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罗海燕:我伤透了丈夫的心

罗海燕(口述)南明(整理)

 

美术作品欣赏

我叫罗海燕,今年62岁,初中文化,是湖南省会同县人民医院退休职工。丈夫叫刘建刚,今年65岁,大专文化,是会同县人民医院退休医生,家住林城镇改河街208号2栋501室。我与丈夫是同村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长辈们的撮合下我俩结为夫妻,生有一儿一女,儿女们医大毕业后,先后在广州市两家医院参加了工作,并有了自己温馨幸福的小家。按理说我的晚年生活一定会幸福快乐,但由于自己鬼迷心窍迷上了法轮功以后,幸福快乐生活荡然无存。

那是1999年“三八”妇女节,我上街买菜时听到一位叫林姨的说,有个患子宫癌的人练了法轮功之后练好了。当时我想练法轮功癌症都能治好,那治好我的心脏病、胃病不是小菜一碟。于是我病急乱投医,开始练起了法轮功。练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自己精神了许多,认为是“师父”帮自己“清理”了身体,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陷入法轮功的深渊无法自拔。

同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以后,单位的领导和丈夫都劝我放弃法轮功,我口头上答应着,但实际上在家偷偷练功、“学法”。2001年12月,为了能有更多时间潜心修炼,我以自己身体有病为由,提前办了退休手续。整天在家忙于练功、“学法”,以求“精进”、“上层次”,还多次将法轮功的宣传资料复印、散发,家里的事一概不管。丈夫即要上班,还要料理家务。我不仅不心疼、体贴他,反而因为丈夫阻止我练功,偷偷把我放在家里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录像资料烧毁后,恼羞成怒,不顾丈夫是高血压患者,经常与他吵闹,结果气得丈夫因高血压引起脑溢血住进了医院。

2002年3月,丈夫因脑溢血留下了轻度半边瘫痪的后遗症,出院回家后还需要我照顾。但我却一心想着“师父”的话,“生老病死是有因缘关系,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了有病或者磨难”。丈夫是“常人”,病痛的折磨也在常理之中。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能混同于“常人”,人有七情六欲为情活着,我要逐渐看淡这些,去掉七情六欲是走向“圆满”的必经关卡,要想早日功成“圆满”,就必须放得下丈夫、儿女亲情。为此,我每天依旧忙于修炼,对丈夫不管不问,丈夫还得拖着不利索的身子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我不仅不心疼丈夫,还整天用粗言秽语骂他说:“你混蛋,谁叫你烧毁‘师父’的‘经书’,反对我练功呢,现实报应啊!”

我为了达到更高的“层次”,坚持要离家出走,去找功友一起练功、“学法”。我当时认为不去掉情、欲,不放下“常人”心是修炼不好的,必须在“常人”中把各种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才能“精进”、“上层次”,我要和丈夫划清界线,结果却被丈夫锁在屋里。为了出去“弘法”、“讲真相”,我在家中拿起棍棒、菜刀乱砸乱砍,家具及门被我砍得伤痕累累。可怜的丈夫悲痛欲绝,求我看在几十年的夫妻情份上不要出去,好好在家过日子,可是我却满脸冰霜,嗤之以鼻,说修炼者都是“神”,“常人”都是“垃圾”,不配和自己在一起,丈夫气得不行。最后,丈夫看到我实在无药可救,连一点夫妻之情都不顾了,就拿离婚来威胁我。我不但没有后悔的意思,反而痛快地答应了,觉得自己终于摆脱了丈夫的纠缠,可以无拘无束练功、“学法”了。一个原本温馨和睦的家,就这样被我弄得支离破碎。

2004年,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我才从法轮功的骗局中走了出来。醒悟后的我,发现自己愚昧自私,感觉到自己欠丈夫的太多太多。值得庆幸的是丈夫并没有抛弃我,我又回到了丈夫身边,与其安度晚年。

 

发布时间:2012/3/19 11:15: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