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练功差点毁了家

余洁(口述)陈立(整理)

 

美术作品欣赏

我叫余洁,女,今年74岁。我老公姓王,是解放初期的南下干部,为人正派,老实本分。由于我是做环卫工作的,每天工作很辛苦,风里来雨里去的工作,使得我的身体比较差,特别是结婚后,不幸得了乳腺肿瘤、胆结石、支气管炎、肺气肿等多种疾病。虽然经过长期的吃药和住院治疗也没有根治,而且反复发作。然而,我老公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为我喂药吃饭,还经常安慰我、开解我,让我有个好心情,能够早日康复。但是,法轮功的出现,使我的生活彻底被打乱了。

然而,长期各种病魔的折腾,逐渐把我变成了一个木头人,内心感到这样活着实在没有什么意思,而且还拖累了老公和家庭,可以说是痛苦万分。我的思想负担越来越重,慢慢形成了消极的人生观。可为了活下去,我内心还是希望能找到彻底治好病的办法。

1996年底一天早晨,我在流花湖晨练时,看到一大帮人拉着横幅、放着音乐、做着统一的动作。我觉得好奇,一打听原来是法轮功人员在集体练功。见我感兴趣,一个负责人“热情”地给我介绍,说法轮功可以医百病,不用打针吃药,很神的。我听了后高兴万分,以为遇到救星了。我二话不说,马上加入了他们的练功队伍。从此,我每天很早就起来,积极参加集体练功。我把医治自己身上的病痛完全寄托在能医“百病”的法轮功身上,以求解脱长期以来的痛苦。练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身体好了些,病痛也减轻了,觉得法轮功真的很管用,对法轮功更加痴迷了,对李洪志也崇拜起来了。

我老公一直都反对我练,还劝我说,以他在外工作几十年的经验看,法轮功搞的就是迷信那一套,会害人的,如果继续跟着练下去,肯定会上当受骗。可是我根本听不进去,还说他不懂就别乱说。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一直都不理解,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练。当时的我谁劝都不听,依然我行我素,在家里偷偷练功。面对执迷不悟、无可救药的我,老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大是大非面前,我老公没有妥协,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做我的思想工作,想方设法想把我从泥潭中拉上来。我对老公所做一切不理不睬,“百毒不侵”的我依然如故。

2001年3月,为我操心上火的老公病倒了,因血压居高不下而住院治疗。原本要去医院看望的我,想到“师父”说过,我们是练功人员,一定要放下一切欲望,割弃一切亲情,不然的话难于修成正果。因此,对于老公的住院,我并没有当作一回事,不但没有去医院服侍他,甚至连他的病情都没有问过,心里还觉得自己又过了一关。面对我的不近人情,不可理喻,老公愤怒了,他让儿子转告我,说要和我离婚!当时,我对老公提出离婚的要求一点也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求之不得,认为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老公出院了,但他并没有真的要跟我离婚,反而继续劝我,希望我早点脱离法轮功。当时的我对老公的话充耳不闻,当时我的真实想法是:如果老公和法轮功要选其一的话,我宁愿选法轮功。没过多久,我的乳腺肿瘤不断肿大,而且疼痛难忍,但顽固的我死活不肯去医院治疗,认为只要自己认真练功,就可以治好自己的病。老公看劝不动我,就强行把我送到医院。经过及时的诊断和治疗,我很快康复出院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老公始终拖着没有完全康复的身子,悉心照顾我。

出院后,老公拉住我的手深情地说:“老婆子啊,医生说你的乳腺肿瘤已经开始有癌变迹象,如果不是这次及时做手术治疗,可就麻烦了,如果你不幸得了癌症,我咋办啊!你这是捡回了一条命!要好好的珍惜啊!”旁边8岁的小孙女也对我说:“奶奶,不要练法轮功了,神仙是不存在的,那些都是传说。”

在志愿者和家人的帮助下,我的思想逐渐转变过来。回想起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真是令人后怕,如果不是我老公对我的不离不弃,也许我真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发布时间:2012/3/19 11:30: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