么巧,永康市有那么多警察,来巡逻的恰好是我熟悉的小马;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最清楚。平常,我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脑子往往反应迟钝、呆滞,甚至出现思维停止,一片空白的现象,而这次我反应这么机灵,一定是“师父”在保佑我。于是,从这次事件以后,我更坚信“师父”的“法身”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要为法轮功做事,“师父”的“法身”时时罩着我、保护我。

“保护”归保护,为了避免再碰到巡逻警察,2005年10月份,我和应瑛商量好决定去偏僻一点的郊区苏溪村发传单。为了缩小目标,我和应瑛各拿着20多张传单,分头骑着单车上路了。那天晚上,天特别黑。来到苏溪村,我就开始往人家门缝里塞传单,大概每隔十户人家,我塞一份。就在传单还有两份就要发完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地方闪过一个黑影,我惊得“啊”地叫出了声,这时前轮恰好辗到一节木棍子,我跌进了一条干涸的小沟里,大半个自行车压在我身上。我挪开自行车,可怎么努力都站不起来。后来一对年轻夫妇听到我的求救声,把我送到了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经过检查,我的小腿胫骨粉碎性骨折。这样,我不得不住院治疗。住院的第二天,“师父”就托梦给我,说我对他不忠,于是当天我不顾同事们的极力劝阻出了院。

2008年12月6日,我在家打坐练功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恰好被来我家借东西的邻居发现。邻居立即和她丈夫开车把我送到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我的命虽保住了,但下肢瘫痪,胸部以下无知觉,大小便失禁,全靠保姆照料。

现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回想过去我的所作所为,再看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叫我欲哭无泪!

 

发布时间:2012/3/19 11:32: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